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九章 瞻前顾后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31 2021-09-05 00:02

红裙女子闻言尴笑道:“老公那里,不用你们担心,我去做思想工作,我只要你给个确切的答案。”

“这个……?”邹玉云迟疑了片刻道:“是还真有这么个事,我犯不着在此事上骗你,而且效果还不错,至于给不给你崽看病,这事还得颜医生点头才行。”

似乎有些看不惯红裙女子的瞻前顾后,一旁的谌若金苦口婆心的规劝道:“姐,我觉得你跟姐夫都多虑了,今天我找颜医生看病的时候,他医术是真的可以,只是把了几下脉就将我的症状全部说出来了,而且药效也还不错,我是服了他。”

红裙女子回转头来,无比认真的看着谌若金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谌若金闻言举起右手,作出对天发誓的模样:“嗨,姐,你这话问的,我拿谁开唰也不可能拿自己亲姐开唰不是!要不要我再发个誓?!”

红裙女子苦笑了一声,一把压下谌若金右手,无语梗咽道:“谁要你发誓了,看病这种事情不得慎之又慎啊!”

颜林笑了笑,接过话茬道:“这位美女顾虑得极是,看病是需谨慎,以免不必要的悲剧发生。”

听到颜林竟然赞同自己的想法,红裙女子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就恍如找到知音一般,看向颜林的眼神中竟是多了几许信任,言辞恳切道:“颜医生,您能帮我崽看一下吗?”

“啊?”颜林虽然早已看出红裙女子有此想法,但一听得这话从对方口中说出,不免有种惊诧之感,只是一想到刘经理恶劣的态度,他真不想趟这趟浑水。

正待拒绝,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小孩啼哭的画面来,一想到小孩被病痛折磨的惨不忍睹,颜林便心有不忍,刚到嘴边的话语硬生生被他咽回肚里。

医生这份职业不就是替人排忧解难,驱除病魔么。

真要是拒绝了,岂不成逃兵了。

更为重要的是,在系统的帮助下,颜林自认也许无法跟大教授相比,但拿下小孩子的哮病,应该不成问题,不怕治出个好歹来,免了他的后顾之忧。

“你容我想想。”颜林终究是好面子的人,刚才被对方弄得颜面扫地,怎么也要扳回点面子来。

“颜医生,您就别想了。”红裙女子说着不假思索从腰间LV包里掏出一跺红票子,塞给颜林道:“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病,这点钱算是定金,待治好了,另有重谢,如何?”

“别,别啊,美女你先别着急下决定啊,我劝你还是先跟你老公商量商量再做决定,怎么样?”颜林从未碰到过这种场面,拿着对方硬塞过来的票子,一时不知所措。

“只要你能看好我崽的病,这点钱算什么。”听得颜林语气一松,红裙女子顿时笑靥如花,神清气爽一笑道。

谌若金见此也笑着劝道:“颜医生,你就别客气了,收下吧。”

“那好吧。”颜林恍如做贼一般有些心虚,暗自抹了一把汗,正待把钱收进兜里,脑海中却传来系统女声来:“宿主请将钱放进随缘箱。”

颜林闻言一怔,随即问道:“啊?把钱放进随缘箱有什么讲究吗?”

“当然有讲究,宿主所得的一半将被系统回收,用作系统维护费用。”

“啊?要去掉一半的收益啊?升级四诊不是给钱了吗?怎么还要钱?”

“……”

见得颜林半天不动,一旁的张妍推了一把颜林,忍不住偷笑道:“唉,颜医生,发什么楞呢?别是高兴傻了吧?”

被张妍这么一打搅,颜林无奈之下心神只得从系统空间退了出来,听得对方打趣的话语,圆脸一红,有些不自然的瞅着地面道:“我能发什么愣啊,你想多了,刚才是在琢磨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张妍好奇问道。

听得对方打破砂锅问到底,颜林有些无力吐槽:“没什么,走了,老站在人家酒店门口也不是个事,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去找个位置坐下?”

红裙女子听闻后,不好意思的笑着道:“那个,颜医生,请问一下,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

不待颜林张口说话,一旁的张妍抢先答道:“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来我老千姓大药房就可以了。”

“哪家老千姓大药房?”

张妍闻言呵呵一笑,掏出一张名片交给红裙女子:“我那药房离你这儿不远,顺着这条路走,前面过两个红绿灯就到了,开车五分钟的事情。”

红裙女子收好名片,目光在颜林一行人身上游走了一遍,最终定在颜林身上:“好,你们先忙,我有事就先走了。”

红裙女子说着拉起谌若金的手,迅速消失在电梯里。

就在谌若金进电梯的刹那间,从一旁过道冲过来一高个青年男子来。

青年男子一把推来电梯门,疾步走进电梯,气喘吁吁的看向谌若金。

看清来人后,谌若金脸露讶然道:“李总,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被称为“李总”的青年男子并未直接回答谌若金的问题,反问道:“谌总,刚才拿幡的就是你视频里的游方郎中?”

谌若金心有余悸的道:“对啊,你不是看到了吗?刚才还差点跟我姐夫起了冲突呢,要不是我跟我姐好说歹说,还不知道如何收场呢。”

李总“哦”了一声,好奇问道:“你姐夫跟他有什么好吵的啊?我看他应该是请身边三美女来你们这吃饭的吧,怎么跟你姐夫吵起来了呢?”

谌若金瞅了一眼身旁红裙女子,见得后者并无任何表示时,这才小心翼翼的道:“就是我姐想找那游方郎中开几副中药,而我姐夫不许我姐找他开药,所以就吵起来了呗。”

“找他开什么药啊?谌若兰谌总,你好像没什么不舒服的啊?”李总打量了一番姐弟俩,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双目一亮:“谌总,你是说给你崽开几副中药?”

被称为“谌若兰”的红裙女子闻言点了点头道:“嗯,我跟那文静美女有过数面之缘,前段日子她跟我一样带着孩子在医院求医,刚才听她说她孩子吃了那游方郎中的药后,病情早就好了,所以我就想试上一试。”

“哦。”李总听闻后并未吭声,只是一味的沉吟不语,正待张口说话时,只听得电梯“嘀”的一声后,却是电梯到达终点了。

一行三人出了电梯门后,谌若兰并未直接去办公室,而是瞅了一眼身后两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站定:“李总,你觉得这事可行不?”

李总闻言难为情的笑了笑道:“我跟那人又不熟,你问我就问错人了,你弟弟不是找他看过病嘛。”

李总说着看向谌若金:“谌总,这事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啊。”

谌若金闻言苦笑道:“我姐就这般瞻前顾后,刚才一时冲动之下给人定金,钱都给人家了,这会儿又拿不定主意了试试看呗。要是我的话,先试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大不了再找别家。再说了,那高挑漂亮的美女好像是老千姓药房负责人,她应该不可能跟一个骗子同流合污吧。”

“既然可以的话,那就找他开几副药看一下呗。”李总闻言双手一摊道。

谌若兰闻言将头摇的像泼浪鼓:“你们俩说的倒是轻巧,这可事关我崽的性命,万一要是治出了问题咋办?到时候我怎么跟你姐夫交代?”

李总嘿嘿一笑:“兰姐,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那我也没办法,要不你找个人试一下也行。”

谌若兰闻言突然间双目一亮,炯炯有神的看向李总,眼神之中满是期盼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