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七十一章 讨论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785 2021-09-05 00:02

眼镜男闻言眼带赞许的点点头道:“嗯,支原体感染确实是机会性感染,大部分情况下是在机体抵抗力下降时患病。除了支原体感染外,还有口腔念珠菌病,也就是所谓的白喉,一般在长时间大量输注抗生素或者免疫抑制剂的情况下发病,而身患恶性肿瘤、白血病、淋巴瘤等病的患者则易发生隐球菌感染,主要侵犯中枢神经系统和肺,这隐球菌病也应该是机会性感染。”

不待颜林开口说话,一旁的卓南点了点头道:“嗯,我觉得真菌感染大部分都是机会性感染。”

眼镜男不可置否道:“绝大部分酵母菌和霉菌能引起免疫受损病人的机会性感染,甚至是威胁生命的感染.但它们很少累及防御功能完整的人。除了真菌感染外,艾滋病感染后引起的相关肿瘤,也属于机会性感染,诸如卡波氏肉瘤,淋巴瘤,扁平细胞癌等,以及原虫性疾病诸如:卡氏肺囊虫肺炎、弓形体病,微孢子虫病等。”

钱梓龙听了老半天满头雾水:“你们三个说了老半天的机会性感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染,跟我爸没关系吧?”

颜林闻言不由得颜色一窘,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看来出了医疗场所后,却是把院感这一块给忘了,瞅了一眼宋倩汐后,道:“跟你爸肯定有关系啊,你爸身体抵抗力不行,如果跟支原体病人接触的话,比较容易传染上。”

“啊?”钱梓龙闻言脸现紧张之色,心神不定道:“颜医生,那我们该怎么办啊?要不要回避一下?”

眼镜男闻言脸现不悦,不过作为医生他也晓得其中的感染风险,不由得再度看向颜林:“这个,颜医生您还要检查什么吗?如果检查完了的话,我让我女儿回避一下。”

颜林闻言迅速拿起一双筷子,打开宋倩汐的口腔,检查了一下对方舌象后,便让后者离去。

目睹宋倩汐离去后,眼镜男目光炯炯的盯着颜林道:“颜医生,怎么样?”

“你女儿的舌体瘦小,舌面干燥,舌苔微黄,倒是跟气阴两虚证的诊断相符。”

眼镜男来到柜台处,在上面翻出几张白纸与笔来,递给颜林:“那还请颜医生给开个方子吧。不知您打算从哪着手,选择哪个方子?”

“现在您女儿的支原体感染以咳嗽为主,当然做咳嗽论治了,方剂就选沙参麦冬汤和生脉饮加减吧。”

眼镜男闻言眉头微皱,似是陷入沉思状,随即作恍然状,望向颜林的眼神里,尽是赞许之色,看样子是十分赞同颜林的方剂用药。

此刻颜林正全神贯注的提笔开着处方,全然没有注意到眼镜男的异状,眨眼功夫后便将处方给开了出来。

眼镜男拿起处方一瞅,发现颜林把生脉饮里的人参改为太子参,他虽然疏于辩证论治,但也能看出其中的精妙之处来,人参不光有补气作用,还有益气助阳功效,而太子参与西洋参则气阴双补,但自家宋倩汐是小孩子,用太子参最为合适不过。

光从这一味药的易与上,眼镜男便能看出颜林对中药运用的炉火纯青来,暗地里对颜林的崇拜之情顷刻间又上了一个台阶。

再度往下看,眼镜男并未发现五味子这一味药,反而发现颜林加了几味止咳化痰的药物,诸如蜜制百部、僵蚕、苦杏仁等几味药,不及细想之下,脱口问道:“颜医生,为何把五味子这位药给去掉了呢?”

颜林闻言摇头笑道:“兄弟,五味子在表邪未解、内有实热、咳嗽初起以及麻疹初期的时候均不宜运用,而您家女儿表邪未解,暂不宜加用五味子这位药。”

眼镜男闻言一窘,随即尴笑着一拍脑门道:“对,对,对,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把这个知识点给忘记了。颜医生,您蛮厉害的嘛,敢问在哪高就啊?”

颜林闻言摇头一笑,避而不答道:“方子给您开好了,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相见是缘,要不一起坐下吃个饭,如何?”

眼镜男连连摇手道:“吃饭就算了吧,我哪能麻烦你们呢,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您为何要加用蜜制百部、僵蚕这几个药呢?”

“很简单,您女儿属于久咳,百部肯定要蜜炙,止咳效果更好,更强,还有,百部是治疗百日咳的一味常用药,对缓解支气管痉挛有叫好的效果,而僵蚕有息风止痉、化痰散结的功效,化痰、祛风效果相当不错,二者联用的话,对支原体感染有着不错的效果。”

眼镜男听闻后,目露精光,不由自主的伸出大拇指来:“窥一斑而知全豹,兄弟您高见,在下受教了。”

颜林呵呵一笑:“什么高见不高见,也就是多看了几本书,刚巧又把这几个知识点记住罢了。”

“颜兄您就别谦虚了,我看您辨证论治有一套,而对中药的运用更是炉火纯青,完全不亚于某些老中医了。我想问一下,您师从哪位名老中医,该不会是哪位国医大师吧?”

“国医大师?”乍一听到这四个字时,颜林不禁目露茫然之色,他之前可从未听说过“国医大师”,只知道在医学上摸爬打滚到一定境界后,有那么一丝可能被评为院士,那可是一个了不得的荣誉,但能走到院士这一步的,无一不是两鬓斑白的老人了。

“是啊,国医大师,您没听说过吗?”眼镜男心中闪过一抹狐疑,小心的问道。

“听说是肯定听说过,不过却是无缘一见啊,像他们这种德高望重的名老中医哪是我们能见的,倒是你在大医院上班,应该有机会跟国医大师们学习学习,提升自身的水平。”

眼镜男闻言将头摇的像泼浪鼓,脸露遗憾道:“国医大师总共就那么60位,每个省份平均不足两位,即便我们医院是省级中医院,但很遗憾的是并没有国医大师坐诊,所以我也没机会接触他们。”

颜林淡淡一笑道:“你都没机会投入国医大师名下,像我们这种混迹于井市当中的,怎么可能有机会跟他们接触呢?”

眼镜男有些不可思议的瞅着颜林,一手托腮道:“这就奇了,你医术看上去真的不错,不可能没有师从过名医吧,该不会是自学成才吧?”

颜林闻言嘿嘿一笑,却是对眼镜男的问话不可置否,如果说没有系统的话,以他在中医领域的领悟能力,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造诣,眼前这位高材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方正儿八经的学府出身,而且还在医院里摸爬打滚了几年,却是最基本的辨证论治都没入门。

不过身怀系统这种特殊遭遇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他也只能报之一笑,摆出一副神秘姿态来。

眼见颜林不愿提及师承何处,眼睛男并未穷追不舍,似是想起了什么,自我介绍了一番后,随手打开一旁的冰箱,拿出几瓶啤酒来放在餐桌上,不请自来的坐在一空位上,豪爽一笑道:“兄弟,今天我们交谈甚欢,这顿饭我宋子莱做东,我请客。”

话音刚落,却见钱梓龙脸色一窘:“宋医生,你这样不好吧,今天这顿饭本来是我为了感谢颜医生给我爸瞧病的,你总不能横插一缸子吧?”

宋子莱哈哈一笑道:“这位兄弟,你可以往后再请颜医生吃饭,我可没多少时间休假,明天我就要回省城医院上班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