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章 有精神病?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62 2021-09-05 00:02

颜林两眼一白,极度无语道:“已经很简单啦。如果要说更简单的话,那就只能从颜色上区别了,比如你,流清鼻涕,脸色淡红,很可能是风寒感冒,刚才那帅哥脸色暗红,眼角与鼻孔间有黄色的眼屎跟黄鼻屎,很有可能就是风热感冒。”

“你的意思是说清、白、淡红的,风寒感冒可能性比较大,暗红、黄色的风热感冒可能性比较大,是吧。”

颜林点了点头道:“但这个也不能一概而论,有时候病人风寒、风热两种感冒都可能有,那个时候风寒、风热都要兼顾。”

邹玉云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摁了摁太阳穴:“哇,风寒感冒与风热感冒听起来都这么复杂啊,学医好难啊。怎么感觉你在说绕口令似的,头都要被你绕晕了。”

“哈哈,这才哪跟哪啊,舌象、脉象、具体症状等描述还没来呢,如果要是把那些一股脑讲出来的话,你该不会睡着了吧?”

邹玉云难为情的笑了笑道:“那倒不会,听你说一遍,我脑子里还是有点印象的,只是感觉很乱。但是要我去看书,那真的会睡着。一次接受不了,我下次再找你问呗。以后我家有个头晕发烧的话,自己就能搞定了。”

邹玉云说着长舒了口气道:“颜医生,你今天没什么事吧,要不就在这里坐会诊呗,我也好在一旁跟着学学。到下班的时候刚好一起去吃饭。”

“嗯,颜医生,你反正被吴迪给辞退了,现在应该还没地儿可去吧,还不如应了邹美女的,在这里给我们好好讲讲中医治感冒呗。”一旁的罗姐似乎生怕颜林不答应,赶忙出声附和道。

“这个……。”颜林面露难色,他早已就规划好下午的事情了,不能在这里滞留太久,迟疑了片刻道:“坐会诊就坐会吧,不过下午我还要去买点东西,可能要离开一会儿。”

“这个没问题。”听得颜林答应留下来,邹玉云脸露欣喜之色,点头道:“我们也不白要你坐诊,工资的话我替你找张老板要。”

邹玉云说着朝张妍笑道:“张老板,你说呢?”

张妍闻言直接无语,气鼓鼓的瞪了一眼邹玉云:“你都已经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样。不过,颜医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下,听吴迪说你有间歇性精神病,是真的吗?”

颜林闻言莫名一怔,瞪大着双眼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我有间歇性精神疾病?”

张妍怪不好意思道:“不是我说你间歇性精神疾病,是吴迪医生说的。他说就是因为你精神有问题,才辞退你的。你要不信的话,你大可打个电话去问问他。”

“问他就不用了吧。我来你们这里之前,在康民诊所里待了一段时间。”

张妍满脸好奇的问道:“你去他诊所里干嘛?”

颜林并不想将两人之间的恩怨告诉别人,只得打了个马虎眼:“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

“唉,那你到底有没有精神疾病啊?”张妍一脸认真的看着颜林,似乎想要从后者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中看出端倪来。

颜林闻言哭笑不得道:“你看我像有精神疾病的人吗?”

“这我哪知道,间歇性精神病又不是随时随地发作的。”

“嘿嘿,这间歇性精神病可是个好东西啊。”颜林玩味一笑道:“好多摊上人命官司的罪犯,在判决之前都要去做一下精神鉴定来,一旦鉴定出精神疾病的话,虽说活罪难逃,但死罪可免,实打实的免死金牌啊。这事要是放在古代的话,免死金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弄得到。”

不知出于何故,张妍始终抓住这个话题不放,穷追不舍道:“唉,扯什么免死金牌啊,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啊?”

“没有。”颜林敛了笑容,正襟危坐道:“你说我要是有间歇性精神疾病的话,还能好好的看书,还能好好的给人治病吗?再说了,我也是学医的,真要有这个病的话,还不得早早的待在精神病院,治好了再出来啊。”

说着说着,颜林似乎回想起什么来:“我说张妍,吴迪是什么时候说有精神疾病的?”

不待张妍开口说话,邹玉云在一旁抢先答道:“就是你给我儿子看病的那一天,这个我记得最清楚了。”

“是那一天?”颜林闻言稍加思索,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吴迪怎么跟你们说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是张妍主动打电话给吴迪的,你得问她。”邹玉云说着将目光移向张妍。

张妍怪不好意思的笑着解释道:“当时我记得颜医生你是搞西医的,没曾想你还会开中药治喘息性支气管炎,只是事关肖健昀,所以我就给吴迪打了个电话,他就说你有间歇性精神疾病,为此我跟玉云姐还带着肖健昀去了一趟中医院。”

“那中医院的教授们怎么说?”

“中医院的严教授说你开的方子挺对症的,让我们回家继续照方吃药,然后就把我们给打发走了。你是不知道,那天可把我跟玉云姐累了个半死。”

“哈哈哈,吴迪这家伙说话什么时候靠谱过啊,没想到你们竟天真可爱的选择相信他,没累死你们算好的了!”见得张妍那逗逼表情,颜林忍不住捧腹大笑道。

不过笑归笑,颜林总算对此事有了全面的判断,吴迪那家伙之所以说自己有精神疾病,估计还是因为那凭空得来的系统,刚一开始让自己晕倒在诊所里,然后又让自己一手拿着行医幡,一手拿着个虎撑到处晃悠,即便是亲爸亲妈看到,也有可能会误以为自己有精神疾病。

既然吴迪误以为自己有精神病,这事就好说了,待会抽空出去一下办个证明来,到时候就不怕他不给钱了。

张妍本想看颜林的笑话,没想到反被对方取笑了,不禁憋着一肚子气,却无处可撒,跑到洗手间拿着洗手液出气,没曾想按重了,洗手液喷了一脸,差点还喷到眼睛里去了。

“嗯……。”张妍气得张牙舞爪,恨不能将颜林痛打一顿就好。今天这个愚人节实在过得太窝囊了,没愚弄到别人不说,反而被人弄得灰头土脸

,这事要是被人说出去的话,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找机会狠狠收拾一下颜林这家伙了。

颜林可不知道张妍美女惦记上自己了,有了计较后,心情登时愉悦了许多,有病人的时候就给病人看病,没病人的时候则看张妍她们的药学书来打发时间。

这事说起来挺轻松,实则在诊病过程中并不顺利,最头痛的一点就是信任缺失,病人一看到颜林年纪轻轻,又手拿行医幡,还道颜林是借着行医的名头行骗。

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解说后,病人终究像青年男子一样选择试一试,当听得颜林神机妙算的问诊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颜林,听从后者购买相关药品。

好在眼下是春季,进来的都是些感冒病人,颜林拿下他们一点也不费劲。

其实感冒在中医里面是最简单的,无外乎就是三种感冒:风寒感冒、风热感冒、暑湿感冒。根据体质的不同,又可分为气虚感冒、阴虚感冒、血虚感冒、阳虚感冒等等。

邹玉云的感冒则是体质感冒里的气虚感冒加风寒感冒。

风寒与风热感冒不论什么季节都有,而暑湿感冒一般要到盛夏的时候,才比较多见,只是现在有了空调,暑湿感冒的比较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