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七十章 机会性感染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96 2021-09-05 00:02

眼镜男并未直接回答颜林的问题,而是拿出手机来,从里搜出一套检查结果来,递给颜林道:“我这里有些检查结果,要不你先帮我看看?”

颜林眼带疑惑的“哦”了一声,接过对方手机,瞄了一下对方所开的检查:血常规是正常的,而支原体检查则显示1:160,衣原体抗体为阴性,胸片显示支气管疾患,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检查了。

从检查结果来看,再加上咳的又非常剧烈,眼下这小女孩所患疾病应该是支原体感染无疑。

颜林并未多说什么,而是径直打量起小女孩来,但见小女孩身形瘦削,估摸着三十斤不到的样子,而面色呈暗红色,眼角间呈暗红色充血,嘴唇干裂,表面有白色上皮脱落。

从对方的咳嗽声音上判断,应该为干咳无痰,或者痰黏不易咳出,多属燥邪犯肺证或者阴虚肺燥证。

燥邪犯肺证多常见于深秋的干燥季节,而眼下为春季,气温温润柔和,基本上可以排除燥邪犯肺证这个选项,综合刚才的望诊所得,这小女孩十有八九是阴虚肺燥证所致的咳嗽。

只是小女孩有没有发烧的表征,那就不得而知了。

颜林如此想着,笑着朝小女孩打了个招呼,伸手在其额头上感受了一番,体温应该在正常范围之内。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从系统空间拿出体温表,塞在小女孩腋窝下。

眼镜男见此,连忙插嘴道:“我家宋倩汐应该不发烧,前不久才量了一下,体温是正常的。”

颜林闻言摇了摇头,正色道:“量一个吧,反正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眼镜男没法,只得任由颜林了。

趁着量体温的间隙,卓南悄悄的扯了扯颜林的衣角:“老颜,你该不会连支原体感染都能开中药吧?”

颜林闻言神秘一笑道:“你猜猜看?”

卓南闻言直接伸手就是一拳,故作生气的瞪着眼林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装神弄鬼了啊,在我面前还玩这一套。跟我说实话,中药治疗支原体感染效果怎么样?”

颜林闻言瞟了一眼眼镜男,嘻嘻笑道:“还行吧。只不过疗程比普通的咳嗽要长一点。”

“真的?你以前用中药治过支原体感染吗?”卓南满脸希逸的盯着颜林道:“我们医院里经常收到支原体感染的小孩子,也不知道是阿奇霉素耐药还是什么情况,输一个星期的液还是咳嗽,按照指南上的方法口服一个月的阿奇霉素,复查支原体抗体还是阳性,头疼的很。”

不待颜林开口说话,一旁的眼镜男满脸好奇的打量着卓南及钱大叔父子,问道:“你们几个该不会都是医生吧?”

钱大叔闻言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医生,是找颜医生看病的病人。”

眼镜男脸露尴尬之色,一拍脑门笑道:“哦,你看我这记性,转眼就把大叔的话给忘脑后了。”

眼镜男说着迟疑了片刻,目光在卓南身上游离了片刻,道:“那这位兄弟是医生喽,不知在什么医院高就啊?”

卓南点了点头,大方承认了下来,并将自己上班的医院告知了对方。

眼镜男闻言“哦”了一声,稍作思索后,脸上说话的兴趣明显消退不少,转而挂上一副淡淡的优越感:“常虹医院啊,好像是家私人的一级医院吧,来你们医院看病的基本上都是来疗养的病人吧?”

听到“疗养”二字后,卓南脸露不悦,不过仍旧耐着性子道:“我们医院是家私人医院没错,规模也不大,但并不是每个病人都是来我们医院疗养的。”

卓南说着伸手一指钱大叔道:“你看这位大叔明显是哮喘急性发作期,算不上是来疗养的吧?”

颜林也听出了眼镜男的话外之音,这家伙十有八九是瞧不起在民营医院上班的卓南,以此可以推断出对方应该在某家公立医院上班,只不过连自家孩子的支原体感染都治不好,也不知道哪来的迷之自信,让他看不起卓南。

如果说工作经历的话,颜林自认为自己还不如卓南呢!

要是让眼镜男知道自家情况的话,也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兴趣跟自己愉快的聊天了。

玛德!装逼装到我面前来了。

颜林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镜男,当见得后者嘴巴张了数张后,拿不出话来反驳卓南时,不禁笑道:“这位朋友,听你说话,你应该是在大医院上班吧,不知可否请教一下,你们对这种哮喘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吗?”

眼镜男闻言脸露尴尬之色,怔了怔道:“我不在呼吸科上班,对哮喘的治疗不是太了解。”

颜林闻言脸露遗憾,故作叹息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又浪费了一次学习的机会。好了,不闲扯了,我想请教一下,您给您女儿宋倩汐吃了中药吗?辩证的思路是什么?开的是哪个方子?”

眼镜男闻言脸色一窘,随即胸脯一挺,底气十足道:“学校里的老师说中医那套望闻问切没什么用,尤其是切诊根本就没什么用处,不如现代检查来的直接,所以我就给我女儿做了个检查,确诊为支原体感染后,给她开了个抗支原体感染的方子。”

“这么简单?”颜林没有读过正规的中医药院校,不知道学校里是如何培养中医学子的,听得眼镜男这么一说,直接让他大跌眼镜,如果说望闻问切没用的话,干嘛还设中医药大学,干嘛要开设中医药这门课程,更重要的是,这名所谓的中医药院校的教授,干嘛不转行去学西医,却占着茅坑不拉屎,做这种误人子弟的事情呢?!

眼镜男闻言言辞凿凿的道:“就这么简单啊,现在看病不都是靠检查结果嘛,谁还靠经验来治病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颜林已经没有兴趣再追问对方开的什么处方,用的什么药了,因为对方彻彻底底的把“辨证论治”抛诸脑后,只怕是最简单的“寒热温凉”都没有鉴别吧?

颜林不由得叹了口气,提不起任何兴趣跟对方掰扯什么,自顾自的拿出压脉枕来,吩咐宋倩汐坐好后,伸出三指搭在后者寸关尺三处,认真的感受着指尖脉搏跳动。

脉细如线,脉率有些偏快,稍稍用力一压,脉搏跳动瞬间消失,从脉象上看应该是细数无力脉。看样子这小女孩的支原体感染有一段时间了。

“怎么样?”待颜林准备收起压脉枕时,眼镜男满脸好奇的盯着颜林道。

颜林不由得一愣,不解道:“什么怎么样?”

“我的意思是说脉象怎么样?”

“哦,你问的是这个啊,你家女儿是细数无力脉象,应该是气阴两虚证。”

“气阴两虚证?”眼镜男闻言不禁脸露讶然:“你的意思是我说女儿的病情有点严重了?”

颜林点点头道:“也不能说严重吧,单从脉象上来看,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就是你女儿患支原体感染之前本身就有气阴两虚证,第二种可能是你女儿的支原体感染日久,体内的正气渐虚,从而导致气阴两虚。”

眼镜男闻言作沉吟状,随即点了点头道:“我女儿平素身体抵抗力不蛮好,经常小病不断。”

“嗯,支原体感染本来就是种机会性感染,一般情况下,在人体免疫功能降低时乘虚而入,导致疾病的发生。刚才你也说了,你女儿身体抵抗力不是蛮好,所以你女儿的气阴两虚证可能在感染支原体之前就可能存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