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章 初读《内经》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21 2021-09-05 00:02

姜恒昌饶有深意的看着吴迪道:“嗯,是啊,就是昨天东子输液的那个社区服务站的郭医生,你先把颜医生号码告诉我一下。”

吴迪莫名的叹了口气,极不情愿的将颜林号码告知了姜恒昌。

把号码告诉郭医生后,姜恒昌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郭医生,你都晋级主治的老牌中医了,怎么想起找颜医生请教啊?你就确信他有能力帮你解决难题?”

听得姜恒昌话中带刺,郭医生百般不是滋味,但也不便当场发作,尴笑道:“这个给人看病嘛,术业有专攻,颜医生是专治哮病方面的疾病,说不得有他独特的见解呢,您说是吧?”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好了,电话号码告诉你了,那你先忙。”姜恒昌说了声再见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医生说什么了?”只待姜恒昌挂断电话后,吴迪一脸好奇的凑近了来,问道。

“电话里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要向颜医生请教治疗哮喘的经验。”姜恒昌实事求是道。

“向颜医生请教经验?”吴迪闻言目露黯然之色:“这家伙够可以的啊,离开才几天时间,就声名远播了,还有医生向他请教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姜恒昌颇有感触的附和了一句,当见得吴迪脸露失落之色道,出言安慰道:“不过就算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给人打工的命啊。你说是吧。”

“说的也是,没什么好羡慕的。”吴迪嘴上虽如此附和着,心里终究不是个滋味啊。

……

颜林可不知道此刻吴迪嚼着自己的舌根,回到地下室后忙开了去,炒了自己最拿手的辣椒炒鸡蛋,囫囵着吃完晚饭后,便拿出《黄帝内经》开始看了起来。

刚看没多久,颜林瞬间被《黄帝内经》里的内容给彻底吸引住,内心莫名生出一股的深深震撼之感来。

《黄帝内经》乃华夏远古时期部落联盟首领黄帝与其老师岐伯的对话内容,而颜林刚看完的《素问。上古天真论第一》里面所讲的,乃是养生之道对于人体健康的重要性,可谓是针针见血,其中的一句话,可谓点出了良好生活习惯对健康极为重要: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光这一句话就点出了饮酒、反常的生活习惯、醉酒行房、恣情纵欲、不知满足等不良嗜好容易导致年老体衰。

而后面的内容则讲述了女子以七年为一个周期,而男子则以八年为一个周期,每一个周期有每一个周期的特征性变化,总结得非常到位。诸如: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

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写,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

看完后,颜林双目精光一闪,深呼吸了一口烛气,眉眼间精芒闪烁,只读此一章后,内心感触颇深,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医者之门。

就在颜林进入忘我的状态时,隔壁卓南家。

“唉,丽雅,测试结果怎么样?”卓南对着厕所问道。

“你急什么啊,我才刚拉了点尿在试纸上,怎么也得需要个五分钟时间吧,就不能再等等吗?”厕所里传来谢丽雅不耐的声音来。

“唉,好吧。”一想到谢丽雅可能怀孕,卓南顿觉压力山大,眼下虽然把房子的首付给交了,但是每个月的月供已然将两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真要是怀孕的话,到时候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地下室里来回走了数十圈后,这才等到谢丽雅从厕所里出来。一见到后者出现后,立马凑了上去,满脸希逸问道:“怎么样?”

谢丽雅面无表情的递过测孕试纸:“你自己看呗。”

卓南接过试纸一看,顿时慌了神,六神无主起来:“完了,完了,两杠啊。”

谢丽雅一屁股瘫坐在床头,垂头丧气道:“早叫你采取避孕措施,你非不带套套,说带套套做着不爽,这回好了吧,怀上了。你说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打掉吧。”

“我可不想遭这个罪,万一堕胎以后怀不上了呢,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过,而且还不少。”

卓南闻言左右为难道:“那你说怎么办?生下来?”

“你说的倒轻巧,你有这个经济能力吗?你现在那点工资能买的了几瓶牛奶、多少块尿不湿?”

被谢丽雅一通数落后,卓南心里那个气啊,可气归气,总不能往自家媳妇上撒把,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生也不是,不生也不是,你让我怎么办呐?”

谢丽雅眉头紧皱,凝神了片刻:“我想现在趁怀孕尚早,先药流一下看看吧。但是西药药流副作用有点大,我想看有没有中药能药流。哦,对了,怀孕这事还是颜林预先发现的,要不我们去问问他,看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对喔,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卓南猛的一拍脑门,喜道,说着一把拉着谢丽雅,夺门而出。

“咚咚咚”

正看得兴起时,敲门声再度响起。

听得敲门声,颜林被气得牙痒痒的,毫不耐烦的吼了一嗓子:“谁啊?!”

“是我,卓南!”门外传来卓南铿锵有力的话语声。

“哦,原来是你啊。”颜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打开门来,将卓南两人迎了进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好事啊?”

“唉,能有什么好事喽,被你这乌鸦嘴给说中了。”刚一进门,卓南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床上。

“乌鸦嘴?”颜林闻言一脸懵逼的瞅着卓南:“我怎么就乌鸦嘴了,还说中了,说中什么啦?”

“你今天不是给谢丽雅把了脉吗?”

“是啊,怎么了?”颜林稀里糊涂的问道,话刚一出口,机灵之下顿时反应过来:“你是说,嫂子怀孕了?”

“是啊。”卓南闻言深叹一声道:“你说你是不是乌鸦嘴,一说就中。”

颜林闻言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什么乌鸦嘴不乌鸦嘴的,我是从嫂子脉象上和她停经综合判断出来的,怎么就成了蒙了呢!敢情好啊,我第一个发现的,生下来后我要做你家孩子干爹。”

“还干爹呢!”卓南闻言不禁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你觉得我负担得起小孩子的费用吗?”

颜林闻言脸色一沉,肃起面容道:“听你话里意思,是想要打掉这小孩子喽?”

“是啊,谢丽雅不想去做人流,说伤害大,她想药流,我们就想到了你。”

颜林闻言苦笑道:“亏你想得出来,堕胎想到了我。再说了,我也不会堕胎啊!”

“电视里不是有好多情节,吃点中药就能堕胎吗?我看你把脉有一手,堕个胎肯定不成问题的,你就别在我面前装蒜了,你就帮帮忙呗。”

颜林沉吟了片刻,突道:“卓南兄,你知道古代管怀孕叫什么吗?”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讨论这个问题,就想问一句,你能不能帮这个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