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五十四章 卓南来访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945 2021-09-05 00:02

姚红碧闻言一脸懵逼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时候被他那古怪的打扮给雷到了,满脑子都是他那游方装扮,至于有没有带伞,还真没有印象了。”

徐丽娜饶有兴趣的的瞅了一眼颜林消失的方向,摇头笑了一笑,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瞬间化作一骑绝尘,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

颜林可不知道徐丽娜她们躲在某辆车子里注视着自己,此刻正尽情的感受着升级后的行医幡带来的新鲜感,行走了约莫五分钟后,发现身上依旧雨不沾身,这让他突尤的生出一股冲动来,那就是风雨无阻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做一个真正的游方中医。

毕竟以后终究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想法一经出现在脑海中,便如何也挥之不去,只是一看到路上人烟稀少,颜林最终还是压下心头的冲动,按照原定路线回了家。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回到居住的地下室,颜林悄无声息的收了雨伞,如变魔术般的化作行医幡,习惯性的朝上面一瞅,却见行医幡上滴水未沾,仿佛从未在雨中淋过一般。

颜林见此忍不住心头一震,摩挲着幡布自言自语道:“卧槽,这幡布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竟然如此神奇,真真不可思议啊,待会一定得抽空找系统问上一问。”

拿好行医幡,颜林自顾自的朝自家住处走去,路过卓南房门时,忍不住朝里听了一耳朵,隐约从里头传来“哎哟,你轻点,弄疼我了。”的声音来。

颜林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卧槽,大白天的搞什么呢?”

嘀咕完后,颜林面不改色的身形一闪,利索的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来,准备升级道具。

“哎,卓南,颜林房间里好像有开门的声音。”

卓南停下手头动作,趴在房子的隔墙上尖起耳朵仔细一听:“嗯,好像房间里有脚步声传来,应该是他回来了,走,我们看看他去。”

“你想要说服他放弃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谢丽雅趴在床沿上,一手托腮,眉头轻轻一挑道。

“嗯,我作为他最要好的朋友,总不能看着他越陷越深而不管不顾吧?”

“那你想好怎么劝说他了吗?”

卓南闻言凝神了片刻道:“颜林和我一样,根本不懂中医,我们只要抓住这致命弱点,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怕是没这么容易吧?毕竟颜林把工作都辞了,看样子下了很大的决心。”

卓南凝神望着隔窗外的走廊,闻言不以为意道:“我倒觉得应该有很大把握滋醒这家伙,买几本书看一下就能当中医了?未免太天真了吧!”

卓南说着一把打开门,催促道:“走了,这小子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要见他一面可是难上加难,要不是下大雨,估计这家伙还不知道在哪鬼混呢?”

“砰砰砰”

颜林此刻正在琢磨是先升级虎撑呢,还是先升级随缘箱呢,突尤的听得敲门声,不禁眉头一皱:“这会儿谁在敲我的门呢,该不会是房东过来收房租了吧?”

说着说着颜林突尤的想起某件事来,猛的一拍脑门:“是了,不到一个月就要离开了,得提前跟房东讲一声,否则那几千块钱押金有可能就要被扣咯。”

颜林站起身来,透过门缝往外一看,却见卓南与谢丽雅一脸凝重的站在门外,赶忙打开房门,将两人让了进来,尴笑着道:“你们俩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进门后,卓南迅速打量了一番颜林房间,当见得里面并无变化之后,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上,深吸了口气道:“没什么,好些天没见了,就是过来看看你。”

“你也坐啊,谢美女。”颜林瞅了一眼一旁的谢丽雅道,说着拿起热水壶,准备给两人烧点热水喝。

“不用了,我坐一会就走。”见得颜林忙开了去,卓南赶忙出言阻止道。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颜林跟卓南老鼻子熟了,听得对方不喝水,也就懒得大费周章去操弄,站在床旁静待卓南下文。

颜林隐约能猜测得出来卓南此行的目的,应该跟上午在书店碰面有关。

房间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与尴尬起来。

颜林目光迅速在卓南两人身上一掠,莫名对眼前的卓南生出丝丝陌生感来,隐约觉得两人之间有一道无形的沟壑难以跨越,他自己也莫可名状,许是长时间没在一起上班的缘故吧。

沉默了片刻,卓南终究率先打破平静:“颜林,上午你去书店买了什么书,能让我看看吗?”

颜林闻言“嗯”了一声,拿出刚买的四大名著来,交到卓南手上。

卓南顺手拿了最上边的一本书,拿在手上随意翻了翻,看到书名后目露讶然,跟书店工作人员所说完全一致,也就是说,书店工作人员并未撒谎,想到答应过对方要保密,故作糊涂道:“你这买的是中医类书籍啊?还真准备打算不上班,准备做游方郎中了啊?”

颜林闻言沉吟了片刻,暗道果然是冲着这事而来的,既然打定主意要走游方之路,终究要面对亲朋好友的质询,当下大方承认道:“嗯,准备做游方郎中,游山玩水,感觉挺好的。”

卓南拿着手上《伤寒论》翻了又翻,见到里面的文言文,不禁眉头一皱道:“这里面可全都是文言文,你看的懂吗?”

有系统辅助,颜林完全没把卓南的问题当回事,但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怕惊到对方,道:“上午买书回来的时候看了几眼,好像还看得懂吧。”

卓南扬了扬手中的书,不敢置信的盯着颜林道:“你看得懂这书?”

“嗯。”

“好,那我随便翻一页,你给我翻译翻译,怎么样?”

“好。只是这书我买回来还没看呢,需要揣度一下其中深意,不会耽误你们宝贵的共处时间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喔。”

卓南别了一眼颜林:“我跟你说正事呢,你还是这么没正经。好了,‘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你给我说说这话的意思。”

颜林接过《伤寒论》,照着书本上一看,心中顿时明了,这不就是系统赠与病种感冒里的一种么,其中意思就是人体受凉后,太阳经脉首当其中,人体肌表受邪,正邪交争于表,临床表现为:发热恶寒、头项强痛,脉浮。

不过一想到经脉,颜林顿时想起十二经脉来,而太阳经脉包括: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阳膀胱经。

要把这个问题扯清楚的话,那必须得把十二经脉掰扯掰扯,那就不知道扯到什么时候去。

唉,这卓南还真会找问题啊。

见得颜林陷入沉思,卓南误以为颜林被自己给难住了,脸上表情一松道:“我说颜林,你好心听我一句劝吧。大家都看得出来,你对中医拥有着满腔热血,但你连书都看不懂,何谈当游方中医?你再好好看看四周,学业有成的中医大家哪一个不是白胡子一大把。中医哪是那么好学的,即便是你有这个想法,那也应该静下心来,先找个老医师带个几年,到时候再去当游方郎中也不迟啊!”

听完卓南的一番长篇大论后,颜林闻言忍不住笑道:“卓大哥,谁说我看不懂啊?”

卓南摇头笑道:“你就别死硬了,看不懂就看不懂呗。说实话,我也完全看不懂,感觉像看天书似的。”

颜林闻言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后,如倒豆子般一口气将话里意思全盘说了出来。

听得颜林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后,卓南一脸懵逼的看着谢丽雅道:“丽雅,你听明白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