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六章 寻求解决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50 2021-09-05 00:02

吴迪闻言一惊,额头上冒出丝丝冷汗来:“姜哥,怎么就有麻烦了?在临渔市还有您姜哥解决不了的麻烦吗?”

姜恒昌摇头叹息了一声,伸手一指邹玉云的背影,饶有深意的问道:“你知道这美女是谁家的媳妇吗?”

“谁家的?”吴迪顺着姜恒昌所指方向看去,当见得是邹玉云,心中莫名的惊了一下:“姜哥,她该不会有什么来头吧?”

“还真让你猜中了,她可是我们临渔市卫生局局长的亲儿媳妇,是亲儿媳妇,听明白我说的话了吧?”

一听得邹玉云乃卫生局局长儿媳妇时,吴迪恨不能当场给自己抽上几耳光,恨自己当时脑子怎么就没转过弯来,竟把局长儿媳跟孙子拒之门外!这回倒好,让颜林这家伙捡了个大便宜,把局长孙子的病给蒙好了。

如此一来的话,一旦姓颜的利用这层关系向自己施压,那三千块钱铁定是跑不掉的,甚至可能还要更多。而如果对方记仇想要报复自己的话,怕是诊所都要开不下去了,毕竟他在诊所里上了小半年的班,对诊所里的一切知根知底,想要找点麻烦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想到此,吴迪双目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惧色来,看来得想个办法将此祸端掐灭在苗头里,否则的话还真难办了。

就在吴迪心怀忐忑之时,姜恒昌冷冷道:“吴老板,这些天你最好把诊所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处理好,有些事情虽然不太可能发生,但也不得不防啊,一旦他们杀过来的话,能少抓点漏洞就少抓点,到时候我也好去找赵科长从中周旋周旋,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我劝你还是亲自找一下颜医生,尽量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吴迪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连连点头称是,临了一脸憨笑道:“姜哥,刚才我听那局长儿媳妇说,她儿子的喘息性支气管炎真是颜林给治好的……”

不待吴迪继续说下去,酒店服务员推着餐车走了过来,将几大盆菜、两瓶白酒摆到吴迪桌上,然后说了句“请慢用”之后,便自行离去了。

吴迪赶忙打开酒瓶,给姜恒昌倒了一杯酒,却是没有继续接话茬,而是暗中观察着姜恒昌脸上表情变化。

姜恒昌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又利索的夹了一片肉吃下,边吃边道:“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已经问过局长儿媳妇了,她已经如实回答我了。”

吴迪小心翼翼的问道:“姜哥,那你怎么打算?”

姜恒昌放下筷子,一脸无辜道:“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打算。最好的结局是你加工资把人家请过来,那时也好找他给我崽开几副中药吃一下。如果他不愿意来的话,那也没办法,总不能让我们求着他给我崽看病吧?再过几天还要是不好的话,也只能带姜东到省城去看一下了,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吴迪闻言一脸的不自在,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要不这事我来想想办法吧?”

姜恒昌闻言双目一亮,似是燃起些许希望,道:“你如果能想办法,那就更好了,也省的我往省城里跑了。”

……

目送着吴迪离去后,颜林心中暗自冷笑一声,NMD,也太卑鄙了吧,这会儿又想来看我笑话,不过却让你失望了,没得笑话可看。

将桌上菜肴吃的快差不多时,张妍几人瞎聊了一会儿后,起身准备回去,朝颜林问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回去。

颜林本想着跟她们一起回去,不过一想到谌若金他们给了定金,而且给的数额好像还不小,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拍拍屁股就此离去吧。

一念至此,颜林将心中想法告知几人。

听得颜林想亲自去找谌若金姐弟俩,原本想打道回府的张妍几人立时熄了回家的念头,一个个嚷着要去现场看看,看颜林是如何诊病的。

颜林是去给人看病,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是,当下爽朗一声答应下来,也就由着她们一路跟随了。

……

告别了谌若兰姐弟俩后,李总心情愉悦的出了高喜酒店大门,嘴里哼着不知名小调,从包里掏出汽车遥控,打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慵懒的靠在驾驶座椅上:“哎呀,总算是把谌若兰给搞定了,今年这愚人节收获还不少。”

李总说完后,咧嘴一笑,随即脑海中浮现出颜林抢救的画面来:“不过能有此收获,这个不知从哪蹦出来的游方郎中功不可没,要是没有他的话,谌若兰这扣鬼肯定不得让我来装晕,没有装晕这一出闹剧的话,怕是不得从我这进那么酒了。”

李总何曾不知道,谌若兰之所以一口答应下来,无非是想回报一下自己,否则的话还真有些对不住人了。毕竟在酒店大厅装病,然后又被人识破,丢脸都要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丢脸就丢脸吧,付出总算是有了回报,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要感谢一下这游方郎中,意思意思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李总随手一伸,眉头一皱,抓着方向盘思绪万千起来:“这小子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我是装病的呢?看样子还无比的肯定,否则也不敢当众说要拿尿滋我。而旁边那个胖子医生折腾了老半天,除了差点把我弄笑之外,好像没弄出个什么名堂来啊。这二者之间的差距有点大啊。”

如果能听到李总心声,吴迪估计会气得当场吐血,你TM不感谢我就算了,竟还拿我跟颜林这家伙比差距。

感慨过后,李总拿出手机,将谌若金白天上传的视频转发过来,并在下面备注了一行字:今天装晕被他给识破,大写的服。

……

信步来到酒店门口,找门口男服侍要了谌若金的手机号码,问清对方楼层、门牌号后,坐上电梯,没一会儿便出现在谌若金门口。

刚一敲开对方的门,却见一家子早已严阵以待,只待颜林过来了。

颜林跟几人寒暄了几句后,便直奔主题而去。

谌若兰二话没说,到睡房里将孩子抱了出来,让颜林过目。

肖健昀的哮病乃系统超能力给治好的,而在张妍药房里看的只不过是一些感冒、咳嗽之类的小病,而真正意义的中医治哮病,颜林还是第一次。

颜林不敢有丝毫大意,小心的收拢心神,屏气凝神的看向对方怀中小孩,这小孩看上去八九个月大,身形比较瘦,看不到丝毫婴儿肥的迹象,脸上皮肤偏干,偶有少许白屑凸起,眉心及两颧骨处肤色呈暗红色,星星点点的疱疹散布在嘴唇周围,鼻孔下黄鼻屎清晰可见,精神状态不是蛮好,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喉咙里的“鸡叫声”清晰可见,隔老远都能听得见,随着一呼一吸咕噜咕噜的响个没停。

初步观察了几眼后,颜林忍不住一皱眉,问道:“谌老板,你这孩子状态似乎不是蛮好啊,病了有一段时间了吧?”

此刻,谌若兰尚在不断的摇晃着怀中孩子,一听得颜林突尤的问起,楞了片刻,道:“嗯,差不多有十多天了,跟这位美女在医院碰头还是在一个星期前,在碰头之前我崽就已经病了好几天了,又是发烧又是呼吸困难。”

谌若兰说着调转头来,向邹玉云投去询问的目光。

邹玉云点了点头道:“嗯,差不多吧,就是我去康民诊所做雾化的那一天在医院见到的她。”

“那有蛮长时间了啊!”颜林若有所思的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