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四章 吴迪揭短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791 2021-09-05 00:02

你说这没有功劳的话我吴迪认了,但要说没有苦劳的话,我吴迪还真不服!

可是那年轻男子爬起来后,连正眼看自己一眼都没有,尽想着跟颜林这家伙道歉,完完全全的把自己当成了空气般视而不见,真TM狼心狗肺,连句感激之类的话都没有,你说气人不气人。

更可恨的是,周围一众吃瓜群众议论最多的,也是颜林这小子,议论自己的几乎没有,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想到此,吴迪目光迅速在桌上一扫,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颜医生,你这人不厚道啊,上午还在我那里叫苦连天的,我这刚给你一千块钱,你转过身来就请美女们来这种高端酒店吃饭来了。”

颜林瞅了周遭一众吃瓜群众,然后迅速一指桌上的残羹冷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吴迪道:“吴老板,刚才这么一折腾,你肯定饿了吧,要不先到我这里吃点,垫垫胃,怎么样?如果点菜的话,可是要等好长一段时间喔。”

吴迪闻言瞅了一眼桌上的冷菜冷饭,冷哼一声,脸上明显有些不悦,却是不便发作,不过瞅得桌边张妍时,脸露讶色道:“呦,这不是老千姓大药房的张妍张大美女吗,你俩什么时候好上的?我这个曾经的老板怎么就不知道呢,你俩瞒天过海的技术可以啊!”

“我俩好没好关你什么事啊!”张妍双目朝吴迪一刮,没好气道。

“听话里意思,你俩是真的好上喽?”碰了一鼻子灰后,吴迪也不生气,依旧笑嘻嘻的道:“哎呀,看这一桌的美味佳肴,起码得要个小一千以上啊。我说颜林,今天为了张大美女,就这么舍得破费啊,平素里不都叫苦连天的么?”

颜林嘿嘿笑了一声,他何曾不明白,对方这是要揭自己的老底啊,不过自己对张妍根本就没什么想法,也就随他揭去了,拿了跟牙签拨弄着塞在牙缝里的碎肉,道:“是啊,请美女吃饭嘛,当然得破费啦。吴老板,你刚才也说了,我这一桌值不少钱,你看还有这么多没吃完,丢掉怪浪费的,要不你就别客气了,一起吃了算了呗。”

“你……!”吴迪闻言脸现愠怒之色,转眼幸灾乐祸道:“颜林,作为你曾经的老板,我好心规劝你一句,你最好别做那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美梦了。张妍是你能染指的吗?她们家可是搞房地产的,能看得上你这穷小子?”

颜林闻言眼皮懒懒一抬,一脸厌倦的瞟了一眼吴迪,他可算是彻底看清吴迪的嘴脸,见自己要走克扣工资,然后又言而无信,今天见自己跟美女在一起,又毫不犹豫的过来拆台,算得上是小人中的小人。

颜林是真不屑与这种人为伍,甚至话都懒得跟他讲,不过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抹了他的面子,毕竟古人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所谓的“女子难养”是古代先贤对女人的一种偏见,但是小人难养却是至理名言。

颜林冷笑着道:“鄙人多谢吴老板的提醒,在下谨记。”

因为上诊所做雾化被拒,邹玉云对吴迪没什么好印象,当见得几人吃得差不多了,起身站了起来,笑着朝颜林道:“颜医生,你们都吃的差不多了吧,我先去把账给结了。”

“什么?”听得邹玉云结账的话语后,吴迪恍如被人抽了一个耳光般,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刚才还在冷嘲热讽颜林舍了身家请美女吃饭,却没曾想竟是美女请颜林吃饭!

这脸打的,真可谓是“啪啪”直响啊!

不过吴迪可不认为颜林有这么好的人脉,不可能有美女请后者吃饭,舔着脸问道:“美女,你还真的请颜林吃饭啊?”

邹玉云头也没回,径直朝柜台走去,边道:“是啊,刚才我不说了嘛,颜医生治好了我崽的喘息性支气管炎,我当然得请他吃饭啦。”

“卧槽,不可能吧?”听得邹玉云确切的答复后,吴迪怔怔的站在原地,恍如做梦一般,犹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颓然自语道:“这家伙还真能治哮喘之类的疾病啊,难怪他敢拿着行医幡到处招摇,敢情真有两把刷子。妈呀,事情倒是有些棘手了,想要错开姚大姐他们不太可能,现在唯一能指望得上的,也只有姚大姐千万别相信他们的话喽。”

……

青年男子随着谌若金姐弟俩出了酒店大厅,来到一处僻静的走廊外站定,紧皱着眉头道:“两位谌总,你们今天可得好好补偿一下我才行!”

此刻谌若兰似乎沉浸在说服老公的喜悦当中,突尤的听到青年男子问起,不由得回头好奇问道:“李总,你想要补偿什么?”

李总闻言没好气道:“你说补偿什么啊?你们姐弟俩害得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那么大个丑,今天你们不得给我进个一千箱茂泰酒,我跟你们没完。”

“一千箱茂泰酒?”谌若兰被李总的话给吓了一大跳,满脸惊色道:“李总,你怎么不去抢劫呢,一开口就是一千箱,你也不帮我算算,一千箱茂泰酒得多少钱吗?”

李总闻言嘿嘿一笑:“这点钱对你们来说算什么啊,也就是几天的营业额而已。”

“你说的轻巧,我除了要进酒之外,就没别的花销了啊?员工的工资不用开了啊?房租、水电费不用交了啊?”谌若兰闻言直摇头,根本就不给对方回旋的余地:“不行,绝对不行,断然不能把流动资金压在你们那里。”

李总闻言哭丧着脸:“谌总,你们做人可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啊。你们想要试探一下那医生的医术的时候,当时我可是二话没说,就答应你们了。现在轮到你们出手帮兄弟一把的时候,推三阻四的,可不行啊。”

谌若兰闻言沉吟了片刻,伸出一手来:“李总,我也不跟你掰扯了,要不这样,我进个五指之数,总行了吧?”

“五百箱?”听得谌若兰一口答应下来,李总心中暗喜,总算是把姐弟俩给搞定了,不过脸上却无惊无喜,甚至还有些失望,双手合十,近乎哀求道:“才进这么点啊,谌总,您就再帮帮忙呗,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放话说要是完不成任务的话,让我们卷铺盖走人。”

女人终究是感性动物,被李总这么一通软磨硬泡,谌若兰闻言软下心来,轻叹一声,伸出一指来:“好吧,那我就再进一百箱,不能再多了。”

听得谌若兰答应下来,李总笑逐颜开来,虽说在女人面前装可怜不厚道,但为了奖金、为了生活,脸皮不可能不厚,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招百试不爽!

不过对方答应下来,谈成了这么一大单买卖,自己总得有所表示,李总当即嬉笑着道:“好的,那就多谢谌总的救命之恩了,要不这个周末我请你们去海边游玩怎么样?”

谌若兰瞅了一眼一旁的刘经理:“游玩一事先不着急,待我崽的病情好了再说,这些天为了他,我们可是干什么都没兴趣,吃饭饭不香,睡觉也睡不好。”

“嗯,这个我可以理解。”李总闻言点了点头,极度认真问道:“你说那游方郎中能治好你崽的病吗?”

不待谌若兰开口,一旁的刘经理抢先问道:“这件事你可是最有发言权了,我们还没好好问问你呢。当时候你没有卖破绽给那小子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