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五十五章 叼难不成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82 2021-09-05 00:02

谢丽娜闻言满头雾水道:“单个字的意思倒能理解,但这些字一连串起来,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比如太阳病症这个专业术语,谁听得懂啊,听都没听说过。”

卓南闻言忍不住眉头一皱,心里有些拿捏不定起来,对中医他是一窍不通,自然无法判断颜林所说真伪,只是被颜林这么一搅和,完全将他计划给打乱,不由得没好气道:“颜林,你该不会是无中生有,故意编几个专业名词来忽悠我的吧?”

颜林闻言摇头苦笑了一声,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跟卓南讨论西医内科妥妥的没有任何问题,讨论一下外科方面的问题,也能勉勉强强说得过去,但要说起讨论《伤寒论》,无异于对牛弹琴,毕竟隔行如隔山,再加上对方从未涉及过中医,根本就不可能愉快的聊下去。

颜林隐约能感觉到卓南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想籍此考倒自己,进而劝说自己放弃,如果不能让对方知难而退的话,只怕往后还会抽空来劝说自己,真要如此的话,倒不如籍此机会毕其功于一役,反过来说服对方,说不好卓南还能将其手下的哮喘病人介绍给自己呢!

颜林如此想着,笑眯眯的看着卓南道:“卓南兄,你们俩个是主考官,主考官会不知道考生遍没遍专业名词?”

卓南闻言脸色一窘,这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给我们来一个明知故问,还故意给我们扣上一顶高帽子,让我们下不来台,还笑得那么贼,其用心也太阴毒了吧。

卓南莫名的有种冲动,想冲上去把颜林这张讨厌的笑脸给撕碎来,不过打人不是目的,最终还是要通过说教来达到目的,勉力挤出一丝笑容来:“颜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中医一窍不通,不知道你编没编也很正常啊。而你至少接触过几天,在这方面肯定比我要强一点吧?”

颜林闻言不可置否,笑着道:“那要不你们先回去,先把那句话的意思研究透了,再来考我?”

卓南闻言脸色一黑,这小子话里话外是要赶人了啊!如果是换做与自己毫不相干之人,卓南还真有可能手一甩,直接闪人,才懒得去管你死活呢!

可一想到颜林在临渔市举目无亲,唯一的女朋友还弃他而去,周边除了自己之外,几乎没人能说得上话,即便是常虹医院的同事,换了一茬又一茬,相熟的人也没几个了。

作为颜林唯一的好友,卓南不忍眼睁睁的看着颜林越陷越深,今天必须想方设法将其说服。

如此一想后,卓南心中的气瞬间消失无踪,掏出手机来,笑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专业名词的意思,但可以找度娘啊,你说得对不对,到网上一查便知,我看你还怎么编?!”

卓南打开手机浏览器,往里输入“太阳病症”,一点搜索,紧接着弹出一行信息来,点开一看,随即看向屏幕的双眼里充满震惊之色,因为里面内容跟颜林所说相差无几,几乎可以说一字不差。

看样子颜林并没有胡编乱造啊!

难不成这小子的文言文功底非常厉害?以前可从未听他提起过啊。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可从未跟颜林讨论过文言文方面的事情,毕竟在医院里上班每天心思都放在写病例上去了,哪有闲心去扯什么文言文啊。

不过就算是看得懂文言文,但也不一定能看得懂中医类古书籍吧?

就像一个通过英语四六级的大学生不一定能看得懂专业医学类文献一样,毕竟医学行业里头专业术语太多了,不是你懂语言就能看得懂的。

这小子该不会是蒙的吧?

只是这念头一经闪现,就被卓南自行否定了。

就算是蒙,蒙选择题可以,但是蒙这种解答题,尤其是一字不差的蒙对,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难不成颜林这小子之前就懂中医,有很深的中医功底?可是没听他说过啊!

先不管那么多了,这里面不是有个“脉浮”么,先试探一下他懂不懂脉象吧!卓南如此想着,张口就道:“颜林,刚才你说太阳病症的脉象是浮脉,那你说说,什么是浮脉吧。”

颜林心里暗中一笑,拿这么小儿科的问题来就想难倒我啊,也太小看了我吧!当下笑了一下,将浮脉的定义及特征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

刚一提完问题,卓南就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搜索起“浮脉”来,一边听颜林解答,一边对照手机上的答案,对着对着,卓南完全淡定不下来了,因为颜林所说的与手机里的内容几乎别无二致!

怎么给人的感觉就是,颜林在照着手机念一般!

太夸张了点吧?!

是这小子的记忆力超群吗?

这一点卓南完全可以否定掉,因为之前一起上班的时候,颜林的记忆力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应该属于中等水平吧。

可是这小子是如何做到的呢?!

不过话说回来,你颜林能把浮脉的定义背出来又能怎样,不会把脉终究是纸上谈兵,并没有什么多大作用。就像外科一样,即便是把书本倒背如流,如果手上功夫过不了关的话,在手术台上你只能干看着,啥也干不了。

卓南虽然不懂中医,但没吃过猪肉不意味着没见过猪跑,也见过不少老中医诊病治病,深知“望闻问切”的重要性,也就是动手操作能力。

一念至此,卓南似笑非笑的望着颜林道:“我看你对中医里面的脉象挺了解嘛,不知道你把脉水平怎么样,要不给我们露一手?”

“没问题。”颜林豪爽一笑,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说吧,你们俩谁先来?”

谢丽雅推了推卓南道:“要不你先来吧?”

卓南眉角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心中暗忖:“小子,这回我看你还如何忽悠过去,我就不相信你把脉技术也能逆了天!”

卓南心里如此想着,将袖口往上一撸,伸直了右手:“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把脉水平怎么样!”

颜林见此微微一笑,并未多言,因为距离太近,怕引起卓南他们注意,也就没从系统空间里拿压脉枕,直接拿了卷卫生纸垫在卓南手下,把好姿势后,一手搭在对方寸关尺上,屏气凝神的感受着脉搏跳动。

片刻后,颜林微微一笑道:“卓南兄,你的脉象属于正常脉象,正常的很。”

“是嘛?”卓南闻言不可置否,伸手一指谢丽雅:“那你给她也把把看。”

“好。”颜林说着抓过谢丽雅的手放在卫生纸上,全身心的感受着脉搏跳动来,顿觉一道圆滑流利脉象从指尖一闪而过,从脉象上看,应该是滑脉无疑。

按照书上所说,滑脉临床上多见于痰湿、食积和实热等病症。

颜林有些不太拿捏不定,拿了一双干净筷子看了一下舌苔,舌苔淡红不胖不瘦,应该可以排除痰湿和实热病症,如果是食积的话,应该会出现打嗝、屁多等症状,细细一观察,好像也没有这些症状。

不过除了痰湿、食积和实热等症,滑脉在临床上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家口中说的“喜脉”,如果育龄女性的脉象是滑脉,一定要注意排除一下怀孕的可能。

颜林微微一皱眉,决定逐一排除掉三种可能,向谢丽雅针对性的问了几个问题,却被告知均没有这种感觉,最终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性---怀孕!

事已至此,颜林不得不直面要害问题:“谢嫂子,我想问你一下,你停经多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