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一章 诸事妥当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36 2021-09-05 00:02

邹玉云用无比肯定的语气道:“是的,肖健昀只吃了他的两副药,病情已经好了一大半了。”

肖立爸信步走了过来,一把抱起肖健昀,满脸怜爱的打量着自己小孙孙,当看到后者呼吸平静、精神状态也还不错时,这才确定邹玉云所说不假,满脸讶色道:“呀,还真好了蛮多啊,这小子有一手啊。唉,玉云,吃中药的同时做雾化了吗?”

“没做雾化,想做也没地方做。就只是单纯的吃了两副中药。”邹玉云肯定的道。

似乎是对颜林产生了兴趣,肖立爸打听起前者的情况来:“哦?这颜医生年纪有多大?”

“这个没问,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吧。怎么,爸,你怎么关心起他来了?”

肖立爸笑道:“我就好奇,能有如此医术者一般年龄都不会小。你爸我跟不少的中医生打过交道,但是医术精湛者,无一不是花甲之年,而像他年纪轻轻便能以中医诊病,难能可贵啊。”

听到自己亲爸称赞颜林,肖立莫名的生出股醋意来:“也许别人是出身于中医世家呢,打小就跟中医打交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肖立爸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肃然道:“就算他打小接触中医,能做到两副治好喘息性支气管炎,那也非常不错了。现在中医没落的非常厉害,可以说后继无人,急需像他这样的人来继承、传承并发扬光大,需要他们来重拾国人对中医的信任、信心。”

肖立爸说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道:“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他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是什么,两个字,疗效!疗效,知道吗?只有让人看到疗效,国人才会逐渐的尝试、乃至接受,最后才是无原则的信任。”

肖立一脸不屑的道:“爸,你这么夸他,是不是为时过早了点,他不过就是缓解了一下肖健昀的病,还没到治好的地步呢!再说了,小孩子的病本来就比较简单、好治,治好了也只能说他医术合格,我看吧,等他多治好几个病人再夸吧。”

听得肖立的话语后,邹玉云极度无语起来,她就不明白了,平素一向温顺的肖立为何处处针对颜林,瞟了一眼肖立爸,摇了摇头后懒得再搭理肖立。

肖立爸闻言脸色一正:“医学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拿最简单的感冒病来说吧,在古代称之为伤寒,但是我们的祖先有多少人死于伤寒,你知道吗?即便是医学发展到现在,依旧有人死于感冒病。而且感冒病一旦治疗不及时或者治疗不当,还有可能转变为其他疾病,就比如病毒性心肌炎、急性肾炎、肺炎等等。”

……

自中医四诊升级到中级后,颜林心里无时不刻不想着把哮病经验值加满,可看面板上提示必须得多看书,然后与人讨论才能增加经验,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作罢,又花了两天时间逐个将《方剂学》、《中药学》给看完。

不过当看完《内科学》的哮病篇后,颜林发现系统灵光莫名的消失无踪,接下来的内容看起来费力无比,而且还相当耗费时间,花了老半天时间仅仅看了半页不到,而且其中意思一知半解。

更加无语的是,颜林起身倒了杯水,还没来得及喝下,刚才所看的内容完全忘了个干净。

颜林无语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也不是学中医的料啊,要不是有系统加身法力无边,短时间内想要学好中医,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此刻,他不忘朝系统面板上看去,却见哮病经验值竟然短时间内达到惊人的500,离经验值满只差一半了。

既然看别的病种无用,租房里的书也已经看完了,是时候出门寻找哮病相关书籍阅读,同时得跟同行过过招了。

一想到跟同行过招,颜林第一时间想到了吴迪,那天吴迪所说“你学过中医吗,你看得懂中医处方吗?待你懂点皮毛再来说我的不是吧!”之类的话语历历在目,犹在耳畔回想着。

虽说“大肚能容,断却许多烦恼障”,但话又说回来,“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吴迪平白无故将气撒在自己身上,然后趁着自己离去时扣工资,这口气决不能忍。

颜林将书本收到系统空间后,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在“明天会更好”的闹铃声呼唤下,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洗漱了一番,然后又随意弄了点早餐吃下后,拿起行医幡等相关装备出得门去,刚出门没多久,脑海中突然想起邹玉云来,也不知道她小孩子吃了中药效果如何。

一想到此,颜林立马拿出手机向对方打了个电话。

此时,昨天晚上因感冒在张妍那里拿了点感冒药,没曾想晚上回去吃完后病情却加重许多,邹玉云早早的来到老千姓大药房,找张妍想想辙。

“张美女,我昨晚吃了你给的那个板蓝根颗粒后,病情好像还严重些了。”邹玉云说着“阿嚏”一声,打了个好响的喷嚏。

张妍闻言面露难色:“玉云姐,昨晚你是不是因为照顾肖健昀,再次受凉才导致病情加重的吧?”

邹云云闻言直摇头,苦笑道:“就因为我感冒了,我公公婆婆怕我把感冒传给我崽,昨天晚上愣是把我崽抱到他们床上去了,不可能感冒啊?”

“啊?”听得对方如此一说,张妍登时哑口无言:“我给你拿的板蓝根不可能有错啊,板蓝根就是治疗喉咙痛、喉咙痒的。”

邹玉云闻言沉吟了片刻,小心的道:“要不我打个电话给颜医生,问问他什么情况如何?”

张妍一脸不乐意的道:“打什么打,你为了感谢他,都打了好几天的电话了,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关机。”

话音刚落,邹玉云裤兜里响起那熟悉的“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声来。

张妍有气无力的别了一眼邹玉云:“我说老姐,你就不能换个铃声吗?大清早的响起‘凉凉’声来,你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了。”

邹玉云边掏手机,边哭笑不得道:“我说张大小姐,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迷信啊!我就不信,一首‘凉凉’会影响到你生意。”

“算了,算了,我真是服了你了。哎,谁给你打电话啊?我猜,肯定是肖立!”

邹玉云拿起手机一瞧,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妍:“这回你还真猜错了。”

“不是肖立?那会是谁?”

邹玉云神秘一笑:“猜不着吧,嘿嘿,告诉你也无妨,是颜医生。”

“我去,这么不禁念啊,刚才你还说要打个电话给他,下一秒他就打电话给你来了。”张妍瓜子脸微微一红,嘟囔着嘴,随即突的想起什么来,双目一亮道:“要我说,把你那铃声送给他最合适了,凉凉!”

邹玉云闻言莞尔一笑,边接电话边道:“张妍,你别又想使什么坏了吧?”

张妍窃笑一声,故作凶神恶煞状:“哼,这家伙前几天害我俩在医院里上蹿下跳大半天,小命都要去了一大半,肚子里的怨气还没消呢!今天不是4月1号愚人节嘛,本姑奶奶今天要好好吓唬吓唬他。”

邹玉云无奈的笑了笑道:“好了,就你坏心眼,我先看他怎么说。喂,你好……”

颜林略显兴奋的拿起电话,微笑着招呼道:“喂,你好,是邹美女吗?”

张妍右手五指并拢,呈竖状挡在嘴巴左边,挤眉弄眼的低声道:“开扩音,让我也听听他怎么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