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一章 巧言劝说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07 2021-09-05 00:02

颜林毫不留情的将话给顶了回去,掷地有声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还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好吧。”卓南无可奈何的应了下来,仔细凝想了片刻道:“古代好像管怀孕叫有喜吧。”

“对呀,你都说了,是有喜,天大的喜事啊!”颜林闻言脸上僵硬的表情瞬间疏散开来,笑逐颜开一笑,走过去拍了拍卓南的肩膀,道:“有喜,有喜,你们不应该喜笑颜开、喜溢眉梢、喜上眉梢、喜不自禁、喜笑盈腮、喜眉笑脸的吗?这么一件大好事,怎么就想起来堕胎呢?”

卓南突然有种被颜林算计的感觉,不禁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道:“还笑,我现在只差没哭了,你就别逗了,现在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该答应我的请求了吧?”

颜林并未搭理卓南,而是掉转头来,一脸严肃的盯着谢丽雅:“嫂子,刚才卓南兄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现在你来说说,古代管怀孕叫什么。”

谢丽雅满脸狐疑的打量着颜林:“颜林,你又想挖坑让我们自己跳下去吧?我才不上你的当。”

“好吧。”颜林闻言没有追问,自顾自道:“古代管怀孕又叫身怀六甲,你们说是吧?”

“嗯。”谢丽雅目露好奇之色,静待颜林下文。

“六甲六甲,就是六个甲子年,一个甲子是多少年,六十年!而六甲,那就是三百六十年,如果一年算一个点,刚好组成三百六十度的圆圈,意味着圆圆满满,也就是说,你们的爱情修成正果了。”颜林说着说着莫名的有些激动起来,竟是将自己也感动了。

被颜林如此一说,卓南顿觉自惭形秽,堕胎的想法开始动摇起来,心中不禁暗自感慨起来:“是啊,怀孕不就是大喜事一件么,六甲六甲,三百六十年?咦,不对啊,身怀六甲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吧?颜林,你是不是弄错了?”

颜林闻言面不改色,嘿嘿一笑道:“我就是故意弄错的。传说中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戌六个甲日,是上天创造万物的日子,也是妇女最易受孕的日子,故称女子怀孕为身怀六甲,对吧。”

“呀?颜林,几天不见,你嘴巴是越来越厉害啊,在哪长见识了啊?”卓南目露哑然,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颜林道,恍惚之间对眼前之人有种陌生的错感。

颜林闻言笑了笑,拿起《黄帝内经》扬了扬道:“你要没事的话,可以多看看这本书,这里面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值得借鉴。”

卓南连连摇头道:“《黄帝内经》是中医类书籍,我看他作甚?”

“《黄帝内经》是本中医著作没错,但涉及面很广,涉及天文学、地理学、哲学、人类学、社会学、军事、数学、生态学等诸多学科,而且黄帝乃部落首领,他们的一言一行、思想意识完全值得我们借鉴,对吧?”

卓南闻言眉头微皱,拿起《黄帝内经》翻了翻道:“我对《黄帝内经》也略有耳闻,也知道研读此书能有大收获,但里面全是文言文,看不懂啊。再说了,我也没时间看,每天要上班。”

说完后,卓南这才发现竟然被颜林牵着鼻子走,不知不觉中话题转移到《黄帝内经》上去了,脸有不喜道:“颜林,说了这么多,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吧?”

“唉,我对堕胎这一块真没有涉及,目前只会看感冒、咳嗽和哮病,除此之外还真不在行。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了修得正果,不惜牺牲十亿精兵,历经千难万险之后,才有此斩获,流掉了不觉得可惜吗?”

“噗。还十亿精兵呢!”卓南忍不住眉眼一笑道:“你怎么不说历经二十几年修炼后,终于修成元婴,只待来年破婴化神,成就第二个自我呢!”

“嗯,不错,仙侠小说没白看,我也觉得你老婆修成元婴不容易,怎么能狠心将她的元婴拿掉呢,是吧?”颜林闻言打了个哈哈,说着看向谢丽雅。

被颜林这么一通撩拨,谢丽雅瞬间羞得满脸绯红,嗤道:“都说外科医生是流氓,你们这两个内科医生也好不到哪去啊,比流氓还流氓!”

颜林闻言瞬间叫屈起来:“唉,嫂子,真是冤枉啊,我不过是在劝说你们不要堕胎而已,堕胎的利害关系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再说你们也到了生育年龄,既然怀上了就生下来呗,何必去打来打去的折腾呢?”

“唉。”卓南闻言叹息一声道:“你以为我想打掉啊,还是得了个穷病嘛,其他病都好治,就穷病最难治啊。”

颜林点了点头,深有同感道:“那倒也是,你们不像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好多事情等着去面对。但我觉得,车到山前必有路,既然走出了这一步,事到临头懊悔也迟了,倒不如一鼓作气生下来,再慢慢面对呗。”

“嗯,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做人难,做男人难上加难啊!”卓南说着回转头来,凝望着房间里的隔窗,双眸中迷茫之色尽显。

“是啊,‘男’字怎么写的,上面一个‘田’,下面一个‘力’,该到你出力的时候啦。”颜林勉力拍了拍卓南肩膀,一脸正色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卓南突的伸手一擦鼻子,强行平复下心情,强自镇定道:“你说你专治哮病,这哮病是不是就是哮喘?”

颜林闻言目光一凝,认真说道:“哮病包括哮喘,但不一定是哮喘。”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能治疗哮喘喽?”卓南目光灼灼的盯着颜林,似乎想从颜林眼神中发现些许蛛丝马迹来。

颜林闻言点了点头道:“嗯,没错,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治好了一个小孩,还有三个正在服用我开的中药,至于效果如何,需要静等一番时日。唉,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是不是有什么图谋啊?”

卓南闻言嘴角一咧,语带警告意味道:“我是怕你打出‘专治哮病’的旗帜来,却又治不好,要是这样的话,跟那些卖狗皮膏药的有什么区别呢?”

颜林闻言敛了笑容,正色道:“你觉得我像这样的人吗?没有把握的事情我绝对不可能去做的,毕竟从医不比其他行业,别人找你看病,那是将身家性命交到我们手上,身家性命岂能当儿戏呢?卓南兄,你说是吧?”

“你知道就好,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卓南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我手上刚好有两个哮喘病人,要不给你介绍一个过来,你给瞧瞧?”

“敢情好啊!”听得卓南给自己介绍病人,颜林不禁双目放光,喜不自禁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病人带过来?”

“你先别急啊,等明天上班,我找那病人问问再说吧。好了,我先走了。”卓南说着径自出了门,回到自家小窝里。

刚一进门,谢丽雅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卓南,你还真想给颜林介绍病人啊?”

“嗯,怎么啦?”

谢丽雅忧心忡忡的劝说道:“你要不再考虑考虑?真要是出点什么问题的话,你可得吃不了兜着走,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可曾想过没有?”

卓南闻言笑着安抚道:“我就是因为想过这些问题,才说出一大堆话试探一下颜林的。我从他话里行间里能感觉得到,他不像是那种丧尽天良的某些医生,没病说你有病,有病把你说成大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