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五十九章 蔬菜药用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35 2021-09-05 00:02

“姜茶水不要一次性喝下,得分数次给她喝。”颜林不慌不忙的出言提醒道。

“一次性喝完跟数次喝完有什么讲究吗?”

“肯定有讲究啦。你家小孩呕吐是因为胃肠道受凉,如果一次性喝大量姜茶水的话,很有可能刺激再次呕吐发作,不利于疾病的恢复,而如果少量多次喝下的话,能将刺激降到最低,一般情况下可以耐受,只要慢慢加大剂量到治疗量,就能控制住病情。”

谭新闻言微一思量,觉得颜林讲的好像有点道理,点了点头道:“好的,谢谢。”

谭新说着将剁碎的葱白敷在小女孩肚脐眼上,然后吹了吹滚烫的姜茶水,小心的给后者喂了一口。

喝完后,小女孩双手握着胸口处,干呕了几次,却是没有呕吐出胃内容物来。

见得小女孩干呕,谭新不禁回转头来,满脸疑惑的看向颜林道:“那个,帅哥,这个要隔多久喂一次?”

“隔个三五分钟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她干呕情况,最好是待干呕停止了再喂比较好。”

“好。”谭新闻言将手中杯子放在摊位上,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颜林则再度将目光投向摊位上的蔬菜上,当目光触及到淮山时,心念一动,这不就是中药山药么,健脾益气药,以河南产出最为地道,药性最好。

颜林顺手拿了两条淮山,又拿了几根大蒜,朝谭新道:“帮我称一下山药和大蒜喽。”

话刚一出口,便听得系统女声再度传来:“恭喜宿主激活中药:山药和大蒜。”

“啊,哦,我都差点把大蒜给忘了,这大蒜可也是一味中药,能预防和治疗蛲虫、钩虫,还能预防流感等病症,经常吃的话可谓是好处多多。”

“称什么称喽,就当送你啦。”谭新闻言倒也干脆,直接摇了摇手道。

“大哥,你也是开门做生意的,怎么能不收钱呢!?”

“没事,刚才你不给我家妹子看了病么,这点蔬菜就权当诊费吧。”

听得对方将蔬菜当诊费,颜林也就没再坚持,自己胸前可是挂着个随缘箱,用蔬菜当诊费也说得过去,当下道了声谢,提了菜准备去其他摊位转转,怎奈天色已晚,摊位基本上收拾的差不多了,一个卖肉禽的都没有,心中不禁感慨:“看来今晚又只能辣椒炒蛋了。”

碎念了一句后,颜林拿起买好的菜径直朝地下室走去。

只待颜林前脚刚走,这边蔬菜西施就抱怨起来道:“姓谭的,你就会做好人呐,把那么多菜全给送人,要是他再拿多点,你也不收钱呐。”

此刻谭新正收拾着摊位呢,一听得老婆问及,想都没想道:“这点菜送了就送了吧,别人给小妮子看病不也没收钱么。”

“他那叫看病啊?只是简单的看了几眼,治疗用的姜和葱还是我自家的。再说了,能不能治好还两说呢,你倒好,病没治好之前就送一大堆蔬菜给人家,万一要是没治好的话,这菜不白给了啊?”

被媳妇一通数落之后,谭新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不由得扭转头来,看向自己小女孩:“谭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想呕吗?”

被称为“谭乐”的小女孩闻言摇了摇头道:“现在不想呕了,就是感觉好冷的。”

“不想呕了?”谭新闻言眉头一皱,心中暗忖了一句:没这么神奇吧?

听得自家女儿不呕了,谭新也就放下心来,正待继续收拾东西,临了回想起颜林的话来:“那你自己去把姜茶水给喝了,少喝点啊。”

蔬菜西施一边瞅着谭乐喝水,一边将信将疑的道:“谭新,你还真的相信那人啊?”

“谈不上相信不相信,先喝着再说呗,实在不行的话,再去医院吧。”

待谭乐喝完后,过了几分钟后,谭新按照颜林的吩咐又给前者喝了几次。

待收摊回到家后,目睹着谭乐活蹦乱跳的吵开了去后,谭新这才完全放下心来,笑眯眯的对着蔬菜西施道:“老婆,我看那几把蔬菜送的值啊,才一会儿功夫谭乐就活蹦乱跳的,看样子是好的差不多了,不用去医院了。”

事已至此,蔬菜西施再没什么好抱怨的,明智的选择闭嘴,用十来块钱的蔬菜换得自家女儿健康,这笔买卖怎么看怎么合算。

……

就在颜林拿着行医幡在市场买菜的同一时间里,东怡社区服务站。

郭医生坐在医生办公室里,拿着手机怡然自得的看着新闻,听得手机整点报时时,这才想起快到下班时间了,起身来到配药室,朝一旁的赵玲招呼道:“赵玲,病人都输完液走了吧?”

赵玲抬头瞅了一眼郭医生:“没呢,还有一个没来。”

“谁?”

“姜东,就是昨天打坏雾化器的,吵翻天的那家伙。”赵玲满是厌恶表情的说道。

“啊?都快要下班了,他们怎么还不来呢?”郭医生闻言火急火燎的道:“赵玲,你去把手机号码找来,我给他们打个电话,问下还来不来了。”

“好吧。”赵玲极不情愿的拿起专门登记电话的本子递给郭医生。

郭医生火急火燎的接过电话本,找到姜东所留电话打了过去:“喂,是姜东家属吧?我是东怡社区服务站的郭医生咧。”

接电话的是姜东父亲姜恒昌,此刻正陪着姜东在康民诊所输液,乍一听得郭医生电话,脸色一凝道:“嗯,我是姜东他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想请问一下,姜东的病情怎么样啦?今天还过来输液吗?”

“病情嘛,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变化。”姜恒昌说着瞅了瞅不远处的吴迪:“输液就算了吧,我找了个中医给了几副中药,看看效果怎么样吧?”

“在哪家医院开的中药啊?挂的哪个教授的号?”

姜恒昌闻言尴笑了一声,实话实说道:“没去医院,找一个游方郎中开的。”

“游方郎中?”一听得这四个字时,郭医生忍不住尖叫了一声道:“姜老板,你找的那游方郎中是不是手拿白色行医幡,上面写着专治哮病的年轻小伙子?”

“是啊,怎么啦?”突尤的听得郭医生问起,姜恒昌莫名的全身一紧张,倒吸了口冷气,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这小子该不会在别处闯了大祸吧?!

“没什么,就是昨天在医疗器械城碰到一个游方郎中,也是专治哮病的,当时以为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也就没有多想。哦,对了,你们是怎么找上他的?”郭医生说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念头来,想要找颜林问问清楚,看他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肝肾阴虚的。

姜恒昌凝神思虑了片刻,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终究还是将认识颜林的经过告知了郭医生。

“哦?”听完姜恒昌的叙述后,郭医生思虑再三后道:“请问你们有那颜医生的电话号码吗?我找他咨询点事。”

“电话号码?”姜恒昌闻言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倒没向他要,但你一定要号码的话,我倒可以帮你问问。不过你找他干什么啊?”

“我啊。”郭医生闻言脸色一窘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手上有个难治的哮喘病人,想找他过来给看一下。”

“是这样啊。我帮你问问,不过他来不来,我就不敢保证啊!”姜恒昌说着朝吴迪喊道:“吴老板,有人在问颜医生的电话号码,说是咨询有关哮喘方面的问题。”

吴迪闻言心里有种酸溜溜的感觉道:“你说有人找他咨询哮喘方面的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