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九章 这人怪胎?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31 2021-09-05 00:02

叫“小张”的男服侍见此一皱眉,朝身旁男服侍嘀咕道:“唉,你说那游方郎中好生奇怪啊,放着好好的豪车不坐,非得要走路,脑子没毛病吧?”

一旁的男服侍摇了摇头道:“许是他们不同路,这游方郎中去打的或者坐公交车呗。”

小张对同事的说法深以为然,不过注意力依旧放在颜林身上,当见得后者并未在公交车站停留的时候,满脸惊诧道:“你瞧,这家伙好像并没有坐公交车的想法,他很有能真的走路回家。”

小张说到此,突的联想到颜林行医幡上的“游方中医”四个字来,有些不太确定道:“你说他该不会真的走路到处游历吧?”

一旁的男服侍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呢,除非他脑子进水了还差不多,放着好好的车子不坐而走路,那不得累死去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此刻颜林可不知道俩男服侍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议论着自己,正优哉游哉的顺着回去的路散着步呢。其实他不是不想坐邹玉云的顺风车,实在是没等上车,系统女声就开始出言警告他,不能上车。

无奈之下,颜林也只能步行回家喽。

结合之前系统同意自己坐车一事,颜林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事情比较紧急的情况下,是允许借助现代交通工具的;而无所事事时,则只能步行。

颜林将此想法询问了一下系统,还真得来肯定的回复。

唉,这系统总算是有人性化的一面,否则遇到急事的事,用脚赶路还不知道耽误多少事情呢!

走路就走路吧,反正颜林早已认命了。

颜林临回头瞅了一眼夜幕中的高喜酒店,突然想起来谌若金给了自己不少的定金,只是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为数多少呢!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打开随缘箱,却见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叠红票子,拿出来一数,却是一千块钱!

颜林可记得系统说过,病患给的诊金系统要扣一半,现如今手头有一千,那也就是说,谌若兰一出手就给了自己两千块钱,不可谓不大方啊。

不过这里面肯定有赔礼道歉的成分在里头,毕竟她老公刘经理在酒店门口丝毫也没给自己面子,差点弄得下不来台。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也许对谌若兰这种有钱人来说,两千块钱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对于颜林这种苦逼的上班族来说,两千块钱可要忙活差不多半个月,能交两个月的房租了,能做好多好多事情。

既然背着个随缘箱,不给钱也得给人治病,但拿了人家为数不少的钱后,心里总有股无形的压力,可得尽心尽力把人家儿子的病治好,否则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

“唉,玉云姐,这颜医生真是个怪胎啊,你说我们送他回去偏不让,硬是要走路回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张妍坐在邹玉云车上,望着车外埋头赶路的颜林,忍不住吐槽道。

邹玉云一边开车,一边借助后视镜瞅了一眼颜林,摇头苦笑道:“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搞不懂颜医生心里是怎么想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拿杆行医幡到处跑,今天我们都差点被他害得成了骗子同伙了。”

“玉云姐,你也感觉出来啊?”

“可不嘛?”邹玉云撇撇嘴道:“你是没看到那穿金戴银的中年女人,要不是旁边那男的扯住她,都要撸起袖子来了,就是不知道骂人还是干架。”

“我也看出来啦。”听到邹玉云一讲,张妍顿觉有些后怕道:“那婆娘是真的讨厌,没一点素质。”

“没素质的多了去了,不理她就是了。”邹玉云点了点头,正待说什么,却见前头出现一熟悉的药房,不禁笑道:“你看,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张妍,你是打算现在给人家抓药熬好送过去,还是明天再抓?”

张妍一边下车,一边不假思索道:“肯定是现在抓药、熬药啊,答应过别人的,总不能言而无信吧。再说了,那怪胎颜医生也说了,越快越好。”

“呦呦呦,张妍,现在你张口闭口就拿颜医生说事,是不是对他动心了?”邹玉云笑着打趣道。

张妍脸上肤色本来就白里透红,一经邹玉云打趣,瞬间满脸绯红起来,撇撇嘴道:“玉云姐你想哪去了,我怎么可能对这怪胎有意思呢。我也觉得那小孩子病情挺重的,不宜久拖,这才对刘冰的病情上心,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一旁的罗姐则似笑非笑的听着俩人说话,当见得张妍脸红一片时,竟是附和起邹玉云来,弄得张妍对两人一通狂追猛打。

等追累了后,张妍这才想起给刘冰抓药一事来,当下作出休战的决定,抓药的抓药、分药的分药,井然有序的分工合作起来,没一会儿便抓药完毕。

好在刘冰的药乃清热宣肺、化痰定喘的药物,熬个半个小时左右就好了,几人又匆匆将药送到高喜酒店,抓人的抓人、喂药的喂药,忙的不亦乐乎。

折腾了老半天后,方才将谌若兰儿子给搞定,送回张妍及罗姐后,邹玉云这才独自开车回家。

……

李总转发完谌若金的视频后,便将手机设置成驾驶模式,把车里音响打开,一边听歌一边兴致勃勃的开着车往家赶,打算找女友好好庆祝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正惬意无比的哼着歌时,李总突然听得手机播报起消息来:李总,这回你总该相信了吧。

李总打开手机一瞧,却是谌若金回复了一条信息,嘿嘿一笑,打开语音回复功能:相信,绝对相信,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哪有不相信的道理啊!不过我多一句嘴啊,这游方郎中虽然在诊病方面厉害,但是治病水平如何,却还有待观察啊。你家侄子在临渔市人民医院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好,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可不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游方郎中身上。

等待了片刻,手机再度播报起谌若金的留言来: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到时候我跟我姐提一下这个事情,今天这事多谢你了。

听得谌若金道谢的话语声,李总莫名的觉得眼眶有些湿润起来,轻轻揉了揉鼻子:不过就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有什么好谢不谢的,只要你侄子的病好了就行啦,每天看着他出气不赢,我这心里头也怪难受的。

就在李总发自内心的感慨时,手机再度播报起信息来,却是女友刘岚发过来的:李栋,你不会跟江湖医棍混在一起吧,打算不去卖酒啦?

李栋闻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刘岚的思维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一个简单的视频竟然能让她想到江湖医棍,当下回复道:什么江湖医棍啊,这事我回家再跟你说。

刘岚闻言噗嗤一笑,在视频下留言道:呦,什么事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啊。好吧,等你回家洗耳恭听就是。

待李栋回去将今天的所见所闻倒豆子般讲给刘岚听后,迷人的眼睫毛上下扑闪个没停,尤其是听得颜医生竟然要拿尿滋李栋的时候,忍不住捧腹大笑道:“那江湖神……,那医生真拿尿滋你了吗?”

李栋故作生气,瞪了一眼刘岚道:“你老公我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吃这种眼前亏呢!再说了,他也不可能真的拿尿滋我啊!”

刘岚闻言沉默了片刻,敦敦教诲道:“要我说,你就应该继续躺着装晕,看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