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六章 震惊四座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92 2021-09-05 00:02

颜林何曾不想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但作为一个好面子的男人,总不能坚持到一半就放弃吧,如此一来就全功尽弃了,在众人面前丢面子不说,对方的承诺那也得打水漂,兑现不了。

对于现在的颜林来说,在系统的帮助下医术是有了,但酒香也怕巷子深,招揽病源才是首要任务。而张妍坐拥着一间人流量庞大的药房,其中不乏为数可观的哮病病人。如果能将她拿下,那就不愁没人找他看病了。

颜林煞有其事的打量了一眼张妍,口中却念念有词道:“地龙,咸、寒;归肝、脾、膀胱经。乃清热定惊、通络、平喘、利尿的一味药。它不是植物,而是来源于动物蚯蚓的干燥体。石膏,甘、辛、大寒;归肺、胃经。乃清热泻火、除烦止渴的一味药。它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盐类矿物质。”

……

两人就这般一来一回交锋了不下十次之后,而颜林每次几乎想都不用想,始终对答如流,这让一旁当了十来年中药师的罗姐羞愧难当,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说不好就得疯掉去。

忍无可忍之下,罗姐对着两人嘟囔道:“唉,我说你们两位,就不要在这里唱二人转了,想要分个高下的话,我建议你们你们下班之后找个没人的地儿,搞个通宵都没问题。”

“哈哈哈……。”

众人听得罗姐一席话,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来。

似乎意识到说错话了,罗姐难为情的笑道:“你们这些小妮子都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让她们俩问个够,省的我们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老是打扰到她们。”

“罗姐,你就不用解释啦,我们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众工作人员边笑边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被罗姐这么一搅和,张妍羞的满脸绯红,偷偷摸摸的斜瞟了一眼颜林后,将处方纸丢给罗姐,羞愤的瞪着罗姐,那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颜林早已被系统锻炼成厚脸皮,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众人嬉笑怒骂,只要能让张妍就范,答应给他介绍病人,尴尬一点就尴尬点吧,有失才有得嘛。

只是目前气氛太过尴尬,颜林也不好追着张妍应承下来,好在来日方长,找个机会也未尝不可。

正在这时,从门外走进几个买药的婆婆子来。

一众药房工作人员立时停止笑骂,换上一副职业性的笑容,招呼病人去了。

颜林一时无所事事,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趁人不注意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一本教材看了起来。

待忙完手头工作后,张妍悄悄的把罗姐拉到一旁,悄声问道:“罗姐,我问你个问题,刚才颜林所回答的,真的全部正确吗?”

罗姐临回头瞟了一眼颜林,一本正经的严肃道:“我滴个张美女,你看我像是个骗人的人吗?即便是骗人,我也不可能帮着他来骗你啊,对不对?”

张妍难为情的解释道:“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这家伙回答的时候想都未曾想过,直接张口就来,就像是脑子里装了个芯片一样,全装在他脑海里了。”

罗姐闻言沉吟了片刻,脸带羡慕的道:“许是颜林记忆力超群,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呗。唉,我要是有这个天赋的话,那就好了。”

“嗯。”张妍撇撇嘴,双眼盯着不远处的阿胶盒看个不停,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张美女,你就别跟颜医生对着干了。我倒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看能否把他留下来。”

“你说我把他留下来?”张妍似乎尚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姐道:“留他干嘛?”

“当然是帮你赚钱啦。”罗姐说了瞅了一眼颜林:“刚才你又不是没看到他坐诊,讶然一副老中医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他还懂西医,可谓是中西医通吃,相当于请了两个医生,这一锤子买卖划算。”

“嗯,我试试看吧。”张妍稍加思索后道:“不过这事得跟我爸通下气,看他什么意见。这种事我可做不了主。”

“我看你还是先问一下颜医生的意见吧,毕竟中医能达到他那水平,一般都是有调子的,很难驯服的了。”罗姐出言提醒道。

“嗯……。”张妍一手握拳,置于嘴唇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片刻后临转身朝外面走去。

一走到门口,刚好碰见邹玉云来厕所洗手,张妍不经意间瞅了一眼对方,脸露俨然道:“玉云姐,你的感冒好一些了?”

邹玉云停下脚步,仔细感受了一番,然后又摸了摸鼻子,惊喜的笑道:“咦,好像还真好一些了唉!头也没那么晕了,这颜医生是真神,开了两种药感冒就好多了。”

听得邹玉云感冒好了,张妍是既高兴又自惭形秽,如果继续按照自己所开的药吃,病情非但不能好,反而有可能加重,甚至转变为别的疾病,比如肺炎什么的。

而经颜林一改药,半天时间不到病情就来了个大逆转。

这不由得让张妍自惭形秽,真真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看到颜林手里捧着的书本时,张妍心里隐约明白了些什么,敢情对方能有这番成就,是勤耕不辍的结果。只是说起来容易,但要静下心来看书,又有几人能受得了这份寂寞呢!?

……

干坐了一下午后,颜林并未有什么收获,进来的大部分是些慢性病患者买药的,也有一些买保健品的,而哮病患者似乎专跟颜林作对一般,踪影全无。

不过接下来颜林帮着看了几个感冒病人,也算是小有收获吧,毕竟四诊经验值又增加了几点。

转眼功夫日落西山后,夕阳如同浸泡在无垠天空中的满盆猪血,转瞬间释放出无限残血,把天地染成一片暗红色,临渔市自然而然的披上了一层血染的外衣。

待送走最后一个病患后,邹玉云脸上挂笑,款款走到药房门口,朝张妍几人道:“走了,吃饭去,今天我请客。”

“好啊,好啊,那就多谢玉云姐了。”张妍心直口快,拍手答应道:“不过玉云姐你打算请我们去哪吃饭啊?”

“这个嘛?”邹玉云闻言迟疑了片刻,将目光投向颜林道:“今天的主角是颜医生,这个问题还是他来决定吧。”

“我?”颜林脸露尴尬,指着自己的鼻子道:“算了吧,平素我很少去外面吃饭,对周边的饭店根本就不了解,这事还是你们来决定吧。”

颜林很少去外面吃饭倒是真的,不是他不想去,只因囊中实在羞涩,挥霍不起啊。随便去一家店,点上几样菜,小几百就没了,如此这般还不如自己买菜自己做,一来省钱二来还干净放心。

“好吧。”见得颜林执意推脱,邹玉云并未过多的坚持,自己说了几处地方,未曾想全被张妍给否定了,说那几个地方的菜早就吃厌了。

邹玉云拿张妍没法,思虑良久也找不出合适的地方来。

罗姐略一沉吟,双目一亮道:“要不去新开的那家高喜酒店吧,那里离我们这里近,价格也还挺优惠的,大家说怎么样?”

“这个可以,就去那里吧。”张妍点了点头,确认了下来。

“好吧,既然决定好了,那就出发吧。”邹玉云笑着答应下来,自顾自朝门外走去。

当看到颜林拿起行医幡往外走时,张妍尖着喉咙叫道:“唉,颜医生,吃饭你也拿着个行医幡啊?不会真打算去当游方郎中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