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章 四诊升级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3007 2021-09-05 00:02

话音刚落,颜林脑海中瞬间出现各种人物来,老少妇孺皆有,他们全身神气、面部色泽、形体、姿态各异,千姿百态。

看样子这是练习望诊。

颜林虽然将《诊断学》给看了个遍,也在系统的辅助下完全消化掉,但终究是纸上谈兵,并未经历过临床实践,只能眼巴巴的干看着,全然不知从何看起,该看些什么,又如何去看。

不过好在这些人物乃系统幻化所致,并未对颜林形成干扰,过不了过久他便理清思路,按照书本上的方法逐个望诊起来,先从人的神气入手。

神气,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人体生命活动外在表现的高度概括,有得神、少神、失神、假神、神乱五类区分。

打个比方,一个正常人早上刚起来的时候,是精神气最旺的时候,人们见面常说的一句话“你今天精神头好足啊!你好有精神啊!”,诸如此类的话,便是得神的充分写照。

而得神以外的,那至少也是少神状态了。

就比如“这个人看上去病恹恹的,好没精神气。”“这人整天无精打采的,像是睡不醒的模样。”,诸如此类的话,便是少神、失神等的充分写照。

……

在系统模拟空间内,颜林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后,终于将望神这一块给摸索了个大概,紧接着系统面板上闪现出一片信息来,却见望诊:初级经验值100/100(通过实践获得,宿主需要通过对病患的大量望诊检查,逐步提升经验积累),停留时间:3/30天。

除此之外,别无改变。

待望诊经验值满之后,视野里的人物一改静止不动的风格,开始做着各种动作,有咳嗽的、呕吐的、呃逆的、说话的、打呵欠的,不一而足。

即便是咳嗽的,每人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有重烛沉闷的、轻清低微的、声高响亮的……。

颜林按照书本所示,仔细的区分着每一种声音的细微差别,然后给每种声音标上对应的临床意义……

不知不觉中,颜林将闻诊这一块也摸了个遍,惊喜的发现系统面板再次闪现而出,自然而然的闻诊经验值也满了。

紧接着是问诊,颜林在从事西医的时候,经常跟病患交流,问诊的水平虽说不能达到专家级水平,但也勉强能合格。故此系统直接略过此项,经验值直接到100。

最后则是切诊,也是颜林盼望最强烈的事项了。

不过切诊并不全是把脉,它还包括按诊,也就是西医里面触诊。

在他行医生涯中,见过不少厉害中医只要给病人把几下脉,便能如数家珍的把病人病情、病症说出来,而且还丝毫不差,比那些算命的活神仙还厉害。

待问诊直接跳过后,视野里再次一变,颜林发现自己莫名的坐在一张诊疗桌前,一条手臂置放于桌上的压脉枕上,而自肘关节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完全看不清手臂主人的真实面目。

颜林只道手臂乃系统所化,将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对方的寸、关、尺三处,小心的感知着脉搏跳动,同时在28种脉象当中寻找相对应的脉象。

经过不断的反复摸索、练习之后,颜林总算将28种脉象给摸了个遍,对每种脉象的大致特征了然于胸,已然能做到理论与实践完美的相结合。

“呼……。”颜林伸了伸懒腰,转了转弯疼的脖子,余光瞟见系统面板再次一变,切诊经验值满!

待经验值满之后,系统女声突的响起:宿主四诊初级技能经验值满,是否升级?

“升级?”颜林闻言一惊,忍不住反问了一句,随即脸带惊喜道:“升级,肯定升级。”

“四诊升级成功,扣除宿主RMB一万元整。”

“什么?”颜林闻言忍不住惊呼道:“升级技能还要扣钱的啊?还有,我手头似乎只有两千块钱,这系统是如何扣除一万块钱的?”

似乎没听见一般,系统女声对此视若未闻,根本就不搭理颜林。

不过相较于掌握中医四诊来说,一万块钱根本就不算什么。毕竟知识是装在脑海中,抢不走、偷不去,这社会只要有真凭实力,还没赚不到钱不说。

待中医四诊升级后,颜林双目好奇的瞅向系统面板,发现上面显示为:

望诊:中级经验值0/1000(通过实践获得,宿主需要通过对病患的大量望诊检查,逐步提升经验积累)

闻诊:中级经验值0/1000(通过实践获得,上同)

问诊:中级经验值0/1000(通过实践获得,上同)

切诊:中级经验值0/1000(通过实践获得,上同)

停留时间:3/30天。

其余事项并无改变,尤其是哮病经验值依旧为零。

“系统,请问一下四诊晋升为中级后有什么好处?”

“望诊进入中级后,便能开始局部望诊;闻诊进入中级后,能察觉到细微的气味和声音;问诊则能切中要害;切诊把脉时能分辨复合脉,按压到细微的病理肿块。”

“哦,是这样啊,能继续进入模拟训练吗?”

“不行。”

“好吧。”颜林再度扫了一眼系统面板,当目光落在停留时间上时,突发奇想道:“系统,这停留时间的意思,是不是我只能在临渔市停留30天?”

“是的。”

“30天满后,离开时有什么要求吗?”

“哮病经验值满,同时激活肺系另外的病种。”

“啊?下一个病种还有限制的啊?”

“……”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系统的声音后,颜林怏怏的退出系统空间后,拿起手机一瞅,发现日期依旧停留在3月29号,而时间似乎也未曾变过,看来在系统中模拟训练根本就不耗费时间,这可是相当难得。

……

就在颜林沉浸在知识海洋的时候,邹玉云抱着孩子回到高端小区她那温馨的家。

刚一进家门,便听得房间里传来熟悉的话语声:“回来啦?”

邹玉云“嗯”了一声,慵懒的把孩子递给对方,然后一屁股倒在沙发上:“今儿个累死我了。”

“上医院去啦?”

“嗯,你怎么知道?”邹玉云扭转头来,不解的看向肖立道:“你不会监视我吧?”

肖立并未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转向手中孩子,突的惊叫道:“咦,肖健昀的病情好多了啊?!大医院就是不一样,一去病情就好了许多。”

“我跟张妍是带着肖健昀去了医院,但只是做了个检查,严教授说孩子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建议我继续服用颜医生的药。”

“啊?”肖立闻言睁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没在医院治疗?”

“对啊,怎么啦,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邹玉云不解的看着肖立道。

听得邹玉云肯定的答复后,肖立大吃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江湖骗子把我崽的喘息性支气管炎给治好了?不可能吧?”

邹玉云闻言一脸的不高兴,纠正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别人把你儿子的病给治好了,你不感谢就算了,还一口一个江湖骗子的。再说了,别人是正儿八经的医生,是有医生资格证的,在康民诊所里上过班的。”

肖立闻言自知理亏,却是煮烂的鸭子,肉烂嘴不烂:“他拿着个行医幡到处跑,不是骗子行径又是什么?至于他会不会看病,我又没跟他打过交道,无从得知啊。”

邹玉云正待回话,却听得公公的声音传了过来:“玉云,你说那医生真的用两副药把我孙子病给缓解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