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危险临近(二)

第一百五十七章危险临近(二)

刘氏心中不满,刚刚还能小声嘀咕,这回心里咋想,也就大声说了出来。

她这话一出,不说庄大娘和大房的脸色不好看,就是杨二郎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自家孩子没坐车,大房的杨小芳坐上了马车,他能没看见吗?自家的闺女他能不心疼吗?

可是她也不想想,人家林家跟她们二房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怎么就看不清?还要上赶着让人打脸?

于是,还没等林家的人开口怼她,就被她丈夫给截胡了。

“你一天天怎么那么多事儿?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就在原地儿待着。”

庄大娘刚刚都做好了要替二房道歉的准备了,好在二儿子是个拎得清的,没有跟着婆娘一起糊涂。

杨三郎和他媳妇儿闫氏提前简要收拾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跑到闫家村报信儿去了。

闫氏家里就剩一个哥哥、一个弟弟还有一个父亲,三个男的也没那么多墨迹的事情,等一行人路过闫家村村口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闫家村的人对闫氏一家不仁,但是闫氏一家却没有对他们不义。

知道匈奴人打过来了,极有可能屠村的情况下,还是提醒了他们。要么往县城跑,要么往山里跑,要么藏到一个谁都发现不了地方。

得到消息的闫家村现在吵闹不停,大人的叫喊声、小孩子苦闹声、甚至是收拾东西的锅碗瓢盆的碰撞声,真是“热火朝天”。

与被闫氏族人赶到村口住,且收拾妥当已经等待杨家人的闫凤春一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庄大娘看着小儿子和小儿媳妇出来了,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一家人还是要整整齐齐。

楚念柒将神识放出去查看,前面没有危险,便放心的让林二开路往前走。

而另一边,夏千俞这里,却是不怎么顺。

夏千俞往后走的时候,就带了林一一个人,毕竟这不是林家一家的事情,是整个河下村的事情。

解决了后面的匈奴人,总会给没收拾完东西的人家喘口气的机会。

林家可是早早收拾完了,还坐着马车,要是能不管不顾地跑,林家绝对是最没有危机的。

可是,林家还是派出了夏千俞和林一二人去阻截后面的匈奴人,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至少,每家每户应该出一个男人,与他们共同去守护他们的家人。

然而,就在夏千俞说出那番话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出列。

夏千俞身后跟着的,只有最初跟着他一起出来的方山、何大明和杨大郎三人。

方山把包裹被褥放在里李大爷的牛车上,他本来就没有家人,跟着出来也没有人阻止。何况,他又常年打猎为生,身手不错,令人信服。

杨家一大家子,杨大郎过来了,留着杨二郎守着那一大家子,好在杨大郎的两个儿子也懂事了,能出点儿力。

而何家,就何大明一个壮劳力。

他是把妻儿托付给了林家车队,陪着夏千俞走一遭,以此支持夏千俞。

可是,就算他这样带头,生死攸关之际,也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尤其是面对冷血自私,贪得无厌的人。

方山看到最先收拾完出来,跟着车队走的那些人家,根本没有人出来,甚至他们还有家里人在村子里没出来呢!他们也无动于衷。

方山气结:“那里面可是你们的家人啊,这是咱们整个村子的事情,怎么能指望着就这几个人呢?”

有人反驳道:“咋就是这几个人了,林宅不是买了好些个下人呢吗?让他们都去拦着去,反正下人又不算人,死了也没事儿。”

说话的是村子里刘大夫的妻子,平日里,因为她丈夫是大夫的缘故,被人们捧着敬着,自觉高人一等。

林氏让自己的闺女拜张大夫为师,不拜她丈夫为师的事情,她早就看不过去了。一直以来,也是对林家看不上眼。

此时,别人不说话,她便做这个出头鸟。

她这话一出,还真有几个人附和。

“对啊对啊,下人是奴才,又不算人命,死了就死了。他们要是为了救村里人而死,也算是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死得其所。”

“对对对,死得其所。”

“闭嘴!”

夏千俞冷喝一声,周围气压瞬间下降了几个度。那几个人再也不敢逼逼,抬眼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不吱声。

沉默了片刻,夏千俞道:“我家的下人的命,也比你们这些冷血无情的畜生值钱的多,少来跟我家下人比,平白玷污了他们。今日,既然你们面对同胞受难不出力,那么日后也少来我们面前求助。”

说完,夏千俞带着人走了。

本来林一听见那些话既生气又悲哀,结果听到平日不善言语的主子,竟然会维护他们说出那一堆话,整个人心里都烫帖了。

是啊,下人怎么了,做林家的下人,比他在曾经自己的家里还要温暖舒心。

而方山、何大明与杨大郎也被村里的人的无情无义气到了,这些人,日后还是远离着吧!

逃命路上,还不知道他们能干出啥来呢!

几人向前走着,手里都拿着不同的工具。方山拿着弓箭,把他多出来的那把柴刀给了何大明用。

林一手里拿着一把柴刀,杨大郎拿着一根长棍。只有夏千俞,手里什么武器工具都没拿,就抓了一把石子。

返回村里的时候,匈奴人已经开始大肆抢掠烧杀。

有六个匈奴人还进了林宅,大概是觉得一眼就能看出来谁家比较有钱有粮吧!

踹门进院,就是一通打砸翻找,与那土匪凶徒一般无二。

就连不远处楚有方的房子都没能幸免,那么一个茅草房,他们找不到粮食和有用的东西,便一把火给烧了。

同样被烧的,还有方山的房子、何家的房子已经另外几家。

在火光的映照下,这些匈奴人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烧杀抢掠的兴致更加高昂,甚至嗷嗷叫起来。

在他们的眼中,那些慌不择路、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就像是误入了他们狩猎区的小兽,不值得同情和怜惜。因为,那本就是他们的猎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