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五十八章 就地取材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791 2021-09-05 00:02

凝神思虑了片刻,颜林再度将目光投向一旁有些枯萎的生姜上,把生姜晒干后就成了干姜,乃是一味温中散寒的温里药,当即笑道:“干姜你应该知道吧?”

蔬菜西施闻言撇撇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颜林闻言满脸黑线,对方居然连干姜也不知道,真的是尴尬啊,就在他脑海中再度响起系统女声来:“恭喜宿主激活中药:干姜。”

“啊,这个也可以啊!”颜林闻言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这次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啊,自己手里拿的是生姜,并不是什么干姜啊?心神当即浸入系统空间,道:“那个系统,你不是说要接触到药物的新鲜原材料才能激活相关中药吗?”

“嗯,没错,干姜的新鲜原材料就是生姜啊。”

“哦。”颜林直接被系统给堵得哑口无言,这才回想起来,生姜经过加工可以做成好几种中药,直接用就是生姜,而加工后则是:干姜、泡姜,其功效则有些许差别。

心念之下,只听得系统女声再度响起:“恭喜宿主激活中药:泡姜。”

虽然激活中药没有实质性的好处,但能随身携带激活的中药啊,能做到随用随取,也算是一种福利了,忍不住张口道:“我去,这是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了吗!凭着一块生姜,竟是激活了四味中药了。如果继续保持这样的速度,怕是过不了半年时间便能激活全部中药了。”

就在颜林做着黄粱美梦之时,耳畔响起一高亢的中年男声来:“老婆,我送菜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了呗,喊那么大声干嘛?”

听得粗犷男声响起时,颜林心神立时从系统空间退了出来,刚好见得蔬菜西施扭捏作态的白了一眼刚才说话之人。

不待颜林有进一步的反应,却见得一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近了来,脸带激动的瞅着颜林道:“嘿,游方……,帅哥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

颜林闻言满脸狐疑的打量着中年男子,但见其身着牛仔衣裤,皮肤黝黑发亮,嘴唇有几处皲裂,一双水牛般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其身边则跟着一六七岁左右的瘦削女孩,一声不吭的跟着中年男子身后,时不时的做着干呕动作。

颜林努力的回想着,始终未曾有对方的任何记忆,忍不住皱眉道:“这位大哥,我们见过面吗?”

听得颜林如此一问,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对,对,对,我们是没见过面,但是我在别人的空间里见过你,你这行医幡太醒目了。”

颜林闻言脸露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才几天功夫,对方就在别人空间见过我了,这要是时间一长,岂不是要弄的人尽皆知了吗?

人怕出名猪怕壮,颜林可不想闹得满城风雨的,尤其是在自己根基不牢固的时候出名,当下问道:“等等,等等。大哥,你在谁家的空间里见过我啊?”

“谌若金谌老板啊,我每天给他们酒店送蔬菜,有他的联系方式,昨天从他空间里得知,你不仅两盒药给他看好了感冒,还给他外甥开了几副中药在吃,有这回事吧?”中年男子嘿嘿一笑,娓娓道来道。

颜林闻言“嗯”了一声,忍不住松了口气,还以为哪位自媒体或者网络大咖盯上自己了呢,原来是谌若金这家伙在搞鬼,待会找个机会找他说道说道。

“我看你年纪轻轻的,竟还有如此医术啊,挺厉害的嘛。”中年男子嘴上如此说着,脸上却揶揄之色尽显。

不待颜林回话,一旁的蔬菜西施嘴角一翘,全然不信道:“谭新,你说他给谌老板的外甥开中药?”

被称为“谭新”的中年男子闻言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是从谌老板的空间里看了一眼,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许是谌老板童心未眠,给我们开了个玩笑罢了。”

谭新说着满脸疑惑的瞅了一眼颜林,他不知道谌老板一行人拍完视频之后,怎么会让眼前这小伙子拿着行医幡到处跑,随即调转头来问道:“他是来买菜的吧?”

蔬菜西施别了一眼颜林,“嗯”了一句低声道:“他说什么生姜、生姜皮能入药,还问我知不知道干姜,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谭新正待开口说话,却见得一旁的女孩子突然“哇”的一声,哇啦哇啦的呕了起来。

蔬菜西施快步走了过去,一边给小女孩拍背,一边向谭新问道:“谭新,她这是怎么啦,跟你出去没一会就开始呕吐了。”

谭新闻言一怔,一脸无辜道:“这我哪知道啊,我就带着她开着三轮车给高喜酒店送了个菜,谁知道她就开始呕吐了啊?”

一听到“三轮车”三个字时,颜林不禁一皱眉道:“谭老板,你们三轮车的门不会坏了吧?”

谭新闻言目露惊诧,不解的看着颜林道:“是啊,我家三轮车早就没门了,是个敞开的。这个你怎么知道?”

“你家女儿告诉我的啊!”

“我女儿?!”谭新闻言更加疑惑不解了,自家孩子来了之后就一直站在自己身后,话都未曾说一句,根本就不可能将此事告知对方啊,脸露不屑道:“小伙子,撒谎也不是你这样撒的吧?”

颜林闻言也不生气,笑道:“我没有跟你撒谎,不过是从你家孩子病情上猜出来的。”

“呦,你还有这本事啊?”听得颜林如此一说,谭新瞬间来了兴趣:“你且说说,怎么个猜法?”

颜林没有直面回答,而是将头转向小女孩道:“我看他脸色偏白,精神状态欠佳,鼻子下面敞着几许鼻涕,再加上恶心、呕吐,而且出去之前又没病,那十有八九是在车上受凉感冒了。”

谭新闻言不禁暗暗咋舌起来,如果要是编的话,起码还要在心里打打草稿吧;而这小子好像跟亲眼看到一般,说话还不带停顿的,别说还真是神了,当即将信将疑道:“那既然你能识别我家姑娘的病,又能猜出我三轮车没门,可有什么好的办法治好她的感冒吗?”

“有啊,你家摊位上就有大把的药材。”

“什么?我家摊位上就有治病的药?”谭新好不容易对颜林有了些许信任,一听得后者莫名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之前的信任瞬间消失无踪,脸露不耐道:“小伙子,我说你说话能不能正经点,我的摊位就是卖菜的,哪来的药材啊?!”

“唉。”颜林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认真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你们马上烧点开水,拿块姜切碎,泡杯姜茶给你女儿喝。另外弄点葱白碾碎,敷在她肚脐眼上,过不了多久就能缓解症状。”

“真的?”谭新满脸狐疑的盯着颜林,似乎想从后者的细微表情里找出丝丝端倪来。

“是不是真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似乎生怕对方不放心,颜林临了又加了一句道:“生姜和葱都是食材,只要不当饭吃,没什么问题的。”

谭新闻言凝神思索了片刻,觉得颜林所说也有道理,当即从摊位下拿了个电热水壶,烧了点热水,然后按照颜林所示切了生姜,把葱白剁碎敷在肚脐眼上,只待热水一开后,马上泡了杯姜茶给女儿喝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