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七章 张妍护短(求推荐票)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19 2021-09-05 00:02

听得尖叫声后,邹玉云回转头一看,目光一接触到颜林手中的行医幡,苦笑了一声后加入张妍一方,苦口婆心的规劝起来。

颜林并不傻,何尝不知道俩人的意思,就是不希望跟一行为古怪者共进晚餐。但系统已经警告过他,行医幡决不能离手,否则就是解绑处理,相对性命来说,一顿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如果对方执意纠结于此,那他也只能想办法拒绝了。

似乎见颜林不为所动,邹玉云好说歹说了片刻后,无奈只得放弃,边出门边道:“走了,上车了。”

听到“上车”二字,颜林内心忍不住一惊:“唉,那个系统,现在别人请我坐车,没问题吧?”

“没问题。”

“啊?真没问题啊?”颜林还道自己听错了,再三重复了一遍,却是再无声音传来,不禁腹诽起来,NND,这系统真心让人猜不透,实在让人头疼。

颜林跟着邹玉云来到后者爱车前,伸手摩挲了一下奥迪车的车框,随即收了行医幡,猫着腰坐在奥迪车上,感受着屁股下面柔软舒适的感觉,心中暗爽道:果然一分价钱一分货,比起那些出租车不知舒爽到哪去了。

待人到齐后,邹玉云说了一声“坐稳”后,便一脚踩上油门,一溜烟的将老千姓大药房甩在脑后,转瞬间消失不见。

……

眨眼功夫后,一行人来到一栋豪华的摩天大楼门口停下,整栋大楼披满着灯红酒绿的霓虹灯,不断的来回闪烁着,在繁华的临渔市格外耀眼,门口两旁各站着一名身着棕色服饰的男服侍。

放眼一看,高喜酒店坐落于临渔市最为繁华的南河路南段,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酒店毗邻漠阳江边,距时代广场仅咫尺之遥。

透过玻璃门往里一瞅,里间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客厅,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斑斓彩光。华美的欧式桌椅、小巧精致吧台,都漆成纯白色,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

见得一行人走来,两男服侍微微一弯腰:“欢迎光临。”

颜林边看边跟着邹玉云她们往里走,正待去推玻璃门,却见一被棕色衣袖包裹的手挡在身前,身旁传来男服侍的话语声:“这位男士请留步。”

见得有人挡住自己,颜林原以为是有人找自己看病,忍不住一喜道:“怎么了,有事吗?是不是想找我看病?”

听得“看病”二字,男服侍登时来气,忍不住要发飙起来:“你才有……。”

说到此处,男服侍似觉不妥,到嘴的话语硬生生被他咽了下去:“上面有规矩,像你这种打扮古怪之人不能进去。”

得知不让自己进去,颜林未免有些窝火,理直气壮的瞪着对'方道:“这位兄弟,我哪一点打扮古怪了,不就是拿了杆行医幡嘛,你看这行医幡做工比衣服还精致,一点也不古怪啊!刚才你不是说有规矩吗?麻烦把规矩拿过来看一下。”

男服侍似乎有些不耐:“这位先生,我说不能进,就是不能进,你要再胡搅蛮缠,我可要报警了啊。”

颜林还待争辩几句,却见得张妍折返回来。

一看到颜林被拦住,张妍脸露不喜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偌大的店开门做生意,还不允许别人进来了啊,把你们的大堂经理叫过来,我有话问他!”

男服侍瞟了一眼张妍几人,却见几人身上的衣衫无不是动则几千上万的名牌服饰,而腰间的包包更是数万起步,脸上瞬息浮现一抹笑容:“这位美女,我们不是不让他进门,你看他手里拿个稀奇古怪的幡,这不怕其他客人看见有意见嘛。”

“你怕别的客人有意见,就不怕我们有意见啊?”来之前张妍极力劝说过颜林,让他不要拿着行医幡到处招摇,但此时不比药房,颜林跟她一起来的,对方不给颜林面子,也就是不给她面子,说话自然站在颜林这一边。

颜林不禁多看了一眼张妍,这妹纸平素虽然没点儿正经,可关键时刻竟能挺身而出,说话也气势十足,要是再磨炼个几年,绝对是女强人一个。更为关键的是,自己好像没少跟她对着干,这时还能替自己说话,颇为难得。

只是一个大男人,哪能让一个女子冲在前头呢,这样会让人看扁的。

被张妍一番连番轰炸之后,男服侍脸露为难之色,要是照章办事的话,很有可能把一潜在客户赶跑,闹得不好要是传到老板耳朵里,骂是铁定跑不了的。如果放任他们进去,到时老板一旦追究自己玩忽职守的话,到时候找谁说理去呢。

男服侍不时的瞟了瞟张妍,希逸从后者脸上表情找出点信息来,可后者脸上除了怒气还是怒气。正进退两难间,“吱嘎”一声,一辆乌黑的宝马车带起阵阵烟尘,停在了酒店门口。

待车熄火后,走下来一对穿着讲究的中年夫妇来,居中男人一袭笔挺的黑色西装,而女人则身着一袭清爽的粉红色裙摆,手中怀抱着一啼哭不止的小孩。

西装男子下车后,双手轻轻整了整身上西装,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而红裙女子则不断的哄着怀中小孩,全然不顾凌乱的发型与上衫,紧紧跟在西装男子身后,径直朝酒店走来。

一见门口围着数人,西装男子剑眉微微一蹙,走上前来,朝其中一名男服侍道:“小张,发生什么事了,门口怎么围着这么多人?”

一听到西装男子话语声,被称为“小张”的男服侍立时找到主心骨:“刘经理,这人拿着个古怪的幡,硬是要进酒店。我们让他把幡寄存在我们这儿,可他又不让。按规定他是不能入内的。”

“哦,就这点小事啊!”西装男子闻言明显没了兴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员工手册上不都有吗?”

被称为“刘经理”的西装男子说完一把接过红裙女子手中孩子,径直朝里走去,当路过颜林身旁时,随意瞟了一眼行医幡,当看到上面的“云游中医”四个大字时,嘴角边浮现出一抹冷笑,这年头竟还有如此江湖骗子。

冷笑尚未来得及褪去,背后响起红裙女子的招呼声:“哎,你就是上次在医院里带你崽看病的那美女吧?你崽现在怎么样了?”

闻声看去,却见红裙女子热忱的朝邹玉云打着招呼,看样子两人似乎相熟。

邹玉云闻言脸露讶色,回想了片刻后,笑道:“原来是你啊,你在这里上班吗?”

“是啊,我跟我老公一起在高喜酒店上班,这不,刚带着孩子在医院里做完雾化回来。你崽呢,你崽情况怎么样?”

邹玉云闻言瞟了一眼红裙女子身旁的刘经理,难为情的一笑道:“我崽的喘息性支气管炎吃了几副中药就好了,现在婆婆带在家里呢。”

红裙女子“哦”了一声后,侧着头看向一旁的玻璃门,似乎在揣度着邹玉云话里水分,片刻后浓眉一展,笑道:“美女,你在哪里开的中药啊?能带我去看看吗?”

邹玉云有些难为情的看向颜林,怪不好意思的道:“我就找的他看的。”

“他?”红裙女子侧过头去,满脸狐疑的看向颜林,尤其是目光一接触颜林手中的行医幡时,眼神中顿时充满警惕之色,试探性的问道:“你崽的喘息性支气管炎该不会是他给看好的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