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三十七章 热盛伤阴(求票票、书单支持)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60 2021-09-05 00:02

“是啊,期间病情老是反反复复的,打针输液后病情就好一点,烧也不发了,可是药一停,过了一两天时间,就还是老样子。看着他每天这么遭罪,我这心里就像刀割一样。”谌若兰说着开始梗咽起来,眼帘下隐约可见晶莹的泪滴。

看到谌若兰一提起儿子病情就开始伤心落泪,颜林心中难免情绪泛滥,对方肯定为了儿子刘冰的病情操碎了心,不然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失态,干咳了一声:“别急,别急,既然病已经到身上来了,那就只能认真面对,急也没得用。我先给你崽检查一下,怎么样?”

“嗯。”谌若兰难为情的拭去眼角的泪滴,勉力挤出一丝笑容笑了笑,按照颜林所示坐在椅子上,极为配合的抱好孩子,让颜林检查。

不待吩咐,谌若金主动搬来一条凳子,让颜林坐下。

颜林朝其道了声谢,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压脉枕,轻轻的将刘冰一手至于压脉枕上,然后食指跟中指轻轻的压了上去,只稍轻轻一用力,一道细而快的血管搏动之感冲击着指尖,将指尖力道加大之后,脉搏跳动并未因此而消失,仍然顽强的跳动着。

从脉象上看,刘冰的脉象应该是细数脉。

紧接着是看舌象。

不过这会儿刘冰就没那么配合了,开始哭闹起来。

无奈之下,颜林只得让众人抓手的抓手、抓头的抓头,快速将压舌板伸进刘冰口里,目光迅速一扫舌头,却见舌头呈暗红色、瘦薄、苔少,舌头表面有裂缝。

颜林将上述信息综合了一下,得出了大致的判断,这刘冰应该是热哮证日久,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后,病久热盛伤阴,阴液大伤,阴血亏虚有点严重了。

颜林伸手摸了摸刘冰额头,有点烫手,只可惜没有体温表,不然可以量个体温参考参考。

到了这一步,颜林已然基本上可以确定,对刘冰的病情了然于胸,不过为了做到滴水不漏,大小便还是要了解一下的。

其实,颜林已然从各种迹象上猜得出来,不过世事无常,有时候也不一定说的准,多问一下终归是没错。

颜林直接向谌若兰问了一句刘冰是否有便秘和尿黄,而其他问题比如痰的颜色等等,基本上无从得知,毕竟小孩子不会吐痰。

听得颜林问起,谌若兰脸带惊诧的点了点头,连道说小孩子大便很难拉得出来,需要借助开塞露才能解决,而尿更是黄的像茶水一般。

谌若兰说完后,心中仍旧惊讶不止,暗中揣测着颜林是从何得知的。

不过之前那一出恶作剧尚未难倒对方,谌若兰已然对颜林的未卜先知早已见怪不怪,惊讶过来也就坦然接受。

颜林详细询问了一番小孩用药情况,这才得知小孩一直在输液与做雾化,但具体用药不详,而口服药只有孟鲁司特钠咀嚼片、二氧丙嗪颗粒和布洛芬。

颜林微一沉吟:“谌老板,你家小孩从发病到现在,体重应该下降了不少吧?”

“嗯。”谌若兰闻言怔了一怔,不解的问道:“是下降了不少,到现在瘦了四五斤,都要瘦成皮包骨头了。”

待颜林检查完毕后,谌若兰抱刘冰,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牛奶瓶,泡了瓶牛奶交给刘冰。

刘冰吸了几口后,头往后一仰,便不再吸允,开始啼哭了起来,看样子食欲并不佳。

刘经理从始至终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不吭一声,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颜林一举一动,似乎随时提防着颜林有任何伤害之举,看样子还没有完全放下内心里的成见。

“唉,造孽啊。”颜林瞅了一眼哇哇直哭的刘冰,忍不住叹息道。

谌若兰抱起刘冰,边哄边道:“唉,是啊,我们也心疼他,但是没办法呀,这病总是断不了根。哦,对了,颜医生,我崽病情不严重吧?”

颜林脸露庆幸道:“你崽的病情还不是蛮严重,要是再拖个十天半个月,热盛伤阴的程度可能更厉害,到时候就有点麻烦了。”

谌若兰也知道自己儿子的病情有点麻烦,但是对于颜林口中的某些专业用词根本就听不明白,更是不知道严重到什么程度,心中不免担心起来,眉头一皱道:“热盛伤阴?颜医生,这是怎么个说法?”

颜林闻言呵呵一笑道:“打个直观一点的比方吧。热就相当于火,阴就相当于水,热盛的意思嘛,就是火势很旺。热盛伤阴,就相当于人体内有一座火势很旺的火炉,一开始人体通过自我调节,尚能应对熊熊火焰,但随着时间的延长,会将人体机能潜力耗干,进而将体内的水液蒸发掉,从而导致干渴、便秘、面色潮红,简单点说吧,就是体内的水分丧失了。”

“哦,原来是这样。”谌若兰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睛,不明觉厉道:“这个严重吗?”

颜林闻言有些哭笑不得道:“那肯定严重啦,烧到最后,能把人给烧干,最后骨瘦如柴,最终像个木乃伊一样。”

“啊?这么严重啊?”听得“木乃伊”三字时,谌若兰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盯着颜林道。

“还好啦,我只是说如果任由其发展的话,可能出现的最终结果。这不你在医院治疗,等会我也会给你开张中药处方,把刘冰体内的火气降下来,顺便加点滋阴降火的药,把丢失的阴液补回来。”

“那就麻烦颜医生多上心了。”听得颜林如此解释后,谌若兰长舒了口气,满脸希逸的望着前者。

张妍虽然是学医的,但她学的是西药,正所谓“隔行如隔山”,站在一旁听得满头都是雾水,唯一听明白的几点是眼下小孩病情有点重,不过问题不是太大。

而邹玉云则恍如听天书一般,根本就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哮病不比感冒,日常生活中难得一见,即便是她儿子有这个病,但也无人跟她讲解,自然而然的便难以一时接受过来。

而罗姐则眉飞色舞的倾听着,时而点了点头,时而低头沉思,时而做恍然大悟状,从其脸上表情上看,似乎获益匪浅。

而谌若金则双手撑住脖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颜林,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随着颜林的身影不住的转动着,恍如颜林身上有着特殊的吸引力般。

颜林瞅了一眼一旁枕戈待旦的刘经理,笑笑没有说话,拿出一张处方纸,“唰唰唰”的开起处方来,转眼间一个个黑体字如同荧光般一闪一闪的出现在颜林笔尖。

约莫一分钟后,颜林深呼了一口气,写完最后一笔后提起笔,拿起处方纸仔细检查起来。

“这就开完了?”不待颜林检查完毕,张妍一把抓过处方,却是递给了罗姐:“罗姐,你给瞧瞧看。”

罗姐接过处方,仔细瞅了一遍:“这方子好像跟肖健昀的那张处方差不多,就是多了几味药。”

“是嘛?”邹玉云好奇的凑近了来:“还真的差不多哎,颜医生,为什么要加这几味北沙参、麦冬、天花粉、玉竹、知母呢?”

颜林笑了笑道:“刚才我不是说刘冰已然热盛伤阴了么,而北沙参这几味药则是清热滋阴的补药,是补肺阴用的,就像你们相当熟悉的六味地黄丸,那是补肾阴的。”

“哦,六味地黄丸补肾阴我知道,但是补肺阴就没听说过了。”邹玉云没接触过中医,即便是颜林讲的已经通俗易懂了,但还是听得云里雾里,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尴尬的笑了笑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