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二百零七章 坎坷寻“妻”的宁王殿下

第二百零七章坎坷寻“妻”的宁王殿下

那边林氏等人已经进入下一站,这边宁王殿下的坎坷寻妻之路才刚刚到达梦想的彼岸。

大概半个多月前,经历过四波拦路的宁王一行人,终于到达与辽州府相邻的冀州府。

他从没想过,明明是一场简单的寻人之旅,竟会这般坎坷多难。

到底是谁?不想他到达辽州府。

那个幕后之人,并不想要他的命,只是想拦着他不让他继续前行,好像在拖延时间一般。

如果是这样的意图,那么幕后之人,肯定是对夕儿有歹意才对。

可是夕儿失踪这么多年,还有谁对她敌意这般深?

宁王想不到,想破了脑袋也只能想一想他宁王府和丞相府的政敌们。

可是,政派不和,找他们男人算账不成吗?

为什么要对夕儿下手?

哦,他知道了,那个人就是想让他孤独终老,断子绝孙,一辈子都没媳妇儿!

自觉窥探了那幕后之人真实想法之后,宁王殿下更是坐不住了。

那背后之人只是拦着他,那他就把人手一分为二,派另一拨人先去找,而他则是牵制着那些人。

果然,这个法子甩开了那些人的眼线。另一拨人比宁王更早进入辽州府,河阳县。

只不过走的正是林氏她们现在走的路,路过宁远县。

此时,宁王等人也到了河阳县东阳镇。

前面出发的那一拨人,已经打听了好几天的消息。

眼下边关战事吃紧,大小摩擦不断。

匈奴人一次大举进攻失败之后,就屡屡派游支分队骚扰。

本来大雪封路,粮草紧缺,辽北军营的人守卫边关会非常吃力。且辽州知府临阵脱逃,丢下整个州府的百姓不知所踪,整个辽州府的秩序可能会大乱才对。

但是,据说辽北军营的人得高人相助,捐赠了一大批粮食,感激他们保家卫国。而河阳县的傅县令也得到了一批粮食,安抚百姓和流民。

其他州县县令以其为楷模,兢兢业业安抚百姓,誓与百姓共存亡。

这大大提高了战士的士气和百姓的凝聚力,军民一心,辽州府从来没有如此的上下齐心团结一致过。

辽北军营的战士们,简直是势如破竹,把匈奴大军赶出边境,退后三十多里。

宁王到达东阳镇的时候,街道上的店铺基本上都关门了,没有几家开张的。

听说,这里的富户还是变卖家产走了。

再是军民同心,士气高昂,有能力逃走的人,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作赌。

宁王等人走着,终于看到了一家有人张罗的摊子。

是一家茶水摊子,只给过往的人提供碗热热的茶水,没其他的营生。

宁王等人走过去,那老汉吓得差点瘫了。

这一群人,风尘仆仆就算了,关键是人高马大,穿的还是一身黑衣。

统一的着装,统一的马。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大,大爷,我,我这是小本生意,没,没钱啊!”

迟钝的宁王殿下这下子才知道,自己被人家当成了坏人了。

拜托,有长他这么帅的坏人吗?

宁王郁闷,但是念在快要见到夕儿的份上,他不见怪了。宁王摆摆手,手下扔给老汉一块碎银子。

“老汉,给我们一人来一碗最好的茶水。”

唉,要不是这里开门的铺子太少,而王爷又着急找未来王妃,他们是怎么都不会让王爷在这样一个简陋的小茶水摊子将就的。

茶水上来,宁王喝了一口,皱了皱眉,这茶水的味道,实在不太好。

唉,他的夕儿就是这这种地方受苦的。他找到夕儿一定要好好疼爱她,弥补她这些年受的苦楚和委屈。

宁王在简陋的茶摊子里,迎着二月里的春风,幻想着和心爱之人的一切。

不到片刻,得到信号找过来的属下打破了他的美梦。

“宁爷,出事儿了,情况不太妙。”

“什么事?是不是夕儿有危险?”

宁王急了,可千万别啊,他才要找到心爱之人,结果最后受伤了,他会心疼死的好不好?

那属下有些尴尬,语气犹豫道:“宁爷,王妃好像不在这里。据说,之前有一队人马,在城外的庄子上和匈奴人发生大战,最后朝着河阳县县城的方向去了。那一队人,应该是王妃。”

“后来,我派人去河阳县追查下落,结果王妃等人又已经走了。目前还没查出她们到底去了哪里。”

属下说完,就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不敢抬头。

宁王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老天爷到底在跟他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在给他希望之后又让他绝望?

“还没查出她们到底去了哪里”这就是简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给连日来奔波劳累并躲避暗处敌人拦截的宁王当头一击。

邱大壮早就倒下了,后一段路都是坐在马上靠着暗卫带着。

但宁王靠着心里那股劲儿,一直坚持着。

想着得到夕儿的确切消息后,再梳洗打扮一番,去见他十年未见的爱人。

可谁能想到,到头来,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场空!

“宁爷!”

“宁爷!快,快把宁爷搬到宅子里去。”

宁王终于承受不住这一暴击,连日来的劳累如潮水般汹涌过来,宁王倒下了。

等到宁王在手下提前买来的宅子里醒过来的时候,眼里的绝望刺痛了所有人的眼。

“宁一。”

“是。”

“你带着一半人,立刻去循着之前的线索找。”

“是,殿下。”

宁一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宁王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眼中没有焦距,口中喃喃道:“我不信找不到,这么多年都找过来了,我还怕这几天吗?”

说完,自嘲一笑。

夕儿啊,你到底在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宁王从失去爱人线索的悲伤中回过神来。

终于想到之前,那几波各种各样的阻拦自己的事情。

前三次以为是刺杀,都没留下活口。

第四次,竟然还编出一个故事,纠缠自己。

他让暗卫上手,终于得到了信息。

那幕后之人,竟是只想阻拦自己,没想着伤害。

他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对,怕夕儿危险,派另一队人快速前来。

没想到还是没有赶上。

难道真是他二人的缘分不到吗?

不,他才不信!

他和夕儿是命定的缘分,就算没有缘分,这些年,他求也求来了。

都是这些魑魅魍魉,害的他和夕儿分开。

等他找到了幕后之人,不论是谁,他都会让他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