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四十五章 一药之差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84 2021-09-05 00:02

只是不待左安细想,却见张妍一把抓过处方,目光快速在纸上一掠,念念有词道:“白果、麻黄、款冬花、桑白皮……。”

念着念着,张妍脸露讶色道:“呀,颜医生,你这方子好熟悉啊,好像跟肖健昀、刘冰的方子差不多啊,粗略一看,好像比他们方子的用药还少了几味药啊。”

颜林闻言瞅了一眼左安,却见后者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显然是静待自己如何解释。当下清了清嗓子道:“张妍,这么跟你讲吧,在中医里面,有时候在一个中药处方里加减一味药,方子的用途便截然不同,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是嘛?”张妍闻言犹自不信道:“那你举个例子看看呗。”

颜林“唉”了一声,一手托腮,沉吟了片刻道:“那我就给你举个例子吧,比方说桂枝汤与小建中汤,这两个方子就只差一味药--饴糖,饴糖也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红糖。桂枝汤是治疗风寒感冒的方剂,而小建中汤则是治疗腹痛的。”

张妍听不明白颜林所讲,只得掉转头来看向罗姐:“罗姐,他说的是真的吗?还有,红糖也能入药?”

罗姐闻言微微一皱眉,冥思苦想了一会儿,不太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我也不太肯定,要不你拿手机找度娘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张妍闻言脸露恍然:“也对哦,我怎么把度娘给忘了。”

张妍说着拿出手机,打开网页,在里面输入“桂枝汤”“小建中汤”等字样来,随即点一下搜索,紧接着弹出一大波框框来,不过里面大部分是打广告的,尤其是男科、妇科等性病广告特别多,林林总总一大片,如果是不懂行的人,怕是要逐个点进去辨认一番。

不过张妍经常用度娘,知道哪些是广告,哪些是搜索内容,点开自己想要的界面后,打开“桂枝汤”一看:桂枝、芍药、炙甘草、生姜、红枣;而小建中汤果如颜林所说只多了一味饴糖。

而二者的功效也如颜林所说截然不同,一个是治感冒的,一个是治腹痛的!

张妍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三看了一遍后,依旧如故,看来颜林这家伙所说没错,二者之间真的只有一药之差!

看样子中医还真的好神奇啊!

尤其是看到“桂枝汤”里有生姜、红枣,张妍忍不住暗中吐槽,生姜不是用来做调味剂的么,而红枣听罗姐说过,好像是补血用的,每次大姨妈过后,用当归加红枣煮鸡蛋吃,补血效果不错。

眼瞅着张妍偃旗息鼓,拿着手机不吭声,颜林就知道对方无话可说,笑着问道:“查了这么久,查到了吗?我说的没错吧?”

张妍闻言一脸的不服气道:“你说的都对,好了吧?”

颜林闻言有点哭笑不得,话题是她挑起来的,自己只不过是被逼无奈之下正常对答而已。

而左安及瘦个女子则安静的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颜林跟张妍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答着,尤其是听得颜林提起“桂枝汤”与“小建中汤”,偷偷的拿出手机在度娘上亲自查了一下,看到网上内容跟颜林所说相差无几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左安虽然对颜林的医术有足够的信心,如果能有更多了解颜林的机会,当然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毕竟事关女儿左洁的身体健康,不可能不多个心眼。

待张妍不再发难后,颜林示意其将处方交给罗姐。

罗姐拿过处方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后,这才按部就班开始抓药起来。

……

就在颜林给左洁看病的同时,卓南跟谢丽雅已然买好考试相关的备考资料,回到租住的地下室。

正待开门之际,卓南余光中接触到颜林所在住所时,突的回想起书店门口碰到颜林那一幕来,将书本放进住所后,折返身来到颜林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静待里头反应。

可是等了老半天后,卓南也没见到里面有任何回应,正待喊门,却见得谢丽雅走了出来,关切问道:“颜林在里面吗?”

卓南闻言摇了摇头道:“我敲了半天的门,也没见到里头有任何反应。”

“要不你喊两嗓子看看?”

“嗯,我正想这么做呢!”卓南说着一边用力敲门,一边大声喊了起来:“颜林……,颜林……。”

可不管卓南如何喊破嗓子,里面始终没有任何回应,甚至细微的声响也无,恍如里头根本就没人般。

“你说这颜林故意躲着我们不见呢,还是根本没有回家,去别的地方去了?”谢丽雅蹙眉问道。

“我觉得他去了别的地方吧。”卓南有些拿捏不定的道:“即便颜林真要去做什么游方郎中,应该没道理躲着我们啊。”

“嗯,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那我们晚上再来找他吧。”

卓南“嗯”了一声后,前者谢丽雅的手一同回了住所,临了回转头来,瞟了瞟颜林住所的门,却是一无所获。

……

给颜林打完电话后,谌若兰便带着儿子刘冰驱车前往临渔市人民医院输液大厅输液。

由于之前给刘冰打了留置针,护士们只需打针低分子肝素钙注射液融一下栓,轻易给刘冰挂上了吊水。

亲眼目睹忙完这一切后,谌若兰一如既往的掏出手机,准备刷一下朋友圈,当见得李栋转发的视频后,登时想起颜林所说的话来,按了身边的铃声。

片刻后便有一身着白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走了过来,询问谌若兰有什么问题,当听得后者想要找主治医生后,说了句“稍等”后,便转身离去了。

片刻后,一个头戴近视眼镜、中等身材、三十来岁出头的男医生不愠不火的走了过来,一脸认真的向谌若兰询问哪里不舒服。

谌若兰处理酒店事务是把好手,但面对医生的问询却显得有些拘谨,尤其是想着如何表达颜林的意思时,在脑海中权衡了老半天后,却直接来了一句能否给儿子多输点液体进去。

眼镜男医生听闻后,脸色当即有些不蛮好看,却也没说什么,耐心的跟沟通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去,心中却不免有些腹诽:我看病还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不是?

待医生走后,谌若兰暗自有些气馁,医生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但能从对方说话语气中明显的感觉出来,根本没把自己的建议当回事,这个时候才想起颜林的话来。

谌若兰拿起手机,拨通颜林的电话:“喂,是颜医生吗?”

颜林此刻刚好开完处方,正无所事事的看着罗姐抓药呢,听得手机一响,赶忙掏了出来,一见得是谌若兰打来的,赶紧接了电话:“喂,谌老板,找我有事吗?”

一听得颜林问起,谌若兰顿时沮丧着道:“颜医生,还真让你说着了,医生根本就不听我的,跟我废话了几句后,直接闪人了。”

颜林闻言呵呵一笑道:“你是怎么跟医生沟通的?”

“你当时交待说不能说是你说的,那我就直接向医生提了个要求,要求多输点液体呗。还能怎么说啊,我又不会编瞎话撒谎。”

颜林闻言唉叹一声,哭笑不得的道:“谌老板,这样直接开门见山的跟医生说的话,他肯定不得听你的,以前我在医院上班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态度,毕竟医学行业是个专业性特别强的行业,很难轮到你们来指点江山的。”

“那要怎么说,医生才有可能采纳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