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一章 平白躺枪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07 2021-09-05 00:02

邹玉云则饶有兴趣的站在颜林身旁,聚精会神的倾听着颜林与每个病人的交流、谈话,试图从中学到一星半点儿,竟全然不觉张妍消失了许久。

而药房其他工作人员也和邹玉云一般,出于好奇心理,时不时的凑过来听上一耳朵,整个药房里竟是无人发现张妍消失在了洗手间。

这事如果让张妍知道的话,真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是该笑呢还是该哭。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四次案例的学习后,邹玉云勉勉强强能说出风寒感冒与风热感冒的区别来,从其脸上表情来看,似乎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只是看病不比其他,在懵懵懂懂期间是不可以坐诊的,颜林自然不会毫无原则的让她去给人看病。

人一旦忙开了去,时间便过得飞快,很快就到晌午时分。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后,颜林惊讶的发现系统面板上再次有了变化,发现望诊、闻诊、问诊、切诊四诊的经验值全部有了增加,显示为5/1000,连带康民诊所里看的中年男子,刚好是五个病人,看来每看一个病人,四诊经验值都有增加,只是只增加一点,看来想要再升级的话,十有八九要看一千个病人,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升级不了。

而哮病经验值一直停在500,压根儿就没动过,至于那所谓的医德值,从始至终就没改变过,始终为零,不过目前就只看了肖健昀一个哮病病患,而且还是系统超能力给人看的病,自然没有医德值了。

没有医德值,颜林根本就提不起去了解医德值用途的兴致,不过终归是系统参数,最终还是找系统问了一句,最终得知是升级某些奖品道具的。

颜林手中目前只有行医幡、虎撑与随缘箱,这三样东西能丢掉最好,他是不可能拿医德值去升级的,即便是想升级,眼下也没有医德值,看来这事还太过遥远,想也没用。

临到晌午时分,张妍不知何时将脸上、头上的洗手液给清洗干净,不过头发上依稀可见水渍,湿头发一条一条的挂在刘海边上,分外醒目。

为了不引人瞩目,张妍悄无声息的出了洗手间,刻意沿着墙根边走上。

怎奈怕什么来什么,药房一女工作人员看到张妍的湿头发时,满脸好奇的上去询问这个时候为何洗头发,临了还上去闻了闻。

这一闻就闻出问题来了,湿头发上的气味是洗手液的味道!

女工作人员一惊一乍的看着张妍,问她是不是打算戏耍哪个倒霉蛋,需不需要大伙的配合。

不问还好,被女工作人员一问,张妍俊美的脸颊瞬间阴冷下来,双眸间迸发出冷冽的眼神,如剑芒一般激射向颜林。

明眼人一看,颜林躺枪了!

看到张妍不怀好意的看向自己,颜林也是一脸懵逼,自己一直规规矩矩的在给人看病,根本就未曾招惹过她啊,这恨从何来呢?

去问个清楚?

去问那是不可能的,颜林还没犯贱到自讨没趣的地步。想都不用想,一旦去问的话,绝逼讨不了任何好处,只会得来一顿臭骂。

还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唉,忍了吧。这愚人节过得有点莫名其妙啊。

见得颜林一声不吭的坐着不动,张妍没有任何找茬的理由,无奈只得作罢,在抽屉里翻了张名片,找了家外卖店点了几份外卖,几人将就着吃了。

中午病人少,药房里只留下一人守店,其他人俱都找地方休息去了。

颜林与邹玉云均都属于不速之客,自然没有地方可休息,但邹玉云是个女的,跟张妍她们挤挤没问题。

颜林作为一个男子汉,就不好意思跟她们去挤了,再说他也没有午睡的习惯,倒不如趁着这会功夫,去把压脉枕和压舌板给买了,至于弄证的话,随处可见号码,到时候找家便宜一点的办个便是。

跟张妍打了声招呼后,颜林拿起行医幡等行头出了药房,然后打开千度地图,在上面搜索了一番,朝最近的医疗器械店走去。

……

青年男子买完药出了药房门后,便迫不及待的将刚才偷拍的视频上传到空间里,临了还在视频下面发表了自己的想法:今天无意中碰到的一神医,只需随手一把脉,便能说出你哪里不舒服,好神奇的感觉。

传完之后,青年男子收好手机,麻利的上了爱车,一扭钥匙点了火,怡然自得的吹着口哨朝家赶。

正全心神的开着车时,口袋里突的传来“嘀”的一声,打开手机一看,却是有人在视频下留了言:谌若金,这人是你请来当临时演员的吧,怎么,你也爱上拍视频了,不会是想当抖友吧?不过看上去还演得不错,有模有样的,脸部表情还挺丰富的,他这是从哪个电影学院毕业的啊?

谌若金看完留言后忍不住飚了句脏话:“卧槽,闲得慌吧,老子何曾想当抖友了。”

不过留言的可是谌若金的好友,他也只能背地里发泄一下,留言嘛还是得客客气气的:李总,这视频还真不是我请人拍的,是在药房买药的时候偷拍的。你要不信的话,可以去甘归路口的老千姓大药房看看,那游方中医就在里面坐诊,千真万确。

谌若金刚留完言,正想把手机收好,没曾想又“滴”的一声,打开一看,却是另外一好友留言:谌总,这游方中医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会把脉啊,我家有个堂兄也是学中医的,都四十好几了,而是还是研究生毕业,都不怎么会把脉呢!

谌若金本想回复对方,只是没曾想留言越来越多,虽然每个人的留言各不相同,但意思却差不多,无外乎怀疑他自己请人拍的视频,抑或是怀疑视频里的颜林是骗子。

看完留言后,谌若金竟然有些哭笑不得,他之所以把视频上传到空间里,无外乎就是觉得好玩,只是没曾想被人误解为抖友,甚至还有人在问,是不是打算转让宾馆,想要改行当抖友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谌若金直接收了手机,懒得再去搭理这些人。

……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后,颜林终于来到自己的目的地--临渔医疗器械城。

这家医疗器械坐落在临渔市人民医院大门口的斜对面,位置选的相当不错,占地约莫五个门面般大小,外面装修颇为豪华。

走进去一瞧,除外大型检查设备,其他各色医疗器械俱全,有轮椅啦、能摇的病床啦、血压计、听诊器什么的,应有尽有。

许是午休时分,器械店里的客人并不是太多,只有寥寥几人在寻找着自己所需要的医疗用品。

看得颜林手拿行医幡进来,里面的人俱都瞪大着双眼,犹如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颜林。

颜林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直接忽视众人异样的眼光,径直朝器械店老板走去,跟他说明来意。

听得颜林想要购买压脉枕和压舌板后,器械店老板顿时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慌不择路的一转身,“啪”的一声扑到轮椅上。

轮椅在器械店老板巨大身躯的冲击下,“啾”的一声冲出老远。

器械店老板自然扑了个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居中有人没忍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器械店老板满脸绯红的爬起来,尴尬无比的朝一边走去。

颜林见此怪不好意思的,笑着替老板解围道:“老板,您真是用心良苦啊,愚人节里故意摔一跤,想籍此逗大家一笑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