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三 路遇谭新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75 2021-09-05 00:02

颜林闻声看去,却是昨天菜市场里的摊位老板谭新,此刻正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而他所开三轮车,还真如自己所猜测一般,两边彻底没了车门,当下笑着摇头道:“没有,就是跟这位交警闲聊了几句。”

谭新正待说继续说什么,却见绿灯悄无声息的亮了起来,只得将车开了过去,在对面寻了个停车位把三轮车停好,快步跑了过来,给颜林递过来一根烟。

颜林笑着摇了摇手:“我不抽烟的。”

“啊?”谭新闻言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颜林道:“你一个大男子汉居然不抽烟的啊?是不是家里有个厉害的母老虎,把你给管的死死的啊?”

不待颜林回复,谭新将手中的烟递给值班交警:“强哥,你要不要抽一根?”

被称为“强哥”的值班交警默默的接过烟,却是没有马上抽,而是将烟放在耳廓上,细眼打量着谭新:“谭新,你这是刚给高喜酒店送完菜回来吧?”

“嗯,刚送完。”谭新说着叹了口气道:“高喜酒店那帮兔崽子是越来越难伺候了,今天说我这个菜老了,明天说我那个菜不新鲜了,你说我赚个钱容易吗?”

强哥笑笑没有说话,而是掉转头来看向颜林,伸手一指道:“你认识他?”

谭新闻言吐出一个烟圈,淡淡的道:“是啊,昨天傍晚刚认识的。”

“啊?”强哥闻言瞬间压低了声音,脸带警惕的瞅了一眼颜林道:“昨天才认识的啊?你就不怕他打你什么主意吗?”

谭新闻言表情一滞,随即摇头哂笑道:“强哥,你是不是想多了,我身上能有什么好让别人打主意的。他不过是昨天买菜时,见我家谭乐受凉感冒了,拿了点生姜和葱给谭乐治病。”

谭新说着将昨天颜林治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强哥。

强哥闻言全然不敢置信的盯着谭新道:“你说那游方郎中单凭生姜和葱就治好了你家谭乐的感冒病,而且当天晚上就好了?”

谭新认真的点点头道:“是啊,我说的全是真的。强哥,你可能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这游方郎中是在高喜酒店谌总的空间里,当时我还以为谌总是闹着玩拍的视频,今天送菜找他一问,才知道那视频是他趁着游方郎中给他瞅病时偷拍的,也就是说,视频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吗?”这回轮到强哥淡定不下来,张大着眼睛瞪着谭新。

“当然是真的。”谭新说着拿出手机,打开空间递到强哥眼前:“你要不信的话,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强哥接过手机翻了翻,登时被里面的视频和留言给惊到了:“唉,谭新,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啊,这家伙还有点本事嘛,你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嘿嘿,刚才我还挺谌总说,他姐的儿子好像身患哮喘还是什么去了,在医院里治了好久效果不大,昨天也是找的他开的中药呢!”

听得谭新如此一说,强哥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满脸惊讶道:“效果怎么样?”

谭新尴笑了一声道:“这个嘛,别人没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在医院里治了那么久都效果不大,怎么可能吃一两副中药就能见效啊,我保守估计怎么也要吃一个星期才能见那么点点效果。”

“也是,中药不是神药,哪那么容易见效啊。”强哥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道。

强哥说完后瞟了一眼十字路口井然有序的车流,随即出了值班小亭子,快步走向颜林,笑着问道:“刚才听谭新说你医术蛮厉害的,是真的吗?”

颜林淡淡的瞅了一眼强哥,不可置否的笑道:“呵呵,交警同志,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如果说是真的,很有可能被人误解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如果说不是真的嘛,嘿嘿,你知道的。”

强哥闻言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嗯,没想到你说话还挺有艺术感的。我想向你请教个问题,不知道你能帮个忙否。”

“说吧,尽我所能为你解惑。”

“我老婆前几年**里长了结块,在医院里诊断为乳腺纤维腺瘤,当时听医生开刀做手术,可是才过两年时间里面又长满了,不知你能否给开个方子?”

听得是乳腺纤维腺瘤,颜林想都没想,直接摇了摇头,尴笑道:“那个目前我不会,目前只擅长治疗哮病。”

“哦。”强哥闻言面露失望道:“那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颜林眉头微皱,这种病他在实习时听带教老师说起过,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做手术,而口服药起不到太多的作用,不禁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但你可以吃点乳核内消颗粒或者乳核散结片。饮食方面吧,应该可以多吃点海带、海藻、山慈菇什么的吧,这些东西都是散结消肿的,也许有点用。”

“哦,要注意些什么吗?”

颜林闻言凝神思索了片刻道:“少吃油腻食物,加强锻炼,减肥等等,务必保持心态平衡。”

“好的,谢谢你。”强哥微笑着道了声谢,转身回了值班小亭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路面状况。

目睹强哥脸露失望之色,颜林莫名的有种无力感,因拥有系统后的优越感瞬间消失无踪,胸口处莫名的有如一座大山压着般喘不过气来,看来必须得加快速度,将哮病经验值加满,尽快激活下一个病种。

待强哥走开后,谭新微笑着作出邀请道:“兄弟,你这是准备去哪?如果没地方去的话,要不去我那坐坐?”

颜林摇头笑道:“我看你那么忙,下次在去你那坐吧。”

告别了谭新和强哥后,颜林调转头来,沿着另一条街道往前走去,临了突然想起办假证的事情来,现如今吴迪已经将剩下的三千块钱补贴给了自己,甚至还多给了两千块钱,精神病的假证现在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不过办证时颜林可是把自己的基本信息给了那办证人,甚至连电话号码也告诉了对方,如果不给钱要回的话,怕就怕对方将自己信息公之于众,在电线杆上贴个“征婚启事”啥的,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一想到这些可能性,颜林瞬间坐不住了,连忙翻出办证人的号码来,打了个电话过去,得知对方早已将证给办好,只待自己过去拿了。

颜林不由得叹了口气,打开手机地图,沿着最近的路线往预定的南山公园走去。

约莫一个小时后,颜林只觉脚底下都要磨出血泡来时,南山公园终于远远的出现在视野里。

颜林不禁加快脚底步伐,来到预先约定好的地点时,却见办证人依旧戴着一顶鸭绒帽,早已静静的在那等候。

一见得颜林走了过来,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将精神病证明递给颜林。待颜林付了钱后,中年男子临转身时,目光不由得落在行医幡上,微微一蹙道:“你会治哮喘?”

颜林点了点头道:“嗯。”

中年男子闻言沉吟了许久,目光炯炯的瞅着颜林手中假证道:“我能问一下,你办这个精神病假证有什么用吗?”

颜林闻言笑了笑道:“怎么?你是不是也在怀疑我精神病?跟你说实话吧,我之所以办个这样的假证,是因为前任老板拖欠我工资,却又误以为我有精神病,所以想办个假证吓吓他,没曾想由于某些原因,对方已经把拖欠的工资全部给了我,所以,这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