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七十二章 《濒湖脉学》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08 2021-09-05 00:02

钱梓龙本欲说什么,不过见得宋子莱一脸的真诚,也就不再坚持,诚如对方所说,自己想要感谢颜医生的机会多的是,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倒是一旁的卓南,看到俩人争相请颜林吃饭,由衷的替颜林感到高兴的同时,鼻子里莫名的一酸,心中五味杂陈起来,虽说在医院给人看病拿工资,但潜意识里也想得到病人的认可。

其实这种认可并非一定要病人请客吃饭什么的,有时一句真诚的谢谢便能触动卓南内心的共振,因为那一句简单的“谢谢”,便是对他尽心尽力的付出的认可,同时也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也就是所谓的存在感。

存在感是指对精神的一种需求程度,包含物质存在和精神存在两方面。物质存在表现为人能够以实体出现,并进行相应的实践活动;精神存在表现为人的精神世界丰富,具有突出的想象力和强烈的意识。

其实每个人都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寻找着自我的存在感,这无非对与错,更没必要提升到人格批判的高度。

正因为有了存在感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许多人终其一生奋斗着、努力着,通古至今概莫能外。诸如衣锦还乡、光耀门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等词汇,无一不是存在感的体现。

只是每个人的想要的存在感各不相同,有些人在寻找存在感的同时,直接或者间接推动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有些人的存在感则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以牺牲他人利益为前提。

所以,存在感是个中性词。

医生这门职业,是最容易寻找存在感的一门职业了。

因为,不管你地位有多高、家业有多大,但只要一生病,在病人面前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病人。

不过,医生的存在感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因为想要得到病人的认可,最最基本的一点,那就是疗效。

没有疗效,一切都是浮云。

见众人并无异议之后,宋子莱似乎想到了什么,莫名的一怔后,走到厨房拿起点菜单瞄了一眼,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即大笔一挥,在价格比较贵的菜名上打了几个钩。

宋子莱的岳父,也就是饭店老板,目露疑惑的瞅了一眼前者:“怎么回事?看样子是你打算请客了?”

宋子莱闻言点了点头道:“嗯,外面那个拿行医幡的是个中医高手,几句简单的交谈便让我收获不少。请他吃顿饭,应该的。”

宋子莱嘱咐了几句后,径直出得门去。

望着宋子莱离去的背影,饭店老板丈二摸不着头脑的立在原地,暗自嘀咕道:“那家伙好像经常在我这吃饭,怎么愣是没感觉出他是中医高手呢?”

……

刚一见得宋子莱出现,颜林双目一眯,笑着道:“宋兄,你这是干嘛去了,该不会是加菜去了吧?”

宋子莱闻言嘿嘿一笑道:“你们点菜也太随意了吧,清汤寡水的。”

钱梓龙闻言目光一滞,脸色当即有些不好看了,只不过众人在场,发作不得。

宋子莱可没注意到钱梓龙的异样,趁着上菜前的这会空挡,问道:“颜兄,我看你开方子之前给我家宋倩汐把了一下脉,我想问一下,你真的会把脉吗?”

颜林闻言干笑了一声:“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宋子莱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框,认真道:“我想跟你学习把脉技术。”

“你想学这个?”颜林听闻后颇感意外,他还真没想到对方一个省级医院上班的大医生,竟然放低姿态要向他学习把脉技术。

“嗯,颜兄您不会不愿意吧?”

颜林闻言连连摇头道:“这有什么不愿意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怕就怕我教的不好。”

“那你的意思是答应了?”

颜林可从未想过要给人上课什么的,而今突尤的被宋子莱问起,还真不知道从哪说起,本能的抓耳挠腮起来,尴笑道:“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从哪说起。我想问一句,你对书本上的知识点应该没问题吧?”

宋子莱闻言环目四顾一圈,有些难为情的道:“书本上的内容基本上能倒背如流,甚至我还买了本《濒湖脉学》看了无数遍,但面对那么一根桡动脉,却是不知从何下手啊。”

“《滨湖脉学》?这本书是谁写的?”颜林闻言双目一亮,满脸好奇的问道。

“李时珍写的啊,你没听说过吗?”宋子莱眉头微皱,明显不相信颜林所问。

颜林闻言尴尬一笑,对此不可置否,他只知道李时珍写过一本《本草纲目》,却是未曾听说过后者居然还写了本《濒湖脉学》,这让他不得不对李时珍佩服得五体投地,人才就是人才啊。

颜林如此想着,开口道:“你能把《濒湖脉学》这本书你借我看一下吗?”

“我没带身上,不过书店里到处都有买的。”

“好吧,有时间我去书店转转吧。”颜林略微有些失望,随即脸色一松,道:“宋兄,你给你女儿把过脉吗?”

宋子莱点了点头道:“把过,怎么啦?”

“你觉得你女儿的脉象是什么?”

宋子莱闻言一滞,满脸窘迫道:“这……,这个,我也只是随意把了一下,至于什么脉象,还真不知道。唉,要是能把出女儿的脉象来的话,我就不用向您请教把脉啦!”

颜林闻言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当下道:“照我刚才把脉的结果来看,您女儿的脉象应该是细数无力。”

“细数无力脉象,这可是复合脉啊!?”

“嗯。”

“颜兄,您先别急,我去拿个本子来。”

宋子莱说着转身离去,没一会儿手拿一本黑色精美的笔记本出现在众人眼前。

颜林见此有些哭笑不得:“宋兄,你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我们不过是切磋把脉技术而已,你把笔记本都拿出来了,搞得我压力好大啊。都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当看到宋子莱手拿笔记本的时候,卓南明显的一愣,显然他也没想到宋子莱竟然舍得放下身段,虚心向颜林学习,看来对方不会把脉并不是自身不肯下功夫,而是别的原因导致的。

至于何种原因导致的,卓南也闹不明白,在他潜意识的认知里,一个学识渊博的大医院中医生居然不会把脉,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钱梓龙则脸带笑意,眉飞色舞的打量着众人,目光不断的在眼下俩人身上游离着,当见得宋子莱不似作伪时,脸上表情恢复自然,安静的坐在原地,也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

宋子莱也感觉到众人异样的目光,不过事已至此,他可不想放弃这大好机会,腆着脸道:“颜兄,我是真心想向你学习把脉技术的。”

“好吧,刚才我说到细数无力脉象,敢问宋兄,知道细脉的特征吗?”

“脉细如线,按之不绝,应指明显。《濒湖脉学》有首体状诗是这么说的:细来累累细如丝,应指沉沉无绝期。春夏少年防不利,秋冬老弱却相宜。”

听得宋子莱娓娓道来,卓南小心的推了推颜林肩膀,低声嘀咕道:“颜林,这家伙基础功底看样子相当不错啊,你随意问上一个问题,他张口就能说上一大堆。”

颜林闻言作若有所思状,随即心中一苦:“嗯,你说的非常有道理,这宋子莱至少是硕士出身,甚至有可能是博士出身啊,那样的话,可要比我们高了至少两个档次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