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八章 阳奉阴违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08 2021-09-05 00:02

似乎依旧在记恨颜林不给面子,张妍阴阳怪气的插嘴道:“你这说了不等于白说么?”

颜林闻言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有些事情本来就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的,再者说,西医跟中医本来就是两门各自独立的学科,理论体系完全不同,你非得要在二者之间划等号,肯定有些勉为其难啦。”

“嗯,颜医生你说的好像有道理,现在不是提倡中西医结合么,那又该如何办呢?”罗姐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滴妈呀,看来这几个女人不把我问倒是决不罢休了。”颜林心中暗暗叫苦起来,自己接触中医总共就那么几天时间,还没来得及中西医结合治病,一点经验都没有,这让他从何谈起啊,唯一的办法也只能胡编乱造编几句话,糊弄过去再说。

颜林凝神思索了一会儿道:“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应该是各行其是,分头行动。就拿你这风寒感冒来说,纯西医的感冒药是复方氨酚烷胺片,里面有抗病毒药、扑尔敏、对乙酰氨基酚,如果中西医结合治疗的话,那就是在复方氨酚烷胺片的基础上,加上‘参苏饮’,两种药一起吃呗。”

不待几人继续发难,颜林说完后抢先道:“嗨,你们问了大半天,口水都讲干了,你们也不知道倒杯水给喝喝,是想渴死我还是咋地?”

罗姐闻言尬笑一声,连忙转身倒了杯水给颜林喝下。

只待颜林前脚出了康民诊所的门,吴迪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踪,转而阴沉着脸,脸带暴戾之色道:“踏马的,懂点中医不得了了啊。老子好心留你,也答应给你加工资,竟然一点也不领情。临了还抓着补偿工资不放,当老子欠你的不是,给你一千块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钱,钱,钱,你踏马就想着钱。哼,劳动合同都没签,即便你跑到劳动局去,你也奈何不了我。如果把老子惹毛了,弄死你丫的。”

不过一想着刚才承诺过的话,吴迪此刻却有些拿捏不定起来,对方真要是把姚大姐儿子的病治好了的话,那三千块钱给还是不给呢?

如果给的话,对方啥事没做,给他个三千块钱不得亏死去啊?!

不过此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刚才一时情急之下找了个由头,如今仔细一回想,姚大姐让不让他看病还是个未知之数,即便是让他看病,也不一定能够看好,毕竟哮喘不是咳嗽,哪那么容易能治好。

吴迪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但一想到诊疗室的那一幕时,却又不得不佩服颜林在中医方面的造诣来,真应了那句“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方年纪轻轻诊病、把脉行云流水,从容不迫,隐约间有中医大家风范。

再一想想自己,都四十出头的人了,依旧是个中医助理医生,连脉都不会把,一想到这里,吴迪不禁有些脸红起来,是得找个机会向他学习学习把脉,还有诊病方面也得跟着学学。

只是这些事情不能挑明了,只能暗中进行,万一要是让人知道了的话,那真的要糗死了,别人还不得笑死去。

既然已经许了承诺,那就打个电话帮他问一下吧,如果姚大姐不答应的话,嘿嘿,那就怪不得我喽,自己想办法去吧。

吴迪理所当然的如此想着,随即拿出爱疯N,给姚大姐打了一个电话,“嘟嘟嘟”了片刻后,电话那头想起了姚大姐熟悉的话语声:“喂,吴老板,这个时候打我电话,有什么好事啊?”

吴迪闻言脸上的阴霾顿去,笑开了花道:“没什么好事呢,就想问一下你家小孩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传来姚大姐低落的话语声:“唉,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反反复复的,消停不了一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吴迪闻言敛了笑容,脸色一正:“姚大姐,要我说,老是这么拖来拖去的,我看你还是去医院算了吧。医院里医生多,办法也多。”

“我也想去啊,但是一去医院的话,就要住院,住院就要请假,耽误学业啊。我家姜东学习本来就不怎么样,已经很难跟得上进度,再要是请得十天半个月的假,那书基本上就不用读了。再说了,医院里差不多也是用这些药,只是消炎药高级点。”

听得姚大姐不愿将孩子送去医院,吴迪表情复杂的笑了笑,似乎有些患得患失,道:“唉,姜东这小子平常挺聪明的一孩子,读书要是用点心就好了,这样大家都省心了。”

“可不,天天就知道玩游戏,要不是我跟你姜哥不停的在耳边念叨的话,怕是书都不用读了。”姚大姐念叨了半天后,似乎不想再谈及孩子的学业:“吴老板,你可认识厉害一点的中医没有,给我介绍介绍啊。”

“厉害一点的中医啊?”吴迪闻言脸上略显难堪:“我同学里有是有几个厉害的,但都不在临渔市啊,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姚大姐听得有戏,软磨硬泡道:“我就不相信你一点办法都没有,都老同学了,你还藏着掖着的干嘛。”

“眼下倒是有一个中医,我个人看他手段蛮厉害的,无论是诊病、把脉还是用药,看上去都还不错,而且他还看过我给你崽的处方,给出的意见也很中肯,也许他能帮你。”

“谁啊?听你话里意思,你挺佩服这个人的啊。”

“颜林。”

听得“颜林”二字,电话那头的姚大姐还以为耳背听错了,尖声问道:“谁?”

“颜林,就是那天跟你吵架的颜医生。”

“唉,老同学,你脑子没毛病吧,没事提那人干嘛?”姚大姐闻言瞬间激动起来,没好气的道:“他不是个学西医的吗?水平还差的一笔不说,态度还恶劣的很,怎么一会儿功夫就转行学起中医来了?还有,你该不会还留他在诊所里上班吧?要是让你姜哥知道了,他非得骂死你不可。”

听得姚大姐连珠带炮的数落,吴迪脑海中顿时出现颜林数落他的画面,老脸不禁一红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反正刚才我是见识了他的厉害,之前有人在我这打了一星期的吊针没好,结果他推荐了一瓶糖浆,那人吃下后就好一些了。”

“没这么神奇吧?一个感冒就算不打针输液,七天也差不多自己会好啊。你真把他请回诊所里了?”

“没,没有。”吴迪闻言苦笑道:“我确实有留他的想法,但别人不愿意啊,即便是加工资也不行。”

“你还打算给他加工资啊?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干这种蠢事呢,他不会给你下了迷魂药了吧?”

“唉。”见得姚大姐一听到颜林名字便激动,吴迪直接就认怂,他可不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颜林去得罪老同学,赔笑道:“姚大姐,我哪是被他下了迷魂药呢,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看他没地儿可去,一时兴起挽留了一下。现在回头想想,当时还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就可怜他去了。”

见姚大姐似乎并无多大反应,吴迪这才放下心来:“你和姜哥得空不,今晚我做东,去最近新开的高喜酒店喝几杯如何?前两天我朋友请客,去过一次,那里的装修和菜式都还不错。”

“嗯……,我是一大把的时间,不过你姜哥嘛,就得看情况了,等会我打个电话给他,看他在忙什么,得空就给你打电话,如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