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一章 因祸得福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33 2021-09-05 00:02

“颜林颜医生,刚才你什么态度啊,姚大姐只是说了你两句,你就蹬鼻子上脸,跟她对着干,要不是我跟她熟的话,今天这事就没法收拾了!”

康民诊所内,一脑满肥肠的中年男性挺着个大腹便便的肚腩,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一年轻医生训斥道。

被称为“颜林”的年轻医生身着白色圆领衫,浅黑色长裤,一头清爽的短发,普通的五官配以一张大众圆脸,此刻他正埋着头,被骂的满脸赤红。

见中年男性没完没休的骂着,颜林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回嘴道:“请问吴迪吴大老板,我什么时候蹬鼻子上脸了,不就是正常辩解了几句吗?”

“你这叫正常辩解吗?离撸起袖子干架已然不远了。哼,你也不看看,别人什么背景,是你这头犟驴能招惹的起的吗?”吴迪怒指着颜林道。

“她什么背景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颜林闻言两眼一白,无语道。

“跟我有关系!”吴迪加重了语气,斩钉截铁道:“姚大姐跟我是多年的同学,她老公在临渔市开着家大公司,还有她有不少朋友是临渔市人民医院的大医生!”

几个月相处下来,颜林看不过吴迪那种金钱至上的商人嘴脸,早已心生离意,他原本打算待房租快要到期再提这事,没曾想发生今天的不愉快,既然打定主意,那也不必再顾忌,当下不屑道:“那又如何?”

颜林顿了顿,义正言辞道:“吴老板,你也是学医的,哮喘毕竟不同于感冒,即便是轻微的,也要个两三天的治疗时间吧。那小孩总共就输液三天,即便是加上你给他开的三副中药,也不一定好的那么快啊。话说回来,那小孩子哮喘没好,你怎么不说是你的中药有问题呢?”

吴迪闻言一脸不屑道:“什么叫我的中药有问题?你学过中医吗,你看得懂中医处方吗?待你懂点皮毛再来说我的不是吧!”

颜林闻言不怒反笑道:“吴老板,你这话说的,欺负我不懂中医不是?但我可以扪心自问,我用的药并没有错。”

“不管有没有错,你没治好病,就不能让别人发几句牢骚吗?”

“她那叫发牢骚?一开始来就说我给她用假药,然后又查我的医师资格证,临了又说我们乱用激素,你自己也是医生,难道糖皮质激素不是哮喘的常规用药吗?”

吴迪一时被颜林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才道:“姚大姐来时要求用甲泼尼龙,你却用地塞米松,别人发几句牢骚怎么了?”

反正是要走的人了,颜林也无所顾忌:“嗨,这事你可没跟我交待啊,是你沟通不到位,怪我喽?”

吴迪正待回嘴,却听得输液厅传来一老者的话语声:“我说你们俩就别吵啦。今天这事我老头子全看在眼里,治疗可能是有些不太理想,但你朋友的做法确实有些出格。人与人之间多些理解,理解万岁。”

另一六十开外的老妇人也跟着开口劝道:“吴医生啊,马大爷说的不无道理,我老婆子在颜医生手下看过几次病,医术嘛是有待提升,但态度没得说,嘘寒问暖的。何必为了这点小事闹得不可开交呢。”

吴迪闻言怔了片刻,刚想说什么,却听得衣兜里电话响起,他白了颜林一眼,掏出爱疯N,一看来电显示瞬间满脸堆笑:“姚大姐……。”

不待吴迪开腔,电话那头噼里啪啦的说开了:“吴迪,我老公听说儿子病没治好,手还肿成个包子后大发雷霆,说你还留着那个庸医干嘛,你要是还想做朋友的话就让他滚。”

电话那头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只剩下“嘟……,嘟……”的声音传出来。

吴迪闻言有些懵,似乎没有做好让颜林走的准备,面无表情的瞅着后者道:“颜医生,你也听见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带你去姚大姐家,给她赔礼道个歉;二,自己卷铺盖走人。”

颜林虽然早已做好离职的准备,不过听到这话出自吴迪之口,心中难免憋屈,倔强一笑道:“我没有错,凭什么道歉?”

“你既然不愿道歉,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不待吴迪说完,颜林浑身一松,长舒了一口气,笑道:“走就走,本大爷还不想在你这待了。”

话刚一出口,颜林只听得脑海中“嗡”一声响,似是失去知觉,紧接着传来一甜美女声来:“这是游方中医系统,是否需要绑定?”

朦朦胧胧间,颜林看见自己身在一若有若无的房间里,书架上摆放着成堆的医学书籍,一个乌黑发亮的压脉枕,而书架旁边摆放着一纯白色的中药柜,每一个药柜上似乎贴有中药名字。

不知过了多久,甜美女声再度响起:“是否需要绑定?”

望着眼前这和陌生的环境,颜林丈二摸不着头脑道:“卧槽,吵个架也能产生幻觉吗?还要绑定……。”

“定”字刚一出口,甜美女声紧接着响起:“游方中医系统绑定中……”

“我勒个去,我话还没说完呢,就开始绑定啦?”颜林闻言彻底懵逼了,还没弄明白是个什么情况,就这么稀里糊涂给绑定上了。

不行,绝对不行,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岂不成糊涂鬼了。

“能不绑定吗?”

“能。”

“那给我解绑吧。”

“系统正在跟宿主灵魂绑定中,一旦松绑的话,宿主灵魂将支离破碎,确定解绑?”

听得“灵魂将支离破碎”几个字后,颜林被吓了一大跳:“如果灵魂支离破碎后,后果是身死道消,还是疯癫痴傻?”

“身死道消倒不会,有可能是疯癫痴傻,也有可能是行尸走肉。”

“卧槽,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可我还不想死啊,家里就我一根独苗,肩上扛着续香火的重任呢!”

片刻后,甜美女声响起:“系统绑定成功,恭喜宿主获得超能力一次,请宿主在半个小时之内用超能力为人诊病,确定第一个病种。任务失败后,则解绑。”

颜林闻言惊出一声冷汗,尖叫道:“什么超能力?还要半个小时给人看病?我可刚被人解雇哎,去哪给人瞧病去?”

“……”

“喂,醒醒,喂……。”

迷迷糊糊中,颜林隐约听到有人在按压他的胸部,又似乎有人在掐他的人中,临了一股子烟酒味扑面而来。

“卧槽,什么情况?”颜林猛的一睁眼,却见吴迪张嘴凑了过来,露出一排排蜡黄的牙齿,惊问道:“吴迪,你要干嘛?”

见得颜林清醒过来,吴迪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不由得长舒了口气,眼珠子一瞪:“你说干嘛呢,我说颜林,不带你这样的啊!刚才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却死犟着不去。你就这样往地上一趟,我说你想干嘛?临走前还打算讹我一笔不是?”

颜林忍着疼痛爬了起来,摸了摸被压疼的胸口,环顾了一圈诊所后,脸露茫然状:“我刚才晕倒了吗?”

吴迪白了一眼颜林,没好气道:“晕倒了,要不是我刚才救你,你怕是……”

颜林挠了挠头,回想起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随即作恍然状:“那我得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喽。”

吴迪闻言摆了摆手道:“‘谢’字就免了,只要你不讹我,就千恩万谢了。”吴迪说着拿出一本账册,粗略算了一下,然后拿出两千块钱递给颜林。

颜林接过钱数了数,皱眉道:“吴老板,半个月时间就这么点啊?还有,是你主动辞退我的,不得补一个月的基本工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