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五章 无巧不成书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571 2021-09-05 00:02

颜林闻言权衡再三后,终究还是选择赴会卓南,毕竟眼下之人不熟,从事的事情又是犯法的,如果贸然跟上去可能有生命危险,当即歉意一笑道:“那个,朋友,真不好意思啊,耽误你那么长时间。”

中年男子闻言连连摆手道:“就这点小事何足挂齿,有事就快去吧。”

“嗯,多谢理解,那就祝你父亲早日康复。”

颜林说完拿出手机一瞅,已然十一点多,丢下一句祝福语之后,便匆匆离去。

目送着颜林离去后,中年男子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身爬上不远处的一辆白色小轿车,一踩油门后,绝尘而去。

“唉,真是磨人啊,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被卓南给喊回去,真是的。”颜林一边沿着原路往回走,一边抱怨连连的道。

当走到离康民诊所不远的十字路口时,刚巧碰到值班交警强哥轮换班。

一见到颜林风尘仆仆的走了过来,强哥眉头不由得紧锁,随即笑着朝颜林招呼道:“游方郎中,这一趟看了几个病人啊?”

颜林迅速打量了一番对方表情,笑道:“刚才去办了点私事,并非给人看病,不过家里还真有个病人等我过去看。”

“是嘛?家里有人找你看病啊?”强哥犹自有些不信,一边整理生活用品,一边好奇问道。

“是的,没事我先回去了。”颜林可没空跟对方废话,更重要的是,听对方话里语带怀疑,懒得再去解释,急匆匆的往回赶去。

又过了约莫十分钟后,颜林好不容易回到住处,却见得门口停着一辆似曾相识的白色小轿车来,站在车旁仔细回想了片刻,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正疑惑间,裤兜里手机再度响起,接过电话一听,却是卓南打过来的:“颜林,你到哪儿了,别人等了老鼻子久,快要没耐心了,你磨磨蹭蹭的干嘛呢?”

颜林闻言顾不上再回想白色小轿车,答了句“在地下室门口。”后,径直朝住所赶去,刚一到地下室门口,却见卓南满脸着急的来回踱着步,看样子等了好长一段时间。

一见得颜林,卓南快步迎了上来,语带责备道:“老早就给你打了电话,你怎么才回来啊,又去哪里晃荡了?”

颜林没有直面回答,直奔主题道:“你给介绍的病人呢?”

“病人在我房间呢,都要等得发火了。”卓南火急火燎的道。

“你那病人吃饭了吗?”

“还没呢,正准备去吃。怎么了?”

“刚吃完饭对脉象是有影响的。”

“还有这个说法啊?”

颜林“嗯”了一声,跟着卓南快步来到住所,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而对方也在此时看到了颜林。

四目相顾之下,两人异口同声的眼露讶色道:“是你啊!”

“闹了半天,敢情你们认识啊?”卓南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认识啊,我们之前因为一点小事打过交道。”中年男子打了个哈哈,却是没有将颜林办假证的事情给说出来,心里却暗自腹诽,早知道介绍的中医是你的话,当时就应该一并把你捎过来,也省的我们在这坐半天的冷板凳了。

颜林也没想到卓南介绍的病人就是中年男子的父亲,不过临回头一想,也就从中发现出些许端倪来,首先是听得中年男子说主管医生给他介绍中医,然后又听得卓南打电话给自己,说他手下有个病人找他治病,如果当时能将二者结合起来的话,那事情肯定就不会弄的这么复杂了。

见得一个大方承认,而另一个则没有发言,等于是默认,看来这两人肯定不是装的,卓南忍不住抱怨了一句道:“我去,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犯不着我大费口舌的说服钱大叔过来了。钱大叔,您说是吧?”

卓南说着看向不远处的一老年男子。

瞬间卓南目光望去,一两鬓斑白的老年男子身穿厚厚的羽绒服,畏畏缩缩的坐在床边椅子上,在其前方摆放着一开着的电烤炉,正自顾自的烤着火。

再一看钱大叔脸色有些发青,咳嗽不甚厉害,不过呼吸有些急促,喉咙里有很明显的哮鸣音传了过来,鼻角尖处挂着些许清鼻涕,看样子应该是冷哮证。

在中医五行里,青色属木,对应的五脏为肝,在临床上青色主寒症、气滞、血瘀、疼痛、惊风等症。

结合钱大叔怕冷的临床症状,那眼下青色应该是主寒症。

听得卓南问向自己,被称为“钱大叔”的老年男子脸带无辜道:“我崽从没提过他认识颜医生的事情,前不久他还打电话给我,说是给我找了个专治哮喘的医生呢,不过我看卓医生认真负责,所以还是先到这里来了。”

“爸,之前我给你找的专治哮喘的医生就是他啊!”中年男子笑着看向钱大叔道。

“你给我的中医就是他?”钱大叔闻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颜林,随即话风一转道:“不过,这小伙子怎么看都没有卓医生大吧?”

“嗯,我是比颜医生年龄虚长几岁,只可惜对方读的书比我多,医术比我要好啊。”卓南站在一旁极不自然的解释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还真不想拿自己与颜林做比较,虽然没见过颜林中医医术如何,但昨天对方可是实打实的露了一手,说自家老婆怀孕了,结果还真的怀孕了,光这一点,就不得不服啊。

“是吗?”钱大叔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颜林道:“小伙子,你能让我家钱梓龙也信服,想必是有几分本事喽。哦,对了,来之前听卓医生说你还会把脉,要不你过来给我把把脉看看,看你把的准不准。”

颜林闻言暗地里苦笑一声,从这钱大叔话里话外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压根儿就不相信自己,只不过这回有卓南和他儿子钱梓龙做铺垫,这才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

一念至此,颜林当下爽朗一笑道:“钱大叔,想看我的把脉技术啊也行,不过在把脉之前,我先说说的你的病情吧。”

“先说我的病情?他们两个在看病之前把我的情况都告诉你了?”钱大叔闻言一怔,不禁将目光瞟向一旁的卓南和钱梓龙。

卓南连连摇头道:“钱大叔,在你答应过来之前,我还真没跟颜林提起过你的病情,甚至您的姓名、性别都未曾告诉过他。毕竟这事关您的隐私权,我们要对每个病人的病情保密,决不能到处乱说的,这也是我们医生最基本的原则。”

“那就是你说的啊,钱梓龙?”听得卓南一口否认后,钱大叔不禁将头转向钱梓龙道。

“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