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五章 愿赌服输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15 2021-09-05 00:02

“什么……”“话”字尚未出口,吴迪已然明白颜林要说什么,暴脾气差点没忍住就要爆发开来,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吴迪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强忍着怒气,勉力一笑道:“颜医生,你何必拒绝得这么干脆呢,你要是对工资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只要你愿意过来,一切都好说。”

颜林两眼一白,没好气道:“吴老板,我真没想找工作的打算,就想一个人浪迹天涯,过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吴迪好说歹说的规劝了几回后,只可惜都被颜林决绝果断的拒绝,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颜林可不想跟这种人过多的纠缠,将话题转移到之前的打赌上来:“吴老板,你既然不用我再证明中医了,那你可要愿赌服输,把少我的钱一并给我吧。”

“这……。”听得颜林一点也不给面子,反而动不动就提钱的事,心中不免有些窝火,可又怕颜林跑进诊疗室报复,丢下句“等等”后,转身进了房间。

……

就在吴迪力求颜林留下的同时,诊疗室里的病患们却聊的热火朝天起来。

诊疗室入口处坐着一三十来岁的时髦女子,待吴迪走后,便满脸好奇的看向中年男子:“唉,大兄弟,你打了一个星期的针没好,就吃了那颜医生推荐的糖浆后,咳嗽真的有好转了?”

只是不待中年男子开口说话,一旁的花甲老人摇头笑道:“大妹子,刚才要不是颜医生脾气好,没有跟这位小伙子顶嘴,他们差点都要开骂了,你觉得他们俩像是在演双簧吗?”

时髦女子闻言莞尔一笑:“大叔,我不是怀疑他俩串通,只是觉得这事有些蹊跷,这位大兄弟吃了颜医生推荐的药不到半个小时,就觉得好了许多,你们不觉得这事太神奇了吗?”

中年男子闻言沉吟了片刻,觉得时髦女子所说似乎有些道理,只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深知不可能有假,唯一值得怀疑的便是手中这瓶糖浆,不由得反复看了又看,朝诊疗室里众人问询道:“你们谁懂中药的,帮我看一下里面的成分呗,这药里面是不是有激素什么的。”

花甲老人顺手接过糖浆,掏出一副老花眼镜,朝着配方上念了一遍:化橘红、百部、茯苓、半夏、白前、甘草、苦杏仁、五味子。

念完后,花甲老人不假思索道:“这里面的中药名字都是些常用的中药,并没有你所说的激素。”

“你怎么知道?”时髦女子与中年男子异口同声问道。

花甲老人笑了笑道:“不瞒你们说,我前几年吃了几个月的中药,有句话叫久病成良医,没事的时候我就把处方看出来瞄上几眼,久而久之就熟悉一些了。你们啊,没效果的时候怀疑别人用的是假药,有用的时候呢,又怀疑医生用激素,这思想啊要不得。”

花甲老人说着眉头一皱,有些不解道:“只是这颜医生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医术,可行为举止怪异的很,拿着个行医幡,难不成是哪个地方的隐世高人?要是有机会的话,老头子我也要找他把把脉,开几副中药调调身体就好。”

中年男子也甚觉颜林怪异的很,心中一直在回想颜林的每一个细节,当听得花甲老人要找颜林开方时,开口道:“大叔,那个颜医生的行医幡上写着‘专治哮病’四个字哦,看样子是个专科医生。”

“哦……。”花甲老人脸现失望之色,拿出一根烟点上:“医院医生说我得的是老慢支,不是哮喘,怕是没戏了。”

不过一旁的几个中老年妇女闻言则叽叽喳喳说来了去:“我家那个七大姑、八大姨好像有哮喘,也不知道这颜医生能够真的治好,不然我把他们叫过来看一下就好,他们一年都要在医院里住个三五次,天气不好的时候时候次数甚至更多。”

……

没过多久后,吴迪板着个脸从里间出来,一手里拿着一叠票子,一手则拿着张纸,上面似乎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看上去应该是一张处方。

吴迪走到颜林跟前止住脚步,满脸好奇的道:“颜林,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只要我知道的。”

吴迪闻言沉吟了片刻道:“我就想知道,你问都没问,为何就知道那中年男子的痰是清稀的,而且还能知道对方有鼻塞、头疼等症状呢?”

“很简单啊。”颜林闻言闪过一丝别样的微笑:“你吴老板看人是看相貌,美女就多看目不斜视的盯着,我也一样,第一眼也是看相貌,只不过着重点不同。”

吴迪闻言脸现难堪,本想替自己争辩几句,可对方根本不给机会。

只听得颜林继续说道:“通过看第一眼,也就是所谓的望诊,心中必须得有一个大概的判断,吴老板,您觉得要有什么样的判断呢?”

吴迪闻言尴尬一笑:“自毕业后我基本上改行当西医生去了,中医接触的甚少,要不然我干嘛开请教你啊。”

“好吧,通过第一眼,我们脑海中要大致确定病人的病症,也就是八纲辨证中的表、里、寒、热、虚、实、阴、阳,而那中年男子一眼就能看出,他所患的乃是寒症,接下来……。”

不待颜林说完,吴迪脸露恍然之色道:“接下来就只要区分实寒、虚寒、表寒、里寒、寒热错杂了吧?”

颜林闻言嘿嘿一笑:“呦,吴老板能把生意做到这个份上,果然是才思敏捷,一点就通,不愧是商界精英呐。”

吴迪怎能听不出来颜林话里有话,心中虽有气,却又发作不得,勉强一笑:“颜医生你就别拐弯抹角的嘲讽我了,小打小闹而已,什么精英不精英的。不过我还想问一句,分辨完寒热虚实之后呢?”

“分完寒热虚实之后,那就得脏腑辩证啦。脏腑辩证则比较难,就拿咳嗽来说吧,有脾虚引起的,有肝火旺引起的、有肾阴虚引起的,有肺热引起的等等,这些则要临床症状结合脉象综合判断。”

听完颜林所讲后,吴迪不得不对颜林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方所说的虽然书本上都有,但要信口拈来的话,却是比较有难度的,尤其是要做到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那更是难上加难,没有扎实的功底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吴迪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瞅了一眼颜林手中行医幡后,稍加思索后,将手中处方交给颜林:“颜医生,劳烦您给掌掌眼,这是我给姚大姐她儿子开的处方。”

颜林接过处方一瞅,不由得叹了口气。

“怎么啦?这处方有什么问题吗?上面的药该不会有配伍禁忌吧?”吴迪见此神经莫名的一紧绷,提醒吊胆的问道。

颜林摇头一笑道:“你的用药倒是没有违反十八反、十九畏,但光凭这处方的三十来味中药,能治好两三个人的病了。而且,对方是小孩子,你却用这么大的剂量,就不怕吃出问题来吗?”

见颜林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饶是吴迪脸皮再厚,脸上也是一红:“除了这些,没别的问题了吧?”

颜林闻言深叹一声:“唉,我也想说没别的问题,但是你瞧瞧,这处方上的包含了多少种药,有清热解毒的、有发散风寒的,补阴的也有,甚至补阳的药也有,真真是面面俱到,不得不佩服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