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四十章 口是心非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99 2021-09-05 00:02

李栋摇了摇头道:“别人都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肯定我在装晕了,至于办法嘛,实在是太多了,我都能想出不少的办法来。比如拔根头发塞鼻眼或者耳朵里,挠个痒什么的都行,随便弄几下就得受不了,最终还是得现出原形来。”

……

邹云云开车回家刚一进门,就听得一五十多岁的中老年女人语带埋怨道:“玉云,你这一天都不见人影,不会是又跟着张妍那疯丫头到处疯了吧?孩子交给我们就甩手不管了,你看都快饿哭了。”

跟张妍忙活了一天,邹玉云此刻心情愉悦着呢,开口笑道:“妈,我能去哪里疯啊,不就是在她那里买了点感冒药,还有一起吃了顿饭嘛。”

邹玉云说着接过中老年女人手中的孩子,不住的亲了亲。

中老年女人乃肖立亲妈,邹玉云的婆婆裴丽琴,一听得邹玉云回答后,一副我才不信的表情,道:“买个感冒药和吃饭用的了这么长时间啊?”

裴丽琴说着瞅了一眼邹玉云,当见得后者精神十足时,眼皮一眨道:“你是不是去哪输液去了?”

邹玉云闻言将手伸到裴丽琴眼前道:“妈,我真没有去输液,你看我手上有针眼吗?真的只买了点感冒药吃了。”

邹玉云说着将颜林给他开的药拿出来,交给裴丽琴看。

裴丽琴接过邹玉云递过来的参苏饮与复方氨酚烷胺片,满脸狐疑道:“你吃了这两种药感冒就好了?”

“嗯,就是那个治好我儿子喘息性支气管炎的那医生帮我给开的药,吃了两次就好多了。”邹玉云肯定的道。

“哦?这医生有这么厉害吗?”裴丽琴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不过一想到孙子的病情时,未免又觉此话问得有些唐突了。

邹玉云闻言眉飞色舞道:“嗯,我感觉蛮厉害的。你是不知道,今天在高喜酒店的时候,酒店老板的儿子跟我崽一样,得了喘息性支气管炎,但又不相信颜医生的医术,故意让人晕倒在大厅里,你猜怎么着?”

“还能怎么着,颜医生肯定诊不出来,被对方蒙住了呗。”不待裴丽琴开口说话,却见肖立不知何时从睡房里走了出来,板着个脸,满脸不喜道。

此刻邹玉云心里的那股兴奋劲尚未消散,全然不觉肖立有异,眉飞色舞道:“肖立你还真猜错了。颜医生非但没有被蒙住,只是简单的把了下脉,做了下检查,然后就开玩笑说,要拿尿滋那假装晕倒的帅哥,直接将那帅哥给吓起来了,连连向颜医生道歉求饶呢。”

肖立闻言脸色越发黑了起来:“你就确定那颜医生能诊出假晕来?有可能是他们故意串通整出来的一出闹剧呢?”

听得两人针尖对麦芒的互掐,裴丽琴却是没有选边站,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倾听着,说实话,这事换做是她,肯定也得生疑,听起来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他们之间不可能串通!”邹玉云肯定的说道:“因为吃饭地点乃是我跟张妍选的,颜医生全程就没参与过。是我开车一起去的酒店,到了酒店后我们就没有分开过,他根本就没有任时间跟对方商量。”

肖立闻言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却是不知道如何反驳对方。

就在肖立百口莫辩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接通后,传来一道焦急的话语声:“肖立,你老婆回来了没有啊,能帮我把那医生的电话号码问到吗?”

肖立闻言瞅了一眼邹玉云后,脸露尴尬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啦?”邹玉云伸长了脖子,看向肖立手机道。

“没什么,我有个同事找你。”肖立闻言干巴巴的道。

“你同事找我?”邹玉云脸露不解,不过还是接过手机,拨了一下耳鬓秀发:“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青年男子的话语声:“喂,你好,是嫂子邹美女吗?”

“嗯,你讲。”

“我是肖立的同事左安,我听肖立说你家孩子患过喘息性支气管炎,对吧?”

“嗯。”

听得邹云云肯定的答复后,电话那头左安顿了顿:“听肖立说,你崽吃了几副中药,病就好了,是吗?”

邹玉云闻言“嗯”了一声,丈二摸不着头脑的看向肖立,这家伙一向不是看不起颜医生么,老是说颜医生丧气话的么,怎么这会儿功夫会向同事提起呢,看样子还说了颜医生不少好话啊。

迟疑了片刻后,邹玉云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噗嗤一笑道:“是的,中药效果还不错,您问这个干嘛?”

“我想问一下那医生的电话号码,我崽喘息性支气管炎也犯了。吃了点药,做了几天雾化后还是不见好,输液的话又不想,输液输多了对身体不好,所以就想开几副中药吃一下。”

邹玉云闻言打开通讯录,找到颜林的号码后,告知了对方。

客气了一番后,邹玉云挂了电话,将头转向肖立,笑嘻嘻的走了过去,一手抓起肖立耳朵:“我说肖立,平素你老是挑颜医生的毛病,怎么转身就将儿子吃中药一事告诉你同事啊?是不是一直在吃颜医生的飞醋啊?”

猛然被邹玉云抓住耳朵,肖立痛得“哎呦”了一声,伸手想要护住耳朵,不过听得媳妇揭老底时,仍不忘狡辩道:“什么叫吃飞醋啊,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而已。至于将儿子吃中药一事告知同事,只不过是看左安家小孩那可怜样,多了一句嘴而已。”

“还嘴犟,你休想再骗的了我,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强的。”邹玉云瞅了一眼一旁的沉默不语的裴丽琴,脸色一红,手上一用劲,攥着肖立进了房间。

“哎呦,哎呦,媳妇你轻点啊!痛死我了。”

“怎么回事啊?”听得客厅里的惨叫声,肖立爸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不解的望着裴丽琴道。

裴丽琴闻言掩嘴一笑道:“没什么,就是肖立听得玉云说那颜医生医术如何如何好,竟不声不响的吃起飞醋来,没曾想被同事一个电话给出卖了。”

“肖立同事电话里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想找玉云要那颜医生的电话号码呗。玉云多聪明的一个人啊,一听便想到是肖立在同事面前嚼的舌头,而肖立每次都找颜医生的不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啊。”

肖立爸闻言一怔,随即笑道:“不可能吧?”

裴丽琴闻言噗嗤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年轻时不也喜欢吃醋么,记得我俩刚考入卫生系统不久时,你见我上级领导似乎对我不怀好意,每天愣是跑到我办公室来,生怕领导吃我豆腐。为此你拼命的工作,就为了压他一头,是吧?”

肖立爸闻言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其实,我还真得感谢你这位领导,要不是他,我也许就没有往上爬的动力,不可能坐到局长的位置来,顶多就是个科长罢了,和那姓赵的平起平坐。”

裴丽琴淡淡一笑:“我就说啊,肖立是深得你的遗传,处处吃老婆的醋,却又闷在心里,还不当面讲出来。”

……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回到地下室后,颜林一边烧热水,一边心神浸入脑海中,查看起系统面板来,却见四诊经验值到了12点,而其他数值纹丝不动,。

唉,万事开头难啊!

不过颜林对此结果还算满意,今天终究是开了个头,看了第一个哮病病人,当下退出系统空间,见水还没有开,顺手拿起西医内科学开始翻看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