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十二章 愚人闹剧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06 2021-09-05 00:02

邹玉云别了一眼张妍,“阿嚏”一声打了个偌大的喷嚏后,揉了揉酸楚的鼻子,嬉笑着打开扩音,道:“嗯,你讲。”

“听你这声音,是受凉感冒了吗?”

邹玉云闻言并未太多惊讶,“嗯”了一声后,正儿八经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颜林虽说十分相信系统所开处方,但目前为止效果如何尚未可知,心中未免忐忑:“我想请问你一下,你崽应该吃了好几天中药了吧,没什么不舒服吧?病情好些了吗?”

“额,那个……”眼瞅着张妍不住的使鬼脸,邹玉云一时没反应过来,竟语焉不详的不知如何答复。

一听得对方断断续续的话语声,颜林小心脏忍不住开始“噗通噗通”的开始加速起来,连带着语气也加快了不少:“那……,那个怎么啦?你倒是快说啊!”

眼见邹玉云不上道,张妍一把抓过手机,语气严肃道:“颜医生,你最好赶紧过来一下,肖健昀吃了你的药之后,病情好像还严重一些了,是不是你开的方子有问题啊?”

听到“方子有问题”五个字后,颜林菊花莫名的一紧,颈项间无由头的吹过阵阵凉风,握手机的手忍不住一哆嗦:“不……,不会吧?我那处方不是给你那罗姐看了吗?她都说了不会有问题的啊?”

张妍偷偷朝邹玉云轻笑一声,随即语气越发严肃起来:“有没有问题你过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我们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呢?”

“好吧,我马上就来。”颜林慌忙挂了电话,要不是手握行医幡,差点就要瘫坐在地,喃喃自语道:“我滴个神啊,不会真出什么问题吧?真要有点什么问题,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喽,那可是非法行医,这年头命比金贵,一旦出点差错,赔你倾家荡产尚算轻的,甚至还有可能有牢狱之灾!”

随即一想起游方中医系统来,猛的一拍脑门道:“好像不对啊,经历过这几天的事情后,这凭空得来的系统并非不靠谱啊,难不能是张妍这家伙在撒谎不成?”

就在颜林拿捏不定的时候,脑海中再度响起系统女声来:“宿主大可放心,只要那小孩照吩咐服药,病情必然康复。”

得到系统肯定的答复后,颜林如同吃了定心丸般,心中悬着的心总算安稳着地,他长舒了口气,再次拿起电话,当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同时联想到之前跟张妍打交道的情景,这妹子虽然长得如花似玉,但说话油腔滑调,还喜欢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玩笑,难不成她又想戏弄我不成?

只是对方一口咬定说小孩子病情加重,颜林不能不心存顾虑,急匆匆的边走边道:“张妍,你先用沙丁胺醇或者舒利迭(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喷入喉咙控制下病情,我马上就过来。”

张妍见颜林着了道,暗中窃喜道:“说什么呢?我药房里没这两样药。”

“嗨!不可能,给肖健昀看病的那天我还看到你家药柜上摆着十几盒舒利迭呢,才几天的功夫不可能就卖完了吧?敢情你在跟我开玩笑?”

张妍没曾想颜林竟狡猾如斯,三言两语就被对方抓住小辫子,嘟囔着嘴耸了耸肩,兴致缺缺的看向邹玉云,不过在事情败露之前,她可不想就此放弃,道:“谁跟你开玩笑呢?要不我俩打个赌?”

有系统在后面做倚仗,颜林信心十足,张口就道:“打赌就打赌。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可得给我介绍哮喘和喘息性支气管炎的病人给我,还有此次过来给小孩子诊病,你可得给出诊费。”

听得颜林答应打赌,张妍还担心对方会趁机敲一比,没成想会是这么一个不是要求的要求,即便是知道必输的结局,还是一口答应下来:“你说的这些都没问题,不过你要是输了,又当何论?”

“肖健昀的病情真要加重了的话,自然免不了赔礼道歉,必要时承担点医药费也是应该的。”

“呦!还挺上道,好,成交。”张妍刚一说完,“啪”的一声挂断电话,耷拉着脑袋,像个打焉了的茄子般。

见得张妍吃瘪,邹玉云忍不住打趣道:“咯咯,我家张大小姐开涮别人不成,反而被别人给涮了啊!”

“唉,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张妍闻言深叹一声,自怜自艾道:“好朋友被人反将了一军,有人居然在一旁幸灾乐祸,也不出言安慰几句!”

“安慰,你让我怎么安慰啊?你被人反将一军还不是自找的,就你最无聊,在愚人节拿我儿子来开玩笑!”邹玉云“噗嗤”一笑,嗔笑道。

张妍闻言并未生气,反而兴趣盎然的盯着邹玉云:“唉,玉云姐,你说那家伙为何就那么确定肖健昀病情没有加重?他哪来的自信?”

邹玉云摇了摇头:“这我哪知道。说不好别人精通这一方面的疾病,对自己所开出的处方十分有把握呗。”

“可吴迪说,颜医生根本就不是学中医的,地地道道的西医出身,而且还有精神疾病,他怎么可能会中药治疗喘息性支管炎呢?”张妍秀眉紧蹙,百思不得其解道。

邹玉云略一沉吟,不太肯定道:“也许吴医生没有跟你说实话,我可记得他把颜医生辞退了,这其中十有八九肯定另有隐情,只是吴医生不愿与人提起,故而在背后诋毁颜医生呗。”

张妍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吴医生也太可恶了,居然在背后说人坏话。”

……

虽然有系统给自己打气,颜林终究还是担心肖健昀的安危,拿着行医幡和虎撑一路狂奔,穿过两个十字路口来到康民诊所前,刚好看到吴迪仰卧在懒人椅上,慵懒的跟人打着电话,时不时的从其嘴里发出厌恶的淫笑声来,看样子似乎在跟某个女人打着电话。

当看到颜林从身边路过时,吴迪挂了电话,“噌”的从懒人椅上坐起,双目一眯:“呦,这不是颜医生吗?好几天不见,你竟搞了一套游方郎中的行头,这是准备一边行医,一边游山玩水呢?”

听得对方那阴阳怪气的语调,颜林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学着对方口吻道:“呦,这不是吴老板吗?好几天不见,你又换了个新手机,这是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调戏有夫之妇?”

“你……。”吴迪被颜林气得够呛,似乎憋着大招想要发一般,当看到后者行医幡上几个大字后,指着行医幡上的字不怒反笑道:“笑死我了,还专治哮病的游方中医呢!我就问你一句你学过中医吗?”

颜林鄙夷的瞅了对方一眼,要说这话放在前几天,他还真不敢接话茬,可如今在系统的协助下,完完整整的把《中医基础理论》等四本书基础书悉数装在脑海当中,而《内科学》的感冒、咳嗽、哮病三大病种也全部拿下,只要不超出这三大病种,完全不惧对方。

颜林朝诊所里面瞅了瞅,冷笑一声,悄无声息的打开手机录音道:“吴老板,劳烦您老这么关心我,如果说我要是学过中医的话,你又当别论呢?我可记得那天被你辞退的时候,你不仅没给一个月的补偿工资,甚至还扣了我的工资,吴老板,我没说错吧?今天我要求不高,如果只要证明我学过中医,你把少我的钱补回来就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