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七章 对症下药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57 2021-09-05 00:02

药房里自然没有颜林所需要的压脉枕,无奈之下找了卷卫生纸权当压脉枕,然后示意邹玉云过来,轻轻的将手压在对方手腕上,但觉轻轻一压,指尖下便能感觉到对方的脉搏跳动,只是这脉搏跳动甚是细弱,只稍用力一压,脉搏跳动感便消失,从脉象上看,应该是浮细无力脉。

光从这脉象上看,应该是在气虚的基础上复感风寒。

为了验证心中所想,颜林复又看了一下舌苔,发现邹玉云的舌苔白腻,应是脾胃虚弱,复感风寒所致。

待颜林看完舌苔后,邹玉云满脸期盼的问道:“怎么样?”

颜林并未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反问道:“你感冒几天了,吃什么药了吗?”

邹玉云闻言仰头瞅了瞅张妍,迟疑了片刻,将张妍推荐她吃板蓝根一事说了出来。

当听得张妍竟然让邹玉云吃板蓝根,颜林除了无语还是无语,眼前这病患明显是冷感冒,而张妍却推荐清热解毒的板蓝根,那不是治病,而是火上浇油。

在中医里讲究阴阳平衡,西医里也有讲究酸碱平衡。

所谓的阴,用在邹玉云的身上则是风寒,用阴阳平衡理论来讲,给她治病就必须用温热的药来治疗,比如生姜,也就是所谓的寒者热之。

而一旦用板蓝根的话,则是在阴的基础上再用阴,等于是伤上加伤,结局必然是阴盛阳衰。

“颜医生,你倒是说话啊,吃板蓝根没问题吧?”见得颜林半天不说话,张妍按耐不住脾气,忍不住催促道。

颜林闻言苦笑了一声,道:“有没有问题,你问一下这位美女不就知道了。”

邹玉云不好意思的掏出一张卫生纸,擦掉鼻尖处的液体:“昨天晚上我感冒好像还不是蛮严重,回去吃了包板蓝根之后,反而觉得越来越严重了,刚才我也在怀疑是不是板蓝根的问题。”

颜林闻言呵呵一笑,出言纠正道:“板蓝根没有问题,是给你推荐药的张药师有问题。”

张妍闻言似乎有些不服气:“我怎么就有问题了,昨天玉云姐来的时候说有些头疼、喉咙痛,板蓝根不就是治疗喉咙痛的吗?我没有用错药啊!”

“板蓝根治疗喉咙痛没错,可是喉咙痛也分为好多种的,感冒会喉痛痛,就比如邹美女,就是受凉引起的喉咙痛,而有些人喜欢吃麻辣、重口味的东西,也会引起喉咙痛,也就是上火,那个时候用板蓝根就没错,也就是热者寒之。除此之外,还有咽喉炎、反流性食管炎、鱼刺卡在喉咙里、喉部肿瘤等等,也能引起喉咙痛啊。我说的没错吧。”

张妍本欲反驳几句,可却不知从何辩起,中医她不懂,但西医多少还是懂一些的,而颜林讲的恰好是西医,而且讲的非常有道理,一时之间急得满脸绯红,可又无可奈何,除了跺脚与干瞪着颜林外,别无他法。

颜林并非有意要扫张妍的兴,只是有事论事,不想她下次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却是没顾及到后者的感受。当见得后者一脸难堪的表情时,心中不免有些内疚,看来有时候说话得注意下场合,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才是。

邹玉云斜瞟了一眼张妍后,摇了摇头,转而将目光看向颜林:“颜医生,那我该怎么办?”

颜林并未直接回答邹玉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邹美女,我想问一下,你平常是不是非常挑食,不爱吃肉食和水果之类的?”

“嗯?”邹云云闻言明显一惊,如果要是某个男同事问起的话,她都要怀疑对方是否有意在注意自己,不过听得是颜林问起时,这种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随即便自行否定了,毕竟自己跟对方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对方也不可能有机会关注自己吃些什么。

一念至此,邹玉云心有疑惑道:“颜医生,你怎么知道我挑食,还知道我的饮食习性?”

颜林嘿嘿一笑道:“这个很简单呐,疾病有它的本质区别,但更多的却有着共性,那就是病从口入,有因必有果。而我们医生,则是将因果关系倒过来,通过‘果’来一个顺藤摸瓜,找出‘因’而已。所以,知道你挑食也就不足为怪啦。”

“哇!”即便是文静如邹玉云,听到颜林的解说后,竟也忍不住惊呼出声,迷人的双眸间崇拜之色尽显:“颜医生,你话虽不多,但是听起来好像蛮精彩的样子啊,好生佩服你的。”

“唉。”颜林摆了摆手,笑道:“这有什么好佩服的,你要是多跟病人打交道,也能从繁杂的病情中悟出些许人生道理来,闹不好从此诞生出一位伟大的哲学家呢!”

颜林说完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这么能扯了,难不成是受系统影响了性格吗?

好像不对啊,跟那系统贫嘴,总共也不超过五指之数,也不太可能影响到自己啊!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颜林仔细一想,自己扯的好像全部跟医学搭边,算不上胡扯,那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系统赠送的病种感冒与咳嗽,里面可是无所不包,无论是知识面还是见识,那都是首屈一指的。

“颜医生你说的好听,我可不是那块料,不蛮喜欢与人打交道。”邹玉云闻言腼腆的笑了笑,舒心话谁都爱听,嘴上虽然如此说,心里还是蛮受用,双眸中隐约可见光芒闪烁,对颜林的好感似乎又增添了一分。

刚才被损了一顿后,张妍只觉颜面扫地,心中暗暗将颜林给恨上了,撅着个嘴,极不自然的坐在那里,隐隐有些坐立不安。不过听得颜林一番因果道理后,心中莫名的有种认同感,不由得高看了颜林一眼,不过要她主动询问什么,一时半会儿还拉不下脸面来。

倒是罗姐此时没有中药可抓,静静的伫立一旁,凝神静听着,时而微微一笑,时而点了点头,似乎听得津津有味,待两人聊天快结束后,好奇问道:“颜医生,到现在你还没说给邹美女开什么药呢?感冒灵、伤风感冒片、风寒感冒颗粒、感冒清热胶囊这些药应该可以吧?”

颜林闻言稍作思索,便道:“罗姐,你说的这些药都可以,不过邹美女是在气虚的基础上感冒的,应该要加点补气药才是。不知邹美女是想吃熬的中药呢,还是吃中成药?”

听得吃中药,邹玉云连连摇头道:“中药我喝不下,实在是太苦了,我一喝药直接就是吐,根本喝不下去的。颜医生你最好还是给我开点中成药吧。”

“好吧。”无奈之下,颜林只得站起身来,在药柜的非处方药处转悠了一圈后,目光最终定在了“参苏饮”的口服药上面,随手拿了一盒交给邹玉云道:“这药既能治疗感冒,又能补脾益气,一举两得。”

看清颜林手中的药后,一旁的罗姐好奇问道:“颜医生,只要这一种药就可以了吗?不加点抗生素什么的?”

颜林摇头笑道:“邹美女乃是风寒感冒,西医里管它叫病毒感染,而抗生素乃是针对细菌感染的,肯定不需要加抗生素啦。”

“那细菌感染在中医里又叫什么呢?”邹玉云并非文盲一个,对细菌、病毒等知识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细菌感染啊?”颜林稍加思索道:“既然风寒感冒乃病毒感染,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风热感冒,风热感冒算是细菌感染中的一种吧。风寒感冒基本上是病毒感染,而风热感冒却不能与细菌感染化为等号,甚至有些也是由病毒感染引起,这个很难说的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