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四十九章 亲身示范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59 2021-09-05 00:02

颜林闻言脸色一黑,不由得叹了口气,眼下这吴迪的把脉技术还不是一般的差啊,也难怪这么多人不相信中医了,一个连脉象都不会的,又有些哭笑不得道:“呵呵,还不错,吴老板,你说对了一半。”

“说对了一半?”吴迪闻言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感庆幸,要是对方说全错了,那面子可就丢大了:“哪一半对了?”

“姜东的脉象是比较快,说他数脉倒也没错,但是说到沉脉,不知吴老板从何说起的?”

吴迪闻言脸色一红,刚才所说的“沉数脉”虽然是他半猜半蒙的,但还是有他一定的道理的。数脉比较容易辨别,只要脉率大于五至就可以,而沉脉好像也还好辨别,用力按的脉也没错,可对方为何说自己错了呢?

一念至此,吴迪争辩道:“姜东的脉象是沉数脉应该没错吧?他的脉象有点快,而且探寻到脉象需要一定的力度啊!”

颜林闻言摇头笑道:“我们把脉时根据指力的力度大小,可分为三种:举、按、寻,对吧?”

吴迪虽然有自知之明,但如今面对众多熟人,终究是要据理力争:“对啊,要感知到姜东的脉象,指力必须要大才能感知到,也就是是用力按方才取得,应该是沉脉没错啊!”

颜林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沉脉的脉象特征是什么,记得吗?”

吴迪闻言目露尴尬,不由得摇了摇头,不知道多少年没摸过书了,对28种脉象有大致的了解,但要他说出具体的特征来,那无异于比登天还难:“这个有些记不清了,但我知道,沉脉是需要用力才能按得到的。”

“对,没错,沉脉的脉象特征是:轻取不应,重按始得,举止不足,按之有余。对吧?”

听得颜林一字不落的将书本上沉脉特征给说了出来,吴迪内心里全然没了之前的狂傲不羁,莫名的涌出些许恐惧来,就像一个犯了事的学生面对老师一般,不由自主的将头低了一低,本能的“嗯”了一声,便不再出言反驳。

“像姜东这般肥胖,按理来说他的脉象应该是沉脉,但是他身患肺热证,邪热亢进,脉率加速,将脉搏往上浮,也就不浮不沉。”颜林说着将姜东的微微弯曲,将寸关尺三处尽情暴露出来:“你再把一下试试。”

吴迪应了一声,伸出三指搭在寸关尺处,稍稍一用力便感知到脉搏跳动,如滑走珠般感觉传入指尖,不禁欣喜道:“他的脉象是滑数脉,对吧?”

颜林闻言欣慰一笑,这家伙总算是孺子可教也,没白费自己一番功夫,点了点头后开始舌诊,不出所料果然是黄腻苔,舌苔有些偏厚,应该是胃火有些旺,然后拿起听诊器听了一下肺部,双肺满是哮鸣音。

紧接着又问了一下具体用药情况和其他一些小细节方面的问题后,这才找吴迪要了纸笔,准备开方。

正待下笔时,却见得吴迪不待颜林吩咐,径直走了过来,如同学生般将颜林刚才的步骤复制了一遍,学的可谓是有模有样,如果说让其当演员的话,还真有几分天赋。

颜林并未急着下笔,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仔细观察着吴迪的每一个步骤与动作,时不时的稍加指导一下,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对方,望闻问切该注意的事项。

如果不明真相的人目睹此景后,肯定会误以为颜林乃吴迪请来的年轻家庭老师,给后者作辅导的呢!

不过此情此景怎么看都有一种违和感,作为指导方的颜林看上去瘦削、年轻、青涩,而被指导方吴迪却肥胖、中年、沉稳,就像男欢女爱时,女在上男在下一般,给人一种颠倒黑白之感。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一向喜动的姜东竟无比的配合,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任由吴迪反复折腾着,目光则不断的在颜林身上游离着,眼神中充满好奇,似乎在想颜林是如何驯服吴迪这头犟驴的。

而姜恒昌与姚红碧则一声不吭的静坐一旁,大气不敢出,似乎生怕打搅到吴迪学习一般,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目光随着吴迪的一举一动而移动着,仿佛有着某种强大磁场吸引着夫妇俩的眼睛。

指导完吴迪后,颜林则静坐一旁,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吴迪的一举一动,从目前情况来看,对方对中医方面的兴趣隐约被激发出来,如果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也许过个几年,临渔市又要多出一个合格的中医师了。

整个房间里除了中年女人做饭的声音外,只剩下在场众人粗重的呼吸声。

没过多久,吴迪按照颜林的步骤走了一遭,不由得重重的舒了口气,额角上隐约可见细密的汗珠,看样子在整个诊治过程中劳心费神了,花了不少心思。

待吴迪彻底忙完后,颜林嘻嘻一笑道:“吴老板,都看完啦?你的诊断是什么?”

吴迪闻言腼腆一笑,不太确定的道:“我感觉姜东的诊断是:热哮证痰热壅肺证。我先开个方子,你再指点一下,好吧?”

颜林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嗯,你先开吧。”

得到颜林许可后,吴迪方才拿起纸笔,准备开起处方来。

只是等待了片刻,却见吴迪一脸着急模样,不断的拿着笔转着圈圈,隐约间似乎不知从何下笔,也不知道是不知如何选方还是把中药方剂给忘了。

颜林不禁唉叹一声,就因为有吴迪这样的医生存在,方才导致大部分国民摒弃中医,转投西医的怀抱!

一想到这里,颜林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刘经理那副嘴脸来,这刘经理可谓是憎恶中医的典型,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要怪还只能怪那个乱给刘经理草药吃的土郎中!

就是因为土郎中乱用中药导致刘经理爷爷的死亡在先,这才导致刘经理彻彻底底的对中医产生严重误解,乃至于一见到颜林,便产生激烈的反应。

更是因为国民相信西医,导致许多学业有成的中医学生出了校门后转行,经过一番历练后成了十足的西医生,由此导致一种恶性循坏,乃至于中医后继无人,出现前所未有的断层现象。

不能不令人深思啊!

不过这种事情可不是颜林这种小喽啰能够操心的,他要做的争取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哮病经验值涨满,他可不想被系统解绑,变成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等待良久,却见吴迪好不容易将处方给开了出来,拿过来一看,颜林不禁苦笑出声,眼下这处方虽然比之前的“四不像”好了不少,但离他心中所想差了十万八千里。

颜林苦笑了一声后,接过对方纸笔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唰唰唰”的写下数十个中药名字来。

“这么快就开完了?”

吴迪虽然亲眼见识过颜林给病人开了瓶橘红痰咳煎膏给病人吃下后咳嗽就缓解许多,也在高喜酒店见过颜林徒手揭破装晕的恶作剧,不过见得颜林一分钟不到便将处方给开了出来,还不带拖泥带水的,依旧让他大吃一惊,眼珠子差点都要被惊掉下来!

而姜恒昌夫妇也好不到哪去,震惊过后,脑海中却一直在想,这颜医生给开的方子靠谱么?想都不带想的,怎么说这是给人治病的,是要进入嘴里的,万一要是弄错一两个药的话,后果难以估量啊!

一想到此,姜恒昌不禁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吴迪,虽然后者治病水平有限的紧,但终究是学中医的,把把处方的关应该不成问题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