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二十二章 反转太快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54 2021-09-05 00:02

器械店老板临回头瞅了一眼颜林,尴笑着道:“是啊,我看你们一个个的埋头不做声,想弄点动静出来,没想到却摔跤了。”

“哼,油腔滑调的家伙,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倒学起电视里的游方郎中,又想去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来。”居中一四十多的女人见得此景,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临渔医疗器械城里面显得分外安静,女人的话清晰的传入颜林耳中来。

见得有人无故中伤自己,颜林虽然不想惹事,但也忍不下这口气来,当即回嘴道:“这位大姐,你凭什么说我不学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来?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干坏事了?”

因为早上有个小孩太过调皮,打坏了店里的雾化器,中年女人心中憋着一股无名火,却又无处发泄,第一眼看见颜林便觉十分碍眼,尤其是听得后者油腔滑调时,不免埋汰了几句,没曾想被对方听了去,当下冷笑道:“瞧你那样子,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即便是打娘胎里学中医,也就二三十年的样子,技术水平能好到哪去啊?”

“好到哪去?”颜林闻言总算有些明白了,这疯女人原来就因为这个针对上了自己,看来十有八九家庭生活不尽人意,否则谁会没由来的惹事啊,出于职业习惯,不禁多看了对方一眼,却见对方面青,两眼充满血丝,周围一对明显的熊猫眼,再看鼻柱(对应肝)那里呈暗红色,结合面部颜色与鼻柱颜色,典型的肝火虚旺之证。

四十多岁的女人肝火虚旺再加上那臭脾气,颜林心中已然有了大概判断,只是压脉枕还没到手,不敢把话直接说满,怼了一句:“你这人好生奇怪啊,我技术水平好到哪去,跟你有关系吗?”

“老娘就看不顺眼你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不好好的把心思放在提升医学技术上,却搞些个歪门邪道吸引病患的注意力,尽想着炒作,尽想着出门。我跟你讲,你就算出名了又能咋地,看不好病到底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听完对方一通大道理之后,颜林竟无言以对,对方好像说的有点道理,谁曾想自己脑海中藏着个系统呢,这种事情万万不可跟人提起的,一旦让人知道了,说不好被某些机构抓去,当成小白鼠试验,这可就麻烦了,心中不免腹诽:“嗨,这都哪跟哪啊,我怎么就成炒作了,还挖空心思呢!”

翻腾了一圈后,器械店老板将颜林所需的压脉枕和压舌板拿了过来,递到颜林手中,笑着和起稀泥道:“唉,唉,唉,俗话说的话,萍水相逢者即是缘,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吵闹啊。”

颜林接过压脉枕,付了钱,嘟囔着道:“谁没事想闹啊,闲得慌吧。”

收好压脉枕和压舌板,颜林临回头瞅了一眼中年女人,当看得后者一脸鄙夷的望着自己时,一时没忍住,张口就道:“我说大姐,你更年期综合征有几年了吧,看上去睡眠也不是很好,最好去找个中医开点中药好好调理调理,别到时候发展成神经病啊!”

一口气说完后,颜林扛起行医幡,一溜烟的跑开了去。

器械城老板听闻后不禁哭笑出声,心中暗道这小伙子怎么就不听劝呢,本能的头朝后微微一仰,双目微闭,甚至已然做好双手塞住耳朵的准备,等待着暴风骤雨的来临。

只是让器械店老板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等待了数十秒后并未等来预料中的咆哮声,睁眼一瞅,却见中年女人恍如魔怔了般,怔怔的呆立原地,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少顷,中年女人双目一亮,恍然间清醒过来,猛的将手中雾化器放下,“嗖”的一声,犹如百米冲刺般的朝颜林离去方向跟了过去。

“唉,这位大姐,雾化器还要不要了?”器械城老板不明所以,跟在后面大喊了一嗓子。

中年女人边跑边回道:“要,要,要,老板你先帮我留着,等会就来。”

一口气跑出老远后,颜林方觉口唇发干,上气不接下气的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靠了靠,临了不忘朝后面偷偷一看。

“我滴妈呀,这大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竟然跑得比我还快,眨眼功夫就跟上来了,赶紧找个地方躲躲。”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颜林的反应能力已然提升了不少,三下五除二就势躲到路边的一车子背后。

“唉,人呢?刚才明明在这里的啊?”中年女子在离颜林不远的地方驻足观望了片刻,临了不无遗憾的折返身去,回到临渔理疗器械城。

器械店老板满脸疑惑的看着折返回来的中年女子,当见得后者满头大汗时,试探性的问道:“大姐,追到他了吗?”

中年女子遗憾的摇了摇头道:“没有,那小子跑的实在是太快了,比贼还快。”

器械店老板苦口婆心的开导道:“唉,要我说,大姐你就别跟这种小青年去计较啦,犯不着的。我崽啊,也是花样百出,一天一个想法,今天想当什么网红啦,明天又要当什么明星啦,尽想着好事。”

中年女子闻言尴尬一笑,却又不好反驳什么。其实她之所以跟上去,就是因为那游方郎中张口就说出自己的症状来,还把自己的病症也说出来了,她给自己开过不少中药调理过,也找专家看过,无一不是让自己调节心态。

作为一个中医师,中年女子何曾不知道调节心态的重要性,但是心态哪是那么好调节的啊,菊花茶、玫瑰花茶什么的每天泡着喝,效果就是不明显。

至于那所谓的“神经病”,也许在旁人听来是句骂人的话,而在中年女子听来如同天籁之音,因为不少的专家也警告过她,如果病情得不到控制的话,是很有可能朝精神病方面发展的。

所以,一听得颜林说她神经病,中年女子顿时满怀希望的跟了上去,想要找颜林询问一下有没有好的治疗方法,只是这些内幕是不可能跟一个毫不相干的器械店老板道明的。

中年女子拿了雾化器,付了钱出得器械店门,怔怔的望着颜林离去方向,心中竟莫名的生出一丝悔意来,也不知是因为性格太多冲动而后悔,还是因为错过治疗的机会而后悔。

好不容易甩掉中年女子后,颜林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刚才慌不择路之下,只道到处乱窜,没想到跑到一条陌生的街上来了。

来就来了吧。

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也没事可做,倒不如就近寻找一番,看能否寻个办证刻章的电话,也好早点了却心愿。

颜林循着街道边上一直往前走,没一会儿还真让他给寻到了,照着地上号码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男子,从声音上判断,应该是个中年男子。

对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颜林想要干什么,当得知颜林目的后,让后者在去高粱路的南山公园等候。

颜林拿出手机,打开千度地图一搜,发现南山公园就在附近,穿过东风三路走上没几步路就到了。

顶着和熙的阳光来到南山公园,颜林发现公园里游人颇多,不过大部分以青年男女为主,看样子像是在校学生,仔细一想这才得知附近似乎有个专科学校。

等人是最无聊的,颜林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走进公园,就近蹲坐在橘子树下,摘下一片叶子来,放在手心里仔细打量着橘叶的纹路。他可记得《中药学》里讲过,橘叶也是一位中药,乃疏肝行气、散结消肿的一味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