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八章 事出有因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58 2021-09-05 00:02

邹玉云俏脸上微微一红,怪难堪的点了点头道:“我崽就吃了他给开的四副中药,呼吸困难就已经全好了。”

“不可能吧?中药有那么神奇吗?就是些乱七八糟的草药,怎么可能比打吊针输液还快?”

听得对方怀疑的语气后,邹玉云似乎有些生气,阴沉着脸道:“中药我也不是蛮懂,但我崽真是吃了他的中药见的好。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崽的病情,我总不可能拿这事来蒙你吧?”

红裙女子不好意思的赔笑道:“我没有怀疑你,只是难以置信,总觉得几副中药下去怎么可能把病治好。”

邹玉云低头一甩额角的刘海,耐心解释道:“呵呵,一开始前我也和你一样持怀疑态度,但吃了两副中药之后,效果摆在眼前,让我不得不信,中药就有这么神奇。你要是不相信,你也可以试一下啊。”

不待红裙女子开口说话,一旁的刘经理不耐烦道:“什么叫试一下啊?你们拿我崽当小白鼠啊?出了问题,你们承担的起吗?”

“这……。”邹玉云原本是想帮颜林一把,却没料到事情竟会发展到如此糟糕地步,一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嗨,你怎么说话的呢?”一见到邹玉云满脸委屈样,张妍率先站出来,双手叉腰,直勾勾的瞪着刘经理道:“我们怎么就拿你崽当小白鼠了?不就是让你们试一下效果吗?”

刘经理脸露不耐,一手指着邹玉云道:“刚才她说的,让我们试一下的啊!意思不是很明显么,就是拿我崽当小白鼠啊!”

“什么叫当小白鼠呢?”颜林一把扯过张妍,将头偏向邹玉云道:“她让你们试一下,并不是我们要拿你当小白鼠,而是看你们不相信我们,就让你们试一下而已。如果没用的话,你们大可另寻高明啊。”

“哼。”刘经理撇了一眼颜林手中行医幡,冷笑一声道:“别以为你拿着个破幡,就成神医了。我是见过不少中医骗子的,都说自己如何如何了得,到最后如何,还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红裙女子扯了扯刘经理衣角,似乎在有意提醒他,可后者冷哼了一声后,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似乎铁了心要和颜林杠下去。

见颜林不吭气,刘经理竟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顺杆子往上爬起来,得理不饶人道:“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对了吧?”

“我是懒得跟你掰扯。”颜林脸现无奈,伸手一指邹玉云道:“首先我声明一点,今天我并没有主动问你们,只不过是我朋友跟你老婆闲聊,把话题引到我身上的,说白了我根本就没打算给你们孩子瞧病。”

“第二,从始至终我只说过一句话,而这话还是你毫无男人气概的对着俩美女乱吼,至于神医之类的话语,纯属你胡编乱造。”

“第三,我不否认,生活中是有不少中医骗子,但也并非你想的那般黑暗,中医个个都是骗子。”

“第四,中医文化源远流长,在上古时期神农氏便已有了中医萌芽,伴随着华夏文明一路至今,历经上下五千年大风大浪,如果非要说是做实验的话,也不差你崽这一只小白鼠。”

“第五……。”

刘经理被颜林说的哑口无言,毫无耐心再听下去,粗暴打断颜林话语,一边抱着朝里走,一边用力一扯红裙女子:“好了,好了,懒得跟你掰扯了,我有事先走了。”

红裙女子挣脱掉刘经理的拉扯,一脸尴尬的瞅着邹玉云,嘴唇不断的嚅嗫着,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来。

“你走不走啊?”刘经理毫不耐烦的朝红裙女子一吼,余光中见得一青年男子从过道出来时,恍如见着救兵一般朝后者喊道:“谌若金,你快过来帮我劝劝你姐,我看她想找这骗子看病。”

被称为“谌若金”的青年男子闻言满头雾水,正待开口说话,当目光触及颜林手中行医幡时,双目中光芒一闪,笑着走了过来,朝颜林招呼道:“嗨,这位医生,你怎么来我们这儿了?”

谌若金说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你们是来吃饭的吧?”

“嗯”瞅清来人后,颜林朝其笑了笑道:“帅哥,喉咙痛好一些了吗?”

谌若金煞有其事的认真感受了一番:“嗯,好像好一些了,没那么疼了。”

原本还指望谌若金帮着自己一起劝说妻子,只是没想到前者竟然跟“骗子”颜林聊得热火朝天起来,刘经理急得一跺脚,自顾自的抱着孩子,朝电梯间走去。

目送着刘经理消失在电梯间后,红裙女子极度尴尬的站在原地,酝酿了许久才艰难开口道:“几位别生气啊!我老公这几天为了给孩子看病,在医院里跑上跑下的,心里烦躁的很,所以就……。”

经刘经理这么一折腾,一行几人似乎没了吃饭的欲望,而张妍更是满肚子的怨气,对于红裙女子的说辞根本就不买账:“所以他就拿我们撒气喽?”

“唉……。”红裙女子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瞅了一眼一旁的谌若金,最终还是开口道:“有些事,我本不想在人前提起,但今儿为了冰释前嫌,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谌若金满脸好奇的凑过脑海:“姐,难不成我姐夫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啊,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红裙女子别了一眼谌若金,清了清嗓子道:“听我老公说,在他还小的时候,他爷爷有一天脑袋背后长了个疖子,听信了当地一土郎中的建议,结果吃了土郎中给的草药后,当晚就死了。自此以后,我老公特别憎恨中医,尤其是他这种游方郎中。这些天我崽的病情反反复复,已经让他够烦躁的了,再加上生意上的一些糟心事……。”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他对我那么大成见。”颜林闻言脸露恍然道,随即也就释然,心中不免有些同情起对方的遭遇来,古代先辈们说的好“是药三分毒”,用药的时候得分外小心,绝不可乱用药,尤其是中药。

一想到此,颜林不禁将目光投向张妍,她可就是典型乱用药的主,好在自己及时发现,否则邹玉云那感冒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呢?!

见得颜林几人不再计较此事,红裙女子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道:“是啊,我老公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还请几位不要见怪。”

红裙女子说着拿起胸口前的手机一看:“你们几位是来就餐的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今天我请客如何?”

“这倒不必了。”邹玉云赶紧摇了摇手拒绝道:“既然把事情说开了,那我们就进去吃饭了。”

“嗯,那真不好意思啊,让你们见笑了。”红裙女子极度尴尬的笑了笑道,正待转身欲走,临走时突的想起什么:“哦,对了,这位美女,刚才听你说你崽是吃他中药吃好的,是真的吗?”

“这个……。”有了前车之鉴后,邹玉云已不敢随意开口,纠结了半天道:“你问这个干嘛?”

不待红裙女子说话,谌若金抢先说道:“美女,我姐的意思是想找这位帅哥开几副中药,但是呢事关性命,乱来不得,想找你确认一下。”

红裙女子连连点头,附和着道:“我记得那天你崽的病情好像比我们家的还严重点,我了解你家孩子的情况,所以我相信你说的话。”

邹玉云闻言不可置信的摇头道:“你还真想找他开中药?你就不怕你老公再大闹一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