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她脑子有病,祖传的

第四百九十一章她脑子有病,祖传的

中秋宫宴只是一场很普通的宫宴,它的作用,除了让大家聚一聚,让皇上在不同场合更全面的了解自己的臣下之外,最突出的职能就体现在大臣家的女儿表演节目,吸引目光,然后确定亲事。

皇上赐婚可能不太容易,但皇后的赏赐倒是可以拼着得一得。

众人落座后就是上歌舞,一场以中秋月夜为主题的开场舞结束后,御膳房就开始给大家上菜了。

一会儿有啥节目,就能边吃边看了。

看着大家吃吃喝喝,很快,沈贵妃就要控场。

“皇上,臣妾看大家光吃席面太单调了,臣妾提议,不如上点彩头,大家一起弄个比赛。”

皇上面无表情,满身威严:“哦?弄什么比赛?”

“臣妾也没有好的想法,不如皇后娘娘来提议?”

傅音莞面无表情看她,细看还能发现她眼中的厌烦与冷讽。

你自己花里胡哨的瞎蹦跶,为什么要拉上我?

然而还未等她开口,就有皇上提前拒绝:“你自己的提议,自己处理,不要拉上皇后。皇后要是想,自会开口。”

傅音莞:“…….”好吧,有人张嘴,她还省了。

对于沈梵,她是真烦。

沈贵妃脸上的温柔裂了裂,随即笑道:“是臣妾想的不周到了。”

大长公主的儿子,荣恩侯世子此时开口道:“即使有了彩头,那男女皆可争。琴棋书画这些,男女相比都不太合适,不如就飞花令吧!输的人也不必罚酒,直接出局就好。三人出局,再换一个诗题。现做的诗也好,吟诵古人的诗也成。”

沈贵妃不太乐意,谁不知道林家多才子才女,跟他们比诗文,不是以己之短比人之长吗?

相较而言,她们沈家虽然有太傅的门面撑着。但家族里爱读书的,真的不多。

就算读了,除了装点一下门面,就是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实在没得比。

她这一辈,沈家男子擅玩,女子擅舞。真真是没有一个有文气的人。

也就是到了沈惊飞和沈若茜她们这辈,有几个能拿得出手。

她觉得荣恩侯世子这提议,像是在给林家开后门。

刚要抬头否定,她就看到了对面正在品尝点心的楚念柒。

哈,这不是还有个登不上台面的小泥腿子嘛!

比,马上比!

沈贵妃突然间眼睛亮的惊人,立马安排上了。

楚念柒一直在空间修炼灵力,五感本就比常人敏锐。再加上沈贵妃那一瞬间的目光,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

因为郭太妃想要猫猫、崽崽一手抓,所以,楚念柒就跟着郭太妃坐在一张桌子上。

林瑾萱到现在也没能跟她说上话,她倒是在这里跟老太妃和猫猫待的不错。

郭太妃实在喜欢这小小的娃,一不小心就说多了话,楚念柒在字里行间很快就察觉到一些宫中隐匿的八卦。

女人之间,一旦谈了八卦,不论是多大的年龄差,都能相处成密友。

这个定律,在老太妃和楚念柒身上也不例外。

这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关系好的,说是亲祖孙也不例外。

意识到沈贵妃刚刚的目光看她,楚念柒担心她要搞事,赶紧揪着老太妃怀里猫猫的尾巴,问:“太妃娘娘,贵妃怎么感觉突然就兴奋了呢?”

郭太妃摸摸她的小脑袋,又撸了撸猫,慈和安抚道:“别怕,孩子,那个女人脑子有病,祖传的。谁也不知道她脑子想的啥,想一出是一出,别理她。”

“哦~我看她看着还正常的。”

“唉,谁说不是呢!好好的一个人儿,偏偏长了个脑子,非觉得皇上爱的她死去活来,非她不可的。这张眼睛的人都知道咋回事儿,偏她还以为自己宠冠六宫。唉,别人都不好打击她啊!”

楚念柒:“……..”嗯~,好像又吃了一个大瓜。

这边郭老太妃跟楚念柒亲和欢乐地说话,那边沈太妃看着可是酸死了。

她大概是因为自己没有生养过的缘故,看见小孩子也没有多大的喜欢。且看见母慈子孝的场景,就会天然不喜。

这么多年,沈贵妃能跟她关系好,也是一种本事。

就是如今沈家这些小辈,再怎么讨好她,都能得她的青眼。

“哼,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儿,也值得当个宝贝似的。本宫看她是怕生不出孙子来,她儿子就绝了后吧,也不挑嘴,啥玩意儿都认了。”

沈贵妃离得近,听到了她的嘟囔,眼里划过一丝冷嘲。

她这个姑母,一直都是自私自利的性子。

以前以为她没生养过,总会格外喜欢小孩子。

但即便是二皇子夏侯潇,她的姑母也没多喜爱。只不过是希望沈家的外孙能登上皇位,到时候她就能当太皇太后了。

所有的看重都是利益驱使,而发自内心的疼爱却是吝啬至极。

看看对面的郭太妃和楚念柒的相处,有时候,她还是挺羡慕的。

若是她的儿子从小也被这样疼爱善待,那该多好啊!

不过,她们天生是对立的立场,再羡慕,也要摧毁。

收了心思,场上要参加飞花令的人也统计好了。

皇上率先拿出了彩头,是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皇后的彩头是一对羊脂玉如意,郭太妃的彩头是前朝某位大师的字画,沈太妃的彩头是一套帝王绿翡翠头面,沈贵妃的彩头是一对红玉镯子。

今日宁王也来了,他虽然没能挨着林氏坐,但那一双眼睛,可是很少离开她。

“皇兄,要不臣弟也添一份彩头吧。在场这么多人,只选一个人作为优胜者是不是太少了?六份儿彩头,第一名自选三份儿,第二名选两份儿,第三名选一份儿正好。”

皇上虽无太大的表情变化,但脸色明显的缓和,眼中还带了一丝笑意。

就连说话都温和许多:“就你鬼主意多,好,就这么办吧!”

皇上的态度让其他人心思各异。

沈贵妃心中恼恨:“……”皇上对着一个男人都比对她态度好。

二皇子脸色勉强:“……”父皇对着皇叔都比对他这个儿子好。

大皇子神色莫测:“……”父皇对皇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啊!

众位大臣互相看看,都看懂了彼此的眼神:“……”这宁王还是圣眷优渥,惹不起惹不起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