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男人操女人30分钟

第六十二章 好消息

医路人生 执持忆念 2867 2021-09-05 00:02

卓南说着目露凝重之色道:“既然他知道给人看病不同于别的行业,想必他对中医还是有一定的涉足的,只是不为你我知晓而已。就拿把脉来说,以前跟他共事那么久,还真不知道有把脉这一手绝活。”

谢丽雅闻言“嗯”了一声,并未再反对卓南给颜林介绍病人,摸了摸肚子,犹豫再三许久道:“你不会真听颜林胡说八道,打算要这个小孩子吧?”

卓南闻言认真的点点头道:“我觉得还是生下来吧。堕胎的话,对身体的伤害挺大的,我怎么能忍心让自己心爱的人去遭罪呢?”

谢丽雅听闻后脸上虽然不买账,心里却莫名的蜜意上涌,嗔道:“早知有今日,你就该听我的话,采取避孕措施吧。”

“没事,六甲六甲,圆圆满满。生下来压力是大了点,大不了我去别的医院或者诊所兼职去,我就不信还赚不到我们孩子的奶粉钱!”卓南说着拍了拍胸脯,担当满满道。

谢丽雅白了一眼卓南道:“就你知道圆满,才一会儿功夫就被颜林的那套歪道理给同化掉了。看来必须得阻止你跟颜林接触,还真怕你受他影响,也跟着他去当什么游方郎中,到时候我可就遭罪了。”

“放心吧。”卓南说着亲了一口谢丽雅:“这事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完完全全不懂中医,跟着他去还不得饿死啊!”

……

待卓南夫妇出得房门后,颜林安静的躲在隔间旁,倾听着两人的谈话,听得卓南为了孩子要去兼职时,心里莫名的有股酸楚之感,真应了那句话,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不过目前颜林也帮不了卓南什么,自己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颜林叹息了一声,复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黄帝内经》上来,开启废寝忘食的模式来。

经过一番埋头苦读之后,颜林将《黄帝内经.素问》里的阴阳理论、五行学说、精气学说、藏象学说、运气学说等基础理论全部给看完了,而痹论等相关章节是介绍风湿病等其他病种的,无法得到系统加持,彻彻底底的两眼一抹黑,完全看不懂。

伸了个懒腰,颜林拿出手机一瞅,竟不知不觉中到深夜两点多了。

匆匆洗涮了一番后,翻身上床,很快沉沉睡去。

睡到第二天自然醒,颜林打开手机一瞅:“哇,都十点多了,这作息规律好像不对啊,晚睡早起对身体很不好,看来以后看书得注意点作息时间,尽量早睡早起身体好。”

翻身起了床,快速洗漱了一番,正待出门买早餐,裤兜里的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瞅,却是邹玉云打过来的,按下接听键:“邹美女,大清早找我什么事啊?”

“还大清早啊?”邹玉云闻言秀眉一皱,随即笑道:“颜医生,你该不会还没起床吧?”

“嘿嘿,起床才一会会,找我啥事啊?”

“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下,那个肖立同事左安说他女儿吃了你的中药之后,今天一早病情就好了许多了,他本来是想亲自打电话告诉你一声的,没曾想打了一上午电话,硬是没打通,只得打电话嘱咐我,让我想办法转达他对你的谢意。”

“是嘛?”听得左安女儿病情好转,颜林眼眶中莫名的有些湿润起来,这可是自拿起行医幡来他第一个见效的哮病病人,其中的酸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而更多的是成就感爆棚。

颜林从事医生这个职业时间也不短了,虽然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每每听到病人病情转好时,觉得自己对社会尚有那么一丝价值,总算没有愧对多年的求学生涯。

平复了激动的内心后,颜林不疾不徐道:“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职责,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搞得这么客气。”

邹玉云闻言连连摇头,笑了笑道:“治病救人是你们的职责没错,但为人处世也要懂得感恩,对吧?”

“好吧。”颜林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出言反驳。

“颜医生,我想问一下,为何左安他家孩子一天就见效,而我家肖健昀吃了差不多五天病情才好呢?”

“这个嘛。”颜林闻言微微一皱眉道:“每个人的体质、发病情况、寒热虚实、病变入里程度等因素各不相同,治疗效果自然也千差万别,体质好,病情比较轻的,自然好得快,而病情重,寒热错杂、体虚之人则好的慢一些。”

邹玉云闻言忍不住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家肖健昀体质虚、病情要严重一些喽?”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家肖健昀在我治疗之前就已经发病一段时间了,病变入里相对要深一点,而左安那小女孩则才发病一天,病变入里则相应轻了许多,治疗起来相对来说要简单很多。就拿灭火来说吧,在起火苗头时,一泡尿就能解决问题,而一旦火势蔓延开来,火势凶猛的时候,基本上就很难控制了。”

“经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懂了,你的意思是说病变入里越深,就越难治对吧?”

“嗯,差不多是这么个道理吧。”

“那我以后一定听颜医生的话,只要一发病就及时治疗。”

“那也不必,就拿普通感冒来说,对于那些体质好的,拖个一两天自己就好了。不过如果拖个三天时间没好的话,最好还是要去就医。”

“好的,谢谢颜医生耐心为我解释那么多,吃早餐了吗?”

“没有,正准备去吃。”

“那你快去吃吧,我先挂了啊。哦,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左安说准备送个礼物给,以示好好感谢你。”

“啊,他要送礼物?送什么给我啊?”

“我也不知道,他没跟我说。”

“好吧,我先吃早餐去了。”道了声再见后,颜林挂了电话,拿着行医幡径直出了门,朝早餐点走去。

在早餐店老板惊疑的目光注视下,颜林随便拿了几样面包和牛奶,付完钱后一边吃,一边漫无目的的游荡起来。

刚走到红绿灯口,望见不远处那熟悉的移动建筑时,颜林陡然间醒转过来:“我去,怎么又往康民诊所方向走了。”

正待往回走,却听得身旁传来一陌生人的话语声:“小伙子,你该不会是想做游方郎中吧?”

闻声看去,却是一执勤交警笔直的站在值班小亭子里,满脸好奇的盯着自己。

“刚才是您在说话问我吗?”颜林朝其笑了笑,招呼道。

“是啊,我看你好几次拿着幡走来走去走了好几回,就好奇想问一句。”执勤交警认真问道。

“嗯,是啊。”颜林扬了扬手中的行医幡道:“我就是个游方中医,专治哮病的。”

“你是个游方中医?”执勤交警全然不敢置信的打量着颜林,双目中狐疑之色一闪道:“就你这年纪,还会中医治病?糊弄谁呢?”

颜林早已习惯众人的质疑声,不以为意道:“交警同志,我真没有骗你,要不我给你号号脉?”

执勤交警目光迅速一瞟路边,见路况安好后,将头摇得像泼浪鼓一般:“我才不相信你还会号脉,好了,走吧走吧,别影响我执勤。”

碰了一鼻子灰后,颜林无暇跟值班交警过多的纠结什么,拿起行医幡准备换个方向游荡,却听得一三轮车突尤的停在红绿灯路口,从车里探出一个头来朝颜林招呼道:“嗨,兄弟,你这又准备给人瞧病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