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三章 初显身手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42 2021-09-05 00:02

吴迪闻言眉头一拧,细眼打量着颜林,说实话他才不怕打什么赌,即便是输了对方也奈他不何,冷笑着道:“呦呵,才几天不见,本事涨没涨不知道,说话的口气倒是涨了不少哇!一来就是狮子大开口,好啊,是驴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吴迪说着起身欲往诊所里走。

看到对方着道,颜林忍不住嘿嘿一笑,伸长了脖子高声道:“别着急啊,吴老板,你还没答应呢?!”

吴迪闻言止住脚步,临回头瞅着颜林,双目一眯道:“只要你能拿出真本事来,老子有何不敢答应的,不过你要是滥竽充数,狗屁不懂的话,那又当何论呢?”

颜林哈哈一笑道:“我可没你那么有钱,全部家产就剩下你那天给的两千块钱,如若不嫌弃的话,我要是证明不了我学过中医的话,全部给你好喽。”

吴迪右手一甩,冷哼了一声,嘴巴朝里一撸:“有本事的进来,露一手给老子看看。”

待吴迪进去后,颜林嘴角微翘,冷笑一声,大踏步走了进去:“吴老板,你想要我怎么露一手给你看呢?”

话音刚落,诊疗室里的一众病患看到颜林手中的行医幡后,无不惊立当场,一个个站起身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颜林以及其手中的行医幡,似乎很想知道颜林何故穿成如此。

吴迪瞟了一眼惊讶的众人,一指颜林手中的行医幡道:“我看你行医幡上写着专治哮病,既然你对哮病有绝对的把握,想必感冒和咳嗽应该不是问题吧?”

听得对方说起“感冒和咳嗽”时,颜林笑颜一展:“我虽然是专治哮病的,但感冒和咳嗽是最基本最常见的病种,肯定也要懂一点,吴老板你是想……?”

不待颜林说完,吴迪伸手一指身旁挂着吊水的中年男子道:“颜医生,我也不为难你,这位大哥你应该有印象吧?他可是那天你给开的处方,连带今天可是打了六天的吊针了喔,咳嗽到现在都还没见好。你不是说你学过中医吗,你就给他瞅瞅,把把脉,看他咳嗽是哪种证型?”

颜林顺着对方所指方向看去,眼前这中年男子还真有些眼熟,确实是在自己手上看过病,对方所言非虚,不过对方输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液还没好,这就有些尴尬了。

颜林瞟了一眼吴迪,这老狐狸端的好心计啊,对方之所以选择中年男子,怕是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因为不管有没有效果,反正都是颜林自己的病号。

只是不待颜林开口说话,中年男子一边咳嗽一边率先发难起来,说颜林开的什么狗屁处方,输液了一个星期都不好,却花了一千多块钱的冤枉钱,甚至还叫嚣着让颜林赔偿损失。

在这种时候,颜林除了一脸真诚的倾听对方的诉求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仔细听着对方的咳嗽声,以求能从咳嗽声中判断出对方的病症来。

因为再怎么说,首诊医生是自己,即便是因为离职后便不归自己管了,颜林终究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待中年男子发泄得差不多了,颜林从对方重烛的咳嗽声有了大致的判断,应该是风寒袭肺,肺失宣降导致的咳嗽,也就是说对方是因为感冒受凉而导致的咳嗽,用西医的话来讲,是病毒性感染。

不过单凭咳嗽声来诊断未免有些武断,恰在此时中年男子咳了老半天后,终于吐了一口痰来。

颜林迅速抓住机会,仔细观察着痰的颜色,待看清颜色后,这才笑道:“这位大哥,您说的这些不无道理,在此我郑重的向您道歉。但话说回来,自开完处方后,我便离开了康民诊所,自此后您就交给了吴医生管。当然我说这些并非推脱责任,但却是事实。我说得没错吧?”

中年男子闻言心中虽有气,却也无从反驳,毕竟颜林所说还真的无懈可击,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静待颜林下文。

见中年男子并无激烈反应后,颜林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您认可我的说辞,那今天这事大部分的责任应该归吴迪吴医生,并非完全是我,对不对?”

见颜林把责任一股脑推到自己身上,吴迪顿时急眼了:“嗨,怎么就不是你的责任了?他可是你给看的病!”

“我给看的病没错。”颜林闻言冷笑一声,争锋相对道:“按照一般惯例,这位大哥输了三天液还没效果的话,您作为诊所老板兼医生,是不是应该更改处方?”

中年男子闻言满脸怨气的瞅了一眼吴迪,正待发作时,却听得颜林开口问道:“这位大哥,我想请问一下,您咳的痰是清稀的吧,是不是偶尔还有鼻塞、流鼻涕、头痛的现象?”

中年男子闻言似乎忘记苛责吴迪,转而满脸惊奇的看向颜林,余光不忘瞟上一眼后者手中行医幡道:“是啊,我的痰是清稀的,还不容易咳出来,鼻塞、流鼻涕这些症状确实也有。”

“是了。”颜林笑着道:“这位大哥,要不我再给你把个脉,看看舌苔如何?”

中年男子闻言满脸警惕的瞅着颜林,不过出于颜林俱都问到点子上了,免为其难的选择相信一回,反正把个脉,看下舌苔又不会吃亏,少块肉啥的,当下伸出手来,任由颜林折腾。

颜林找吴迪要了个压脉枕,将中年男子手腕置于压脉枕中央,将寸关尺充分暴露后,然后一手轻轻的搭了上去,聚精会神的感知着脉搏跳动。

眨眼功夫后,颜林隐约间感觉有些不对,眼前这中年男子的脉象似乎在26种脉象当中找不到特征完全符合的,会是什么原因呢?

正疑惑间,脑海中响起系统女声来:“宿主,脉象虽然繁多,但离不开脉位、至数、脉长、脉力、脉宽、脉率、流利度、紧张度八大要素的变化和相兼,脉象上有几种脉,便是几种脉象的复合脉。”

颜林按照系统提示,认真的感受着脉搏跳动,发现轻轻一按,指尖下便感知到中年男子的脉搏,从其脉率上来看,似乎有些慢,结合浮脉和缓脉的特征,此种脉象应为浮缓脉。

到此颜林心中已然有了判断,不过他并未就此作出结论,而是继续给中年男子看了一下舌象,惊喜的发现对方舌苔薄白。

至此,颜林已然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中年男子乃风寒袭肺所致的咳嗽,当下笑道:“这位大哥,您咳嗽之前是不是感冒过一次,就是打喷嚏、流鼻涕特别厉害?”

中年男子闻言沉吟了片刻,似乎在回想往事,片刻后双目一亮,目光灼灼的望着颜林道:“这位小兄弟,你说的一点没错,当时候我就随便买了盒感冒灵吃了,吃完后打喷嚏、流鼻涕是好一些了,却又开始咳嗽了,咳着咳着还愈发厉害起来。不知您可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没有?”

从头至尾听到现在,即便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吴迪也能完完全全听明白,中年男子所患的咳嗽乃是药方“止咳散”的病症,如果吃中药的话,只需两到三付中药便能解决问题,根本就不需要挂一个星期的吊针。

不过看懂归看懂,吴迪可不会好心的去提醒颜林用什么药,他倒要看看颜林是不是真的“不仅会诊病,还能开中药处方。”

“办法?”听得中年男子话风大变,连“您”字都用上了,颜林心中暗喜,总算是搞定对方了。当即瞟了一眼吴迪后,会心一笑道:“这位大哥,我既然能从你脉象上看出你的问题所在,当然能有治疗办法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