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章 柳暗花明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22 2021-09-05 00:02

吴迪闻言头也没抬,自顾自耍着爱疯N:“你刚才不是说要感谢我吗?这点钱难不成还抵不上你一条命吗?”

“卧槽!”颜林闻言直接无语,正待转身离去,却听得诊所门口一女声传来:“医生,这里可以做雾化吗?”

闻声看去,却见打扮文静而又不失美丽的二十多岁的白裙女子怀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孩,手提着一“临渔市人民医院”字样的塑料袋走了进来,其怀中小孩呼吸似乎有些呼吸困难。

吴迪闻言收了爱疯N,脸带微笑的看了过去:“能……”

“能”字刚一出口,吴迪似乎有些反悔了,赶忙改口道:“这位美女,你这小孩是怎么啦?”

白裙女子脸带期盼道:“我家宝宝在医院里诊断为‘喘息性支气管炎’,在医院里拿了点雾化药,因路途太远又要排队,医院里人多、环境又不好,所以就想看你们这儿能做不。”

“这个……。”吴迪闻言瞅了一眼颜林,犹豫了片刻,赔笑道:“你家小孩看似病情不轻啊,还是去医院比较好。”

“哦。”白裙女子脸露失望之色,紧了紧手中孩子,转身出门而去。

目睹白裙女子离去后,颜林蓦地双目一亮:“嗨,这不有个现成的病号吗!喂,那个什么系统,喘息性支气管炎能治吗?”

话音刚落,甜美女声响起:“能治。”

“确定?你该不会骗我,这种病好像不蛮好治哦?”

等待了片刻,除了安静,还是安静,系统似乎消失不见了。

“我靠,这就算答复我了啊?也不知道这从哪冒出来的系统靠谱不,如果不行的话,闹乌龙不说,到时候丢脸就要丢到姥姥家了。”

不过一想起“灵魂支离破碎”,颜林可不敢以身试法,片刻不敢耽搁,赶忙追了上去,刚巧看见白裙女子将小孩放进车里,正准备上车离去,赶忙挥手大喊道:“这位美女,麻烦你等等……。”

白裙女子听得喊声一声,握车门的手微一迟滞,当看到颜林从诊所里跑出来,眼带疑惑道:“你是在叫我吗?”

颜林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满脸笑容道:“没错,刚才在诊所里听说你想给小孩做雾化,是吗?”

白裙女子闻言满脸希逸的打量着颜林道:“嗯,是的,你是那诊所医生吧?是不是方便给我儿子做雾化了?”

颜林脸带歉意的笑了笑,用所学西医知识问道:“你家小孩每次发病之前,是不是都有感冒症状,喉咙里是不是有鸡鸣声,不用听诊器也能听得见?”

“嗯,你说的完全没错。”白裙女子闻言微微一笑道:“您是诊所医生吧,请问能帮忙做下雾化吗?”

颜林呵呵一笑:“你儿子住过院吗?效果如何?”

白裙女子闻言微一沉吟,叹了口气道:“住了半个月的院,当时缓解了,过不了几天又发作了。医生说这种病比较难治,到三岁就能自然好。”

“呵呵,你就没想过试试别的治疗方法吗?”

“别的治疗方法?”白裙女子闻言脸带警惕道:“你是想说保健品吗?听医生说,好多都是夸大其词,白花了钱不说,吃了还没什么用。也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

颜林没想到被对方给误解了,笑了笑道:“谁说要给你推荐保健品了。我是想说,你可以试试吃中药啊。”

“吃中药?”白裙女子闻言兴趣缺缺的摇了摇头道:“中药跟保健品一样,都是忽悠人的,搞些个乱七八糟的草药,能治得了什么病喽。”

“唉,美女,你听谁说中药是忽悠人的呢?你也不看看,在中华文明传承的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中医药始终药贯穿古今,无声无息的呵护着人民的健康,怎么说是忽悠人的呢。”

白裙女子闻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尴尬一笑道:“大医院的医生都这么说,而且我曾经看过中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有时候还越吃越严重。所以就……。”

“唉。”颜林对中医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只是从长辈们那里听说,哪里的中医如何如何厉害,而这些厉害的中医无一不是中老年医生,生活中所接触的厉害中医着实不多,所以他对中医印象跟白裙女子相差无几。

不过此刻头领着悬着把剑,这让他不得不挖空心思粉饰中医,勉力笑道:“美女,中医没你想的那么差,刚才我也说了,中医历史悠久,经过经年累月的积累,效果绝非那么不堪一击。而西医满打满算,撑死不到五百年历史,十分之一不到。”

“时间长又怎么样,效果才是检验的标准。”

“美女,你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了。”颜林朝其竖了竖大拇指:“要不试试我的中药如何?”

“你会开中药?”白裙女子闻言一惊,随即失笑道:“看你年纪应该毕业没多久吧,认得中药吗?”

“你别门缝里瞧人,把人给看扁了。刚才你也说了,效果才是检验的标准。你要是相信我的话,给我五天时间,我保证把你儿子的喘息性支气管炎给治好。”

白裙女子闻言“噗嗤”一笑:“都吹上牛了啊?你这话说出去谁信啊?”

看到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颜林心急如焚,虽然时间过去还没到一半,但半个小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真的如白驹过去,眨眼就过去了。如果说能坐在大医院的诊室里,半个小时能看五指之数,而以他此刻的处境和名望,怕是半个也看不到。

“要不我先给你儿子治病,治不好不要钱如何?”话刚一出口,目光刚巧落在对方车前交叉的三个圈圈上,颜林顿觉如鲠在喉,以对方一身名贵打扮和名车,绝逼不缺这点钱,免费看病肯定打动不了对方。

没曾想白裙女子美眸一闪,一把将儿子抱出车来,边走边道:“好吧,那就试一试。”

“往哪走啊?”颜林没想到对方竟如此轻易答应下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大喊道。

白裙女子关了车门后,朝颜林回家相反方向走去,道:“你不是要给我儿子看病吗?难不成你就在我车里给他看病?”

“哦,也对喔。”颜林长舒了口气,抚了抚砰砰直跳的心脏,暗感侥幸,快步跟了上去:“你这是打算去哪?”

“去前面那家老千姓大药房吧,我有个熟人在那上班。”

望着白裙女子婀娜的背影,颜林忍不住长舒了口气:“唉,真心不容易啊,好在对方答应下来了。”

……

自颜林出了诊所门后,吴迪后脚跟便跟了上来,躲在门口偷偷打量着前者,却没想到对方不知出于何故,没完没了的纠缠进店的那名女子,只是由于距离太远完全听不清两人说些什么。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呢?瞧这光景,似乎不认识对方啊,难不成这家伙想给小孩子治病么?那小孩子看上去蛮严重的,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就要惹官司了。有毛病吧?”

一提到“毛病”二字,吴迪脑海中瞬息闪过一可怕的念头:“难不成这家伙刚才晕倒时,脑子坏了?真要如此的话,到时候他家人找上门来那就麻烦了。不行,我得把监控删了,只要他们找不到在我这发病的证据,到时候来个死不承认,凉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

“呦,稀客,我说邹大美女,你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了。”

刚一进老千姓大药房的门,就听得一悦耳女声传了过来,紧接着一穿着白大褂制服的年轻女性款款然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朝白裙女子招呼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