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四章 追讨承诺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69 2021-09-05 00:02

“什么事啊?郭姐,还能让你开车的时候走神。”

郭医生停下脚步,难为情的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在医疗器械城买雾化器的时候,碰到一个手拿行医幡的江湖郎中,他年纪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大,也是来买医疗器械的,看样子是买压脉枕的。”

“啊?这年代还有江湖郎中啊?他买压脉枕干嘛?”赵玲睁大着双眼,全然不敢置信的道:“那江湖郎中怎么着你了?”

“也没什么。”郭医生闻言脸上微微一红,若有所思道:“那小子张口就说我有更年期综合征,还知道我疾病有点严重,说要我好好治疗一下了,连神经病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得知的?”

赵玲闻言沉吟了片刻,有些迟疑不定的道:“郭姐,我觉得他可能是乱说的,甚至有可能在骂你吧?”

郭医生闻言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医生,好歹话还是听得出来的,他不像是骂我,更像是在提醒我,要我重视。”

赵玲眉头紧锁,竟是被郭医生堵得没话可说,却又觉得太过荒唐,目送着郭医生患得患失的走进医生值班室,像是对自己说般自言自语:“不可能吧?”

“……”

目送走这一对情侣后,颜林心中隐隐有些失落,别人比自己还年轻呢,就成双成对的,可自己却孑然一身,正自怜自艾时,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拿出来一看,却是办证刻章的打过来的。

聊了不到五句话,却见不远处走来一个头戴鸭绒帽的中年男子来,但见他满脸警惕的四处观看着,见得只有颜林一人后,这才全身一松走向颜林。

当得知颜林需要置办间歇性精神疾病证明时,鸭绒帽男子目露惊讶,却是没有开口问什么,只道明天这个时候过来拿便是。

将办证一事处理完后,颜林心里在想着是直接回去呢,还是去老千姓大药房。只是一想到张妍打赌失败,还未曾答应给自己介绍哮病病人,看来还是先跑一趟老千姓大药房把此事实锤了,然后再去信华书店选几本有关哮病的书籍来,尽量把哮病经验值加满,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心中打定主意后,颜林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寻了一条最近的路线,朝张妍那里赶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颜林终于到达目的地,走进药房一看,却见张妍她们依旧在午休,只得找了张椅子坐下,一手抱着行医幡,在那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颜林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睁眼一看,却是不知何时药房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忙开了去,此刻正有三五个病患在买药,不过似乎是些心脑血管疾病的老人家购买日常服用的那几个药,比如降压药、降糖药、活血护心之类的。

这些病患基本上用不上颜林。

而颜林目前只会三个病种,对这些病种中医方面尚未涉及,根本就不知从何下药,虽说《方剂学》有许多活血化瘀的方剂,但是诊病开药毕竟不比其他,终究还是不敢乱来。

如果真要找他的话,也只能用所学的西医知识给病人诊病开药。

而说起西医的话,颜林虽然因为考研时将教材翻看了无数遍,但真正临床实践经验却是少的可怜,自认为跟大医院医生相比的话,差距还是很大的。

待张妍几人送走几个老家人后,颜林微眯着双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张妍,皮笑肉不笑的道:“张美女,现在可否有兴趣,谈谈我俩之间的事情了?”

颜林原本不喜欢找女人的麻烦,但是这家伙实在是太出格,竟拿人命关天的事情来开玩笑!万一要是弄出个好歹来,任谁也负担不起这个责任来。

虽然之前已经给她难堪了,但她许诺过的事情还没兑现,该找她要的时候一定要找她要,决不能手软,也好让她长点记性,同时还能赚点病源,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该干的时候决不能手软。

张妍闻言脸上表情一僵,随即装作一脸糊涂,脚下莫名的一加速,躲到邹玉云身后道:“我俩之间能有什么好谈的啊?我对你又没什么兴趣。”

“噗……。”

罗姐此刻难得悠闲,正一边看乐子,一边怡然自得的品着玫瑰花茶,乍一听得张妍那话,竟是笑得将刚入口的茶水喷了出来,差点喷了另外一名女员工一脸。

女员工险之又险的避过罗姐茶水,哭笑不得道:“罗姐,你干嘛呢?看把你给激动的。”

罗姐不以为意的哈哈笑道:“我能不高兴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店长他爸多次向我们提起,要我们好好给她物色个对象,让她祸害别个去。我看颜医生就不错,敢跟她针尖对麦芒,能收服得了她。”

女员工闻言瞬间反应过来,掉转头来,双眼发亮,兴致勃勃的打量着颜林,那眼中意思不言而喻。

颜林哭笑不得的看着罗姐,心中则暗暗叫苦起来,好端端的要债,被她们胡搅一通后,快要变成相亲了。不过他才不吃这一套,铁了心定要找她掰扯掰扯,当时接电话一听说出事时,吓都要被吓死去。

颜林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才一会儿功夫你不可能就忘了吧,当时可是你提出来打赌的,我可记得你要输了的话……”

不待颜林说完,张妍闻言故作恍然状:“哦!原来你是指的这事啊?你直说嘛,差点害我误解了。”

见怎么也躲不过,张妍不得不面对现实,一脸颓然的从邹玉云身后走了出来,如斗败的公鸡般耷拉着脑袋:“好吧,你把号码留下,待一有机会,我就给你介绍病人。”

“我的电话号码邹美女那里有,你找她要一下就是,不过诊费呢?”

见得颜林一点面子也不给,张妍气得脸色铁青,气嘟嘟的瞪着颜林道:“你还真要诊费啊?刚才玉云姐给你钱,是你不要啊!”

颜林完全不因对方生气而退缩,直接伸出右手,招了招手道:“那钱是她的,瞧病之前我答应过她不收钱的。现在找你要,那是打赌时说好的,理所应当啊!”

“罗姐,你看,不带他这么欺负人的!”张妍一跺脚,装模作样的假哭了起来。

“嗨,我怎么就是欺负人了?愿赌服输啊!”颜林没想到张妍竟然耍起公主脾气来了,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定,是讨要还是就此作罢。

眼瞅着两人越闹越凶,罗姐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张妍拉到一旁,嘀嘀咕咕老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

良久,张妍嘟着个嘴,极不情愿的走了过来,甩过两张毛爷爷:“喏,这是你的诊金,够了吧?”

颜林笑嘻嘻的接过,道了声谢,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得张妍道:“这就走了啊?”

“你还有事?”颜林闻言一怔,不解道。

“你既然想要我给你介绍病人,你是不是得露两手,让我们看看你有几分能耐吧?”张妍一甩刘海,不怀好意的瞅着颜林道。

颜林闻言眉头紧锁,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暗忖起来,她这是要干嘛?难不成又想耍什么花样,以便挽回颜面?

虽说张妍已经见识到颜林的厉害,但心中依旧对吴迪的话语心存侥幸,围着颜林打了个转转后,当目光触及行医幡上的“专治哮病”四个字时,语带轻蔑道:“你既然能治肖健昀的病,想必你对该药方和用药都十分情况,还请你讲一下方剂名字和作用,如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