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三章 变幻无常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03 2021-09-05 00:02

听完事情的整个原委后,瞬间在吴迪心中掀起轩然大波来,原来是那一伙人不知何故故意设了个局,用晕厥来试探颜林的医术,没曾想被颜林这家伙给识破了。

不过可恨的是,自己却无缘无故的被绕了进去,尤其当着姚大姐及姜哥的面,丢面子丢大发了。

TMD,真是倒霉到家了,早知道的话就不来吃饭了,否则就不会碰到这破事。

只是颜林那家伙又是如何识别对方乃是装晕的呢?如果他没有十足的把握的话,肯定不可能说拿尿去滋人的,一旦要是判断有误的话,淹都要被众人的口水淹死去。

一想到这,吴迪不禁将目光投向颜林,却见后者没事人一般坐在座位上大吃大喝,恍如刚才发生的一切跟他没关系一样。

吴迪忍不住暗中破口大骂了几句:“操,跟猪一样的,还真他M吃的下去,吃得还那么香。”

不过骂归骂,吴迪打心底不得不佩服起颜林来,如果这事换做是他的,即便是能识别对方假晕,他也没这个勇气去赌,去说什么拿尿滋他!

而一旁的姚大姐跟不是学医的,看了个结尾却是没看到开头,满脑子里全是疑团,瞪大着眼睛:“嗨,这都唱的哪一出啊?西里古怪的,有点让人摸不着北啊?”

如果知道眼前这中年女人乃是害得颜林丢工作的罪魁祸首,张妍自然懒得去搭理对方,只是颜林没说,她自然也无从得知,热心解释道:“这位大姐,这酒店经理因为某些原因对中医有成见,可是他老婆听说我玉云姐的孩子吃了颜医生开的中药后喘息性支气管炎好了后,就开始有些心动,为了劝说缺根筋的老公,无奈之下只得找人假装晕倒,试探一下颜医生的医术喽。”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姚大姐闻言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正待转身离去时,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竟是听出张妍话外之音来,猛的折返身来,直直的看着后者惊问道:“你说谁家孩子吃了谁的中药病就好了?”

张妍被对方那夸张的表情吓了一跳,惊魂未定的往后缩了缩:“你……,你要干嘛?”

见张妍被自己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姚大姐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微胖身形朝后挪了挪,说话也收敛了些:“刚才你说谁家孩子吃了中药喘息性支气管炎就好了?”

听得对方来意后,张妍拍了拍噗通乱跳的胸口,待心情稍稍平静后,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邹玉云。

顺着张妍所指方向看去,见得邹玉云一身名牌打扮,而腰间LV包也是价值不菲,姚大姐毫无征兆的脸色一变,和颜悦色道:“请问这位美女,您家小孩得过喘息性支气管炎?”

见得姚大姐刚才那粗暴的行为,邹玉云已然对其没有好印象,不满的瞟了一眼张妍,一边埋头吃饭,一边不愠不火的“嗯”了一句,算是答复了姚大姐。

姚大姐全然没觉得邹玉云态度有异,如自来熟般问了一大串问题,诸如邹玉云孩子多大、发病多长时间、在哪里看的病、吃了多少付药、又是找哪位名医开的方子等等等等。

一开始邹玉云不厌其烦的耐着性子回答,到后面几乎抱着一副敷衍的态度,她本来感冒就还没有完全好,后来被谌若金他们这么一闹后,头就有些晕乎乎的,再加上一天时间没怎么吃饭,此刻早已饥肠辘辘,根本就没时间去搭理姚大姐。

姚大姐也看出邹玉云有些不厌烦,不过为了孩子的病情,也就只能一忍再忍,不过听得邹玉云找的颜林开的方子时,一时失态,尖叫着质问道:“你是说他会开中药?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见到眼前女人变脸比翻书页还快,邹玉云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完全不是个滋味,不过终究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跟你开这种玩笑,很好玩吗?”

被邹玉云这么一问,姚大姐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对方,但别人也许不知道颜林的底细,她可带着孩子找颜林看过三天的病,却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而今居然听得有人夸颜林中医医术好,摆明了就是骗人嘛!

哼,你们一个个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就算了,竟然学起骗子那一套来,还骗到老娘身上来了,看老娘今天如何替你们父母收拾收拾你们,也好让你们以后好好做人。

姚大姐如此想着,一把撸起袖子,准备开骂起来。

旁边的高瘦男子眼疾手快,一把将姚大姐扯了过去,然后将其拖到酒店门外,低喝道:“你要干嘛?”

姚大姐一把挣脱开来,满脸怒气的瞪着高手男子:“姜恒昌,你把我拉出来干嘛,没看到我要教训那些个骗子啊!”

被称为“姜恒昌”的高手男子闻言双手叉腰,竟是有些无语起来,在原地转了一圈后,道:“我说你疯了吧,见谁就说谁是骗子,他们哪里骗你了?”

“姜恒昌,你不知道就别乱说行不行?刚才那个拿行医幡的就是吴老板诊所里的颜医生,他根本就不会开中药,而刚才那文文静静的,长的蛮好看的女子却说他会开中药治病,你说他们不是骗子是什么?”

“骗子?”姜恒昌闻言作若有所思状,满怀心事的走到酒店门口朝颜林方向张望,片刻后百思不得其解的挠了挠头:“那文静妹子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啊?”

听得“在哪见过”这四个字时,姚大姐不由分说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姜恒昌的耳朵,审问道:“姓姜的,你行啊,到哪都有熟人啊?还面熟呢,你给老娘老实交代,那女的是不是你跟你那帮狐朋狗友鬼混的时候认识的?”

姜恒昌一把拍掉姚大姐抓耳朵的手,声色俱厉道:“姚红碧,你别胡闹行不行,那女的好像是在你一个好友婚礼上见过面,而且听你好友讲,她家背景好像蛮大的,你不记得了?”

“我的好友结婚?”姚大姐闻言眉头一蹙,稍作沉思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年后的事情啊,大年初八吧。”

“哦。”姚大姐闻言恍然大悟,好像记起来些什么:“那是我公司的一个同事结婚,要不要我找她帮你问问。”

姜恒昌不耐烦一撅嘴:“问,快点问。”

……

目送着姚大姐夫妇出门后,吴迪却暗自窃喜起来,他还真怕姚大姐听了这文静女人的话,找颜林去治什么病,虽然他不相信颜林真能治好喘息性支气管炎,但终究是个未知之数,万一要是这小子把姜东的病给蒙好了,到时候找上门来讨要三千块的话,那个时候还真不好交代。

给的话,三千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上一个不错的国产是手机了。不给吧,到时候这小子肯定得大吵大闹,而且万一姚大姐得知此事的话,估计又得笑话自己太过小气。

如今见得姚大姐差点破口大骂,根本就不听几人瞎几把乱扯,根本就不给颜林治病的机会,那也就无从治好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往后可以高枕无忧了。

不过一想到刚才救人之事,吴迪心里仍旧忍住火冒三丈,虽说没看出个名堂来,但也尽心尽力的给人做检查,挖空心思的想着什么病导致的昏迷,结果他一句“用尿滋醒他”就把问题给解决了,直接把风头全给抢了去,搞得这事好像跟自己毫无关系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