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八章 探究缘由(求票票、书单支持)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38 2021-09-05 00:02

听到补肾,谌若金一时来了兴趣,目光灼灼的看着颜林道:“颜医生,我想问一下,六味地黄丸听说是女人吃的,男的也能吃吗?”

颜林闻言沉吟了片刻,笑道:“六味地黄丸并没有规定一定得女的吃吧,只不过是因为人体构造原因,女性阴虚的比较多,所以大部分女性可以吃点喽。而男性则以阳虚为主,自然以吃壮阳药物为主。”

颜林说着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道:“在中医里讲究‘虚者补之,实者泻之’,哪里虚就补哪里,也就是辨证论治。如果女性病人阳虚的话,同样不能吃六味地黄丸,得吃补阳的金匮肾气丸。自然而然的,男性里也有阴虚体质,就得吃六味地黄丸补阴。也就是说,中医里没有一成不变的治疗与用药,这个跟西医有很大的区别。”

“哦,补肾还有这么多讲究啊,还好我没有偏听偏信朋友的话,否则补出问题来都不知道。颜医生,今天你不是给我把过脉吗,我有没有肾虚啊?”

颜林笑着摇了摇头道:“肾虚倒是没有,不过要少吃点重口味、辛辣的东西,不然又要上火了。”

一听得饮食问题,谌若兰作若有所思状,片刻后别了一眼谌若金道:“好了,你想要补肾的话,下次找机会让颜医生给你开个方子呗。让我先问完行不行?”

被谌若兰一怼,谌若金尴尬的一耸肩,尴笑了一声,走开了去。

谌若兰全然不顾弟弟的窘境,炯炯有神的看着颜林道:“颜医生,刚才你要我弟弟少吃辛辣的东西,我崽饮食上有什么讲究吗?”

颜林快速回顾了一下书本知识,哮病大部分是由于外邪侵袭、饮食不当、情志刺激、体虚劳倦等诱因导致,而刘冰才几个月大,先天禀赋不足肯定是存在的,不过从其现有体征来看,跟阳气过盛肯定逃脱不了干系。

只是这阳盛从何而来呢,难不成像谌若金一样饮食导致的?

一念至此,颜林微微一皱眉,有些不太确定的道:“你崽平素都吃了些什么?”

谌若兰闻言不假思索道:“平常也没吃什么啊,就一日三餐牛奶,偶尔吃点水果。”

“尽吃牛奶啊,就没给你崽添加辅食吗?”

听得颜林反问时,谌若兰似有所悟,有些愧疚的道:“没有,一来我崽只爱喝牛奶,二来我们夫妇也没时间和精力去弄这些琐碎的事情,孩子饿了的话,直接泡杯牛奶给他吃,图个方便。”

听到只喝牛奶,颜林隐约觉得刘冰的病源就是在牛奶上面,以前在医院和诊所上班的时候,如果专门喝牛奶的小孩,很容易上火,动不动就发烧、扁桃体发炎什么的,即便加了清火宝也避免不了。

而这刘冰完全走的是极端,一日三餐靠牛奶来解决,阳气过盛也就理所当然了。

不过这终究是颜林凭空揣测,一时也不敢将话说的太满,待得空去查查资料,同时去买本婴幼儿饮食的书籍来,不过一旁的刘经理本来就不蛮信任,可不能说仅是怀疑之类的话语,当下道:“谌老板,我觉得问题应该出在饮食上面,不然在医院里治疗了这么久,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我觉得吧,您还真的要在您儿子身上用点心了,多花点心思在他上面,八九个月了应该是可以加辅食的,比如水果之类的。”

谌若兰闻言回转头来瞅了一眼刘经理,连连点头道:“颜医生您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夫妻俩从今以后一定多花点心思在儿子身上。其实我也一直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才导致我儿子老是犯病的。今天经您一点拨,顿时茅塞顿开。”

谌若兰说着推了一把一旁闷不做声的刘经理:“你说是不是?”

被谌若兰一推后,刘经理顿时从神游中惊醒过来,懵里懵懂的点了点头道:“哦,嗯,是,是,是。”

颜林见此轻叹一声,看来这刘经理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无论你如何说的天花乱坠,无论你说的再怎么头头是道,在没见效果之前,是极难改变他对中医药的看法了。

既然改变不了,颜林也懒得再去浪费口舌,对于这种病人家属,苦口婆心是没一点作用的,还不如给他一个看得见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比说什么都强!

不过病情“三分靠调养,七分靠保养”,光靠药物治疗,而没有合理饮食配合的话,药效将要大打折扣,而没有药效的话,怕是很难让刘经理这样的人信服喽。

为了尽可能的发挥药效,颜林再三嘱咐谌若兰,一定要她减少给刘冰喂牛奶的次数,尽可能多的增加辅食,如果能喂些米饭、蔬菜那就更好了。

事关儿子病情,谌若兰比颜林更为上心,听得颜林反反复复强调饮食问题,深知饮食的严重性,表示一定用心喂食,不再图方便了。

见得谌若兰一脸紧张模样,颜林总算是放下心来,交代完饮食问题后,也就没他什么事,从罗姐手中要回处方,交到谌若兰手上后,便起身告辞。

谌若兰思虑了片刻,又向颜林询问是否今晚就抓药。

颜林点了点头,表示越快越好,尽量不要拖延,今晚能喝到药那就更好。

谌若兰沉吟了片刻,将方子收好后,表示等一下就去抓药。

出于职业本能,张妍眼疾手快的向谌若兰推荐自己药房,表示还可以抓完药后,煎好送过来。

一听到张妍那里提供一条龙服务,谌若兰喜笑颜开来,当下便把处方交给张妍,她本来事情就多,根本就无暇分身,再加上没有煎药的经验,一想到煎药一事就头疼,如今听得张妍大包大揽了去,她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对方。

告别了谌若兰姐弟俩后,颜林随着张妍一行人走向电梯,准备坐电梯下去。

却是没曾想谌若金跟了上来,说要好好送送颜医生,即便是颜林好说歹说也没他回心转意,非得跟了上来。

颜林拿谌若金没办法,也只得让他跟着。

在等电梯的同时,谌若金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着颜林搭讪着,临了满脸好奇问道:“颜医生,我想知道,您是如何得知那李总是装晕的?”

颜林闻言笑了笑,这家伙非得跟上来,敢情是好奇心一直被勾着呢,如果不将实情告诉对方的话,怕是今晚得失眠了,当下也懒得卖关子,直截了当道:“很简单啊,突然晕厥的病也就那几种,通过体格检查一一排除掉后,剩下的也就只剩下装病啦。”

“这么简单?”谌若金闻言犹自有些不信道。

“那还能这么辨别啊,当时我又没什么检查设备。”

“也是。”谌若金闻言沉吟了片刻,正待说什么,却是电梯到了。

几人鱼贯而入上了电梯,按好楼层后,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一楼。

将颜林送到酒店门口,谌若金还想开车送颜林回家,却见颜林遥手一指不远处的白色奥迪车,当下也就明白了,放弃送颜林回家的想法,客套了几句后,便转身回了酒店。

看到自家谌总在颜林面前客客气气的态度,站在一旁的俩男服侍心中那个囧,好在之前并未对这游方郎中作出过激之举,否则对方要是记仇的话,难堪怕是免不了了。

不过接下来颜林的举动彻底让俩男服侍吃了一颗定心丸,却见颜林跟几位美女站在车旁聊了一会儿后,便独自拿着行医幡离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