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七章 小青龙汤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764 2021-09-05 00:02

颜林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呵呵,一件衣服不可能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穿,因为春夏秋冬有四种温、热、凉、寒不同的气候,而一件衣服的厚薄决定了它适应哪个季节穿。相对应的,中药同样有寒、热、温、凉四种药性,再加上酸、苦、甘、辛、咸五味,除此之外还有归经的问题,光一个药物就有这么多问题要考虑,你觉得能简简单单的弄一个指南就能解决问题吗?”

卓南闻言脸色一窘,摇头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像哮喘这样的疾病不可能弄个指南出来咯?”

颜林点了点头道:“中医讲究的是辨证论治,所用的药物无非是动物、植物、矿物,这三样全部取自于自然界,自然也要回归自然,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一年四季有寒热温凉,那药性、疾病也有相对应的分类,自然要根据病症用药,不同的病症用药也不同,有时候还要根据需要加减用药。所以刚才你说的给中医弄个指南的说法,本身怕是个伪命题!”

“呦,还伪命题呢?!”卓南闻言打了个“哈哈”,半开玩笑道:“我看你再过一段时间,可以转行当哲学家了。”

颜林闻言摇头笑道:“嗯,我也想去当哲学家,只是还差得远啊,我只不过是现学现卖了几句,真要是在那些中医大家面前,这点东西还不够别人瞧的,可能连跳梁小丑都算不上,也就是在你们这些不懂中医的人面前能卖弄几下。”

钱大叔闻言点头一笑道:“颜医生,以你目前的年纪,能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已经很不错了,想必平常没少看书吧?”

不待颜林回答,一旁的卓南附和着称赞道:“那肯定没少看书啊,昨天我就看见他在看《黄帝内经》呢,他还推荐给我看,只可惜里面的内容太深奥难懂,不是我等能看得了的。”

“哦,是嘛?我好像听一个医生熟人提起过《黄帝内经》,听说是一部中医巨著。”钱大叔说着满脸兴趣的打量着颜林道:“没想到颜医生小小年纪就钻研起《黄帝内经》来,嗯,不错,不错。”

“那个……,颜医生。”一旁的钱梓龙拿出手机瞅了一眼,陪笑着道:“要不您先给我爸看病,等会找个地儿,我请大家吃饭如何?”

“哦,好。”颜林闻言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走了过来,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压脉枕,将钱大叔右手放好,左手轻轻的放在对方寸关尺三处,轻轻一用力,指尖处顿觉脉搏跳动传来,再仔细感受一番,但觉脉搏跳动有左右弹指的感觉。

颜林并未着急下结论,而是再三感受了一番,脉搏并未有任何改变,与第一次完全一致,中间并未有结代脉象出现,从脉象上看应该是浮紧脉。

在把脉的同时,颜林悄无声息的倾听着钱大叔喉咙里的鸡叫声,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极有可能双肺布满哮鸣音,声音听上去有些重浊。接过卓南递过来的听诊器听了一会后,确定双肺里布满哮鸣音无疑。

起身拿了压舌板看了下舌苔,舌苔白腻而又滑腻感。

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后,颜林心中虽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不过却是并未着急下结论,而是转而看向卓南,一脸严肃的向后者打听起医院里的检查结果与治疗用药。

听得卓南并未有特别需要交代的地方后,颜林这才拿起纸笔,大笔一挥,“唰唰唰”的开起处方来。

当见得颜林下笔如行云流水般时,卓南不禁脸露诧异之色道:“颜林,你开处方都不用想的吗,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都快要赶上光速啦!”

卓南在临床上工作年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每每在给病人开处方时,都要三思而后行,心中暗自琢磨着每一个即将派上用场的药物适应症、不良反应、禁忌症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甚至还要拿出备好药品说明书,临时查看一番。

卓南每次开处方速度说不上有多快,至少达不到颜林这种开方速度,所以见得颜林开方时毫不拖泥带水,不禁心感诧异,而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是诊治过无数这种疾病,早已做到熟能生巧;另一解释则有点上不得台面了,那就是彻彻底底的不负责任。

卓南觉得第一种可能性不大,甚至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哮喘病不比感冒和咳嗽,不可能每天有病人让你练手,所以他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只是钱大叔及他儿子在场,卓南万万不可能将自己心中所想当着众人的面给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的话,那彻彻底底的将颜林置于危险境地。不过他也不可能由着颜林胡来,等颜林开完处方后,得好好提醒一下对方,以免犯不必要的错误。

颜林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开方速度,引起了卓南的误会,微微一笑后并未回答对方的疑问,在开处方的时候最忌讳的一件事就是分心,一心多用,有些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医生要面对的是一条人命,万万出不得差错。

稍待片刻,只听得颜林“呼”的一声,慢悠悠的写完最后一笔后,收了纸笔。

卓南眼疾手快,迅速抓过颜林所开处方,拿在手里细细念了起来:麻黄、细辛、法半夏、紫苑、款冬花、干姜……。

念了一会后,卓南不禁满头雾水,道:“颜林,你这开的是什么中药方啊,这方子里头除了知道干姜外我从没听说过。”

颜林闻言嘿嘿一笑,耐心解释道:“这中药方啊,乃是小青龙汤,专治钱大叔这种冷哮证的,不过我在小青龙汤上加减了几味药。”

卓南闻言似信非信的瞟了一眼颜林,拿出手机查了一下“小青龙汤”,发现网络上的方剂与颜林所开中药方相差不大,确实只有几味药的出入,而且治疗指征确实是哮喘,看来对方并未开错药,也就放下心来,随即心有疑虑道:“就这十来个药能治好钱大叔的哮喘?我还以为要写两张处方纸的药呢。”

颜林闻言有些哭笑不得道:“卓南兄,开那么药当饭吃啊?你不知道是药三分毒么。”

“这我知道,在我的理解里,中药见效很慢,肯定要多开点药效果才明显啊。”

“谁跟你说中药见效很慢的,我跟你说,治病只要对症了,有时候几味药就能四两拨千斤,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说,这十几味药能对钱大叔的病情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颜林闻言故作生气道:“卓南兄,你这不是故意抬杠么,刚才我只是举例,打个比方而已,并没有说我这处方对钱大叔的病情起到立竿见影的疗效。不过话说回来,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

颜林虽然对自己所开处方非常自信,但也不能当着病人的面把话说的太满,如果真把话说满了,一则会让人误以为骄傲自满,很难说服对方;二则把自己的退路完全堵死了,万一要是没效果的话,到那时候完全没法跟病人交代。

这也是颜林从不把话说满的原因所在,即便是有系统加持在身,始终保持着小心翼翼的习性,但也不能在病人面前全盘否定自己,否则会无故引起病人猜疑。

跟病人沟通完全可以说是一门人生艺术课,而且是一门必修课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