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六章 言而无信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780 2021-09-05 00:02

吴迪被颜林说的满脸绯红,如同一犯了错的学生般站在原地,即便后者话里话外带着冷嘲热讽,却依旧耐着性子聆听,待颜林说完后,满脸堆笑道:“我也不想开这么药在里面,可姚大姐的儿子太过调皮,根本就不配合,不好辩证用药啊,我也只能面面俱到,吃不坏就行了。”

颜林闻言哼哼了一声,冷嘲热讽道:“嗯,吴大老板想法还挺特别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是效果不行的时候,却把责任推到我头上,端的好算计啊。”

吴迪闻言瞬间满脸黑线,对方明显还记着仇呢,可现在心中藏着小九九,只能暂且忍一下,再说了对方说的也没错,根本就无从反驳,只能舔着脸皮道:“我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在那种情况下,总不能让我这个当老板的落下脸皮来认错吧。”

颜林两眼一翻,眼瞅着眼前温顺如羔羊的吴迪,在几个月朝夕相处中可从未见过他这么好说话,看来想要得到他人的尊重,自身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不过他可没空跟对方闲聊下去,只想拿了钱后快点走人。

当下耐着性子道:“吴老板,我还有事,你能不能先把账给结了,待有空了我们再讨论医学上面的问题,可以吗?”

“这个......”吴迪闻言眉角间厉色一闪,心中暗骂起来:玛德,留你上班不给面子,就想着要钱,尽想些好事,真当老子那么好欺负的么?

不过暗骂归暗骂,但一想到诊疗室里众病患的态度,吴迪难免发怵起来,他可不敢把颜林逼得太急,一旦对方跑到诊疗室里跟众人胡扯一气的话,到时候事情就变得糟糕了。

唯今之计先稳住对方再说,可是拿什么借口拖延呢?

吴迪偷偷的将目光移到颜林身上,当看到行医幡上写着“专治哮病”时,脑海中飞快一转,将一千块块交给颜林道:“我暂时先给你一千块钱,剩下的如果你能治好姚大姐儿子的哮喘,到时候一并给你如何?”

颜林笑着接过票子,正待数一下,当听到后面的话脸色一变道:“吴老板,刚才可都说好了的,你要把少我的钱一并给我的啊,可没说要给那狗屁姚大姐的儿子看病。再说了,她都把我从你这儿赶出来了,我凭什么要给她看病啊?”

颜林说着冷哼一声道:“哼,敢情那小子到现在还没好啊,连带我那三天,差不多已经十天时间了,够可以的啊。这回你家姚大姐完完全全可以找治病的医院大闹一回了。”

还待发泄一番,却听得裤兜里手机铃声响起《明天会更好》来: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看看忙碌的世间,是否依然孤独地转个不停,春风不懂风情,吹动少年的心……。

颜林拿出手机一瞅,却是邹玉云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电话那头却是传来张妍的话语声:“喂,颜医生,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呢?要是坐车的话,这么长时间怕是可以绕临渔市几圈啦。”

颜林愤愤的瞪了一眼吴迪,压低声音低喝道:“吴迪,你给不给一句话,别耍花样。要是不给的话,早点把事情摊开,我也好想别的办法。”

见得颜林态度极为恶劣,一点面子也不给,换做平常的话,吴迪早就撸起袖子对着干了,可此时心有顾忌,不得不压制心中的怒气,勉力挤出一丝笑容道:“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治好姚大姐她崽的病,这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颜林怨愤的叮了一眼吴迪,转身出了康民诊所,他深知吴迪的为人,之所以假惺惺的如此说,不过是籍此拖延一下时间,只待自己忘却之后不了了之,十有八九是不愿出那个冤枉钱。

既然对方有此一说,颜林在临渔市举目无亲,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只好稍作等待,看对方下一步动作,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似乎等的不耐烦了,电话那头张妍作死的催促道:“颜医生,你在忙什么呢,干嘛不说话?”

颜林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行医幡,边跑边道:“来的路上遇到点事,所以就耽搁了,你耐心等两分钟,我这就过来了。”

虽然有系统做倚仗,但是一想到后果,颜林心中不免忐忑,不由得加快脚下步伐,三步并作两步,风风火火的朝老千姓大药房赶去,那跑步速度几乎能赶得上短跑赛手的速度了。

颜林气喘吁吁的走进老千姓大药房后,上气不接下气的喊了一声:“张妍,我来了,那小孩呢?”

此刻,张妍正跟邹玉云聊着化妆品呢,一听得颜林的话语声,伸长脖子一看,眼前景象让她大吃一惊:“你还真拿着个行医幡啊!你该不会想做个游方郎中,云游四方吧?”

颜林眼现尴尬,并未答复对方,边喘气边道:“那孩子呢?在哪儿,你不是说病情加重了吗?”

看到颜林慌乱的表情及古怪打扮,张妍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忍不住掩嘴哈哈大笑起来:“看你那样笑死我了,跟你实话实说吧,玉云姐的孩子吃到第四幅中药的时候,喘息性支气管炎就好了。现在生病的,是玉云姐。你来了就给她看看呗。”

心中虽然早有预料,但一听到这话从张妍口里说出来时,心中不由得火冒三丈,怒道:“张妍,你也是医务人员,怎么能拿病患的病情来开玩笑呢?万一要是因此耽搁了病情,导致严重的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颜林说完怒气冲冲的转身欲走。

“唉,颜医生,别着急走啊!”邹玉云眼疾手快,快步追了上来,一把拉住颜林,一脸歉意道:“颜医生,虽然张妍平素也喜欢开些没边没际的玩笑,但从不拿这种事开玩笑的,只因为今天是愚人节,一时兴起才跟你开了个这么大的国际玩笑,望您海涵。不过这事也怪我,我没有出言阻止她。在此,我郑重的向您道歉。”

颜林挣脱了几下,怎奈邹玉云硬是抓着不放,他又怕用力过猛,伤着了对方,再加上对方已然道歉,心中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苦笑着道:“美女,麻烦你松手好不好,在街上拉拉扯扯的,让人看见不好吧。”

邹玉云闻言瞬间满脸绯红的松开了手,慌乱间一拨额前刘海,露出一张文静至极的美丽脸庞,扭扭捏捏的不知从何说起。

张妍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跟了上来向颜林道了声歉,然后将话题转移到邹玉云的感冒上来:“颜医生,劳烦你给看一下,玉云姐的感冒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既然对方已然诚恳道歉,颜林作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总不能抓住问题不放,一听得对方问起,移步药房内,快速打量了一番邹玉云的神态,发现对方脸色偏白,精神状态也不是太蛮好,鼻孔下面隐约有清亮的液体流出。

就在颜林仔细行望诊的时候,一旁多事的张妍似乎忘却刚才的难堪,开口笑道:“唉,颜医生,你这般色眯眯的盯着邹美女看,不会有什么意图吧?”

颜林无语的叹了口气,懒得去搭理对方,自顾自的仔细采集自己需要的信息,当听得后者突然打个喷嚏之后,脑海中瞬息有了大致判断,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决定还是把个脉,顺便看一下舌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