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二章 用尿滋他(求波推荐票票啊)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30 2021-09-05 00:02

姚大姐身旁则是一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脸上看上去有些干瘦,颧骨几可突出,眼球隐约间有些凹陷,脖颈间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一袭灰色的休闲装,右手手腕上则带着名贵的劳力士表,左手则紧紧牵着小男孩的手。

而那小男孩浑身圆滚滚的,胖嘟嘟的圆脸,一身的赘肉随着走路不断的晃动着,脸色呈暗红色,呼吸有些困难,呼吸时鼻翼似乎有些煽动,走上几步便要停一停。不过其手中却抓着个炸鸡腿,边走边啃个不停,吃的脸上全是油与肉沫。

下车后,姚大姐整了整手上的钻戒,随手朝眼前一指:“吴老板,这就是你说的那新开的高喜酒店?”

“嗯,这就是我电话里跟你们提到的高喜酒店,新开没多久,里面的装修是欧式风格,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菜式品种看上去不少,关键是口味还不错。”吴迪满脸堆笑道,说着翘起大拇指,点了个大大的赞。

姚大姐眼皮懒懒的一抬,迅速打量了一番眼前摩天大楼,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施施然朝里面走去。

门口的俩男服侍一见到有人进来,朝几人微微一弯腰,恭敬道:“欢迎光临。”

吴迪一行人正眼看都没看俩男服侍一眼,径直朝里走去。

刚一进门,就听得大厅左手边围着一堆人,闹哄哄的叫喊个不停,走进一瞅,却是有人晕倒了。

出于职业本能,吴迪快步冲了上去,却见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熟悉身影旁边则放置着一行医幡。

不是颜林还有谁!

吴迪顾不上之前的恩怨,推来围观的人群,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紧张道:“颜林,需要帮忙吗?”

瞅得来人是吴迪后,颜林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

见得颜林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后,吴迪却误以为颜林公报私仇,可是这种场合下不便多嘴,火烧眉毛尖般着急道:“到底什么情况啊,你快说,要不要叫救护车?”

“你自己瞅瞅不就知道了。”

“嗨,你这叫什么话啊,我不是刚来么,你都检查了一轮,如果对病情有什么判断的话就直说啊,干嘛藏着掖着的?”吴迪闻言冷绷着脸,一脸不屑的道,边说边俯身做着检查。

旁边一众吃瓜群众听得吴迪话后,瞬间将颜林刚才挺身而出的好感忘得一干二净,转而对颜林冷眼相待起来,甚至有人连正眼都懒得瞧上一眼。

见得颜林并未有下一步动作,也没有任何表示,张妍满脸紧张的凑过来,轻语道:“颜医生,这人怎么样?”

颜林无语的笑了笑,凑到其耳后,轻语了几句。

张妍听闻后惊诧莫名的瞪着颜林,不敢置信的道:“不可能吧?”

“有啥不可能的,你看他呼吸匀称、脉搏跳动平稳、精神状态也不错,怎么看都不像是晕厥的样子。”

不待张妍回复,颜林站起身来伸了伸脖子,迎着周围一众鄙夷的目光,大声喝道:“你们之中谁有血糖高的,撒泡尿把这位小伙子滋醒,糖尿病病人的尿是甜的,能让这帅哥尝尝甜头,如果糖尿病尿滋不醒他,来个尿毒症的病人更好。”

吴迪正按照抢救规则认真的做着检查呢,一听得颜林要拿尿滋青年男子,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都人命关天了,人命关天呐,你作为一个医生不好好诊病抢救,却还恬不知耻的在一旁装傻吸睛,对得起你那行医幡上的“游方中医”四个字嘛。

一想到此,吴迪忍不住要破口大骂起来,一定要将这医生败类骂个狗血淋头。

只是不待吴迪开口,地上的年轻小伙子却不知何故一把推开前者的手,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来,满脸赤红的朝颜林尴笑着:“颜医生,颜医生,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不用您劳心费神的拿尿来滋我了,我晕厥病已经好了。”

“什么情况?”吴迪根本就没料到颜林一句话竟有如此效果,直接被雷的外焦里嫩,彻底的一脸懵逼,瞪大着双眼怔怔的看着青年男子,心中只剩下一个疑团:青年男子到底得了什么病,竟然要用尿来滋?

而周边一众吃瓜群众也是一脸懵逼,刚才一个个心中还在痛骂颜林这种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家伙,根本就不配当医生,甚至不配当人。可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不拿人命当回事的话,竟然让一个晕厥者囫囵着爬起来。

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

此刻颜林可没心情去理会一脸懵逼的吴迪与一众吃瓜群众,听得青年男子叫出自己姓氏,板着脸好奇道:“你认识我?我怎么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待青年男子开口说话,不远处传来几声鼓掌声,紧接着传来一似曾相熟的话语声:“不愧是颜医生,医术果然不错。”

顺着声音看去,却是谌若金姐弟俩与刘经理一行三人。

颜林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敢情这一出是你们故意安排的,就为了试探一下我的医术?”

谌若兰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连连道歉道:“颜医生,实在是对不起,我知道这么做非常不礼貌,但眼下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也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我家孩子跟这位美女孩子同一天去的医院看病,她孩子好了,可我家孩子却依旧病着,而我老公打死也怎么也不相信你的医术,实在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还请您体谅一下一个孩子母亲的苦衷。”

听得几人对话后,一众吃瓜群众总算是有些明白了,敢情这一幕是有人故意试探那游方中医的医术而故意晕倒。甚至有些后知后觉者低声嘀咕着:我就说用尿怎么能滋醒一个晕厥的人呢,根本就不可能嘛。

见得无热闹可看,一众吃瓜群众有说有笑的各自回归座位上去,继续吃开了去,有人偶尔回头看上颜林一眼,看样子谈论的内容跟颜林有着些许关系。

被人戏弄一通,颜林心中憋着一股无名火,本想发泄一通,不过听得对方的初衷后,心中怒气顿时消失无踪,唉,真是应了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知道对方的来意后,颜林也不造作,直接朝刘经理开门见山道:“刘经理,你老婆这做法虽然有点出格,不值得提倡,但也不可谓不用心良苦。刚才你应该站在某个角落里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不知可否放开对中医的成见,让我试上一回?”

刘经理闻言羞愧的无地自容,满脸羞红的连连点头道:“相信,我绝对相信你,现在就让你过去给孩子看病。”

听得老公松口,谌若兰忍不住长舒了口气,差点热泪盈眶起来,心中压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出言提醒道:“唉,看病这事不急在一时,俗话说的好,民以食为天,我看还是让颜医生吃完饭再过去吧。”

“对,对,对,先吃饭,先吃饭要紧。颜医生,那我们先走了,到时候再联系。”不知出于何故,刘经理似乎有些不敢直视颜林的目光,而且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全然没了之前干练、精明的模样。

“那我们先走了啊。”谌若金一边道歉,一边不断的催促几人离去。

……

待众人离去后,颜林方觉全身被被冷汗浸湿,不由得摸了摸惊魂未定的小心脏,无语的回到座位上,继续海吃海喝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